端聞

總統罷免程序遲遲未有進展,委內瑞拉首都數十萬人抗議


2016年9月1日,委內瑞拉卡拉卡斯,示威者要求公投罷免總統馬杜羅,期間與防暴警察爆發衝突。
示威期間,有示威者與防暴警察爆發衝突。攝:Carlos Garcia Rawlins/REUTERS

9月1日在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數十萬群眾響應反對派的號召,走上街頭抗議,其中最主要的訴求,是立即啟動彈劾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的公投。早在1個月前,彈劾總統的憲政程序就已啟動,但反對者認為當局正實行拖延戰術,所以發起示威希望可以加快步伐。

反對派的示威以「重奪卡拉卡斯(Toma de Caracas;Taking of Caracas)」為主題,大部分民眾身穿白衣,揮動委內瑞拉國旗及示威標語旗幟。有民眾表示,馬杜羅政府是令委內瑞拉陷入政治、經濟困境的元兇;亦有從全國各地遠道而來的民眾指,他們已經無法找到食物、工作,居住的城市充滿暴力,政府部門面對危機亦毫無作為。

這裏沒有食物,沒有紙張,沒有藥物。我們快死了。請幫幫委內瑞拉,這一切須要結束;(總統)馬杜羅,你要明白,你的時限已經到了。

其中一位反對派示威者Maria Alvarez

因全球油價下跌等因素影響,常年依賴出口石油,並入口糧食、藥物及日用品的委內瑞拉,陷入政經動蕩,近月更爆發饑荒,有民眾掠奪超級市場,有民眾則湧向鄰國哥倫比亞搶購食糧,但委國政府還長期關閉邊境。加上受能源和電力短缺的影響,委國政府各部門陷入癱瘓。

委內瑞拉反對派提總統罷免,獲全國選舉委員會通過,跨過第一階段程序。圖為2016年7月28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會見俄羅斯石油公司代表。
圖為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會見俄羅斯石油公司代表。攝:Miraflores Palace/Handout via REUTERS

曾在2013年競選總統,但敗予馬杜羅的反對派領袖 Henrique Capriles 指,委內瑞拉「蘊藏着豐富的天然資源,但在(馬杜羅)政權領導下,人民卻生活在最嚴峻的貧困狀態之中」。

為應對反對派示威,委內瑞拉政府一度在卡拉卡斯的至少6個關口布置警力,嘗試阻截民眾入城。有示威者乾脆放棄乘搭巴士,下車徒步入城參與抗爭;經過2小時堵截無效,軍警才放棄布防,容許巴士入城。

委內瑞拉當局指,約有3萬名民眾參與示威,但反對派則聲稱,示威人數超過100萬。當局又形容反對派的示威為一場「政變」,現場警員曾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並拘捕、扣留至少20名反對派領袖或示威者。

而早在上週,反對黨民意黨(Popular Will,VP)的領袖 Daniel Ceballos 被軟禁1年後,突然被送進監獄。委國內政部指,Ceballos 正策劃逃離軟禁,並在1日的示威中製造暴力事件。

國家勝利了。他們(指反對派)想要威嚇人民,但人民(指其支持者)就在這裏;我們戰勝了那些企圖發動政變,企圖讓委內瑞拉和卡拉卡斯充斥暴力、死亡的組織。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

與此同時,支持馬杜羅政權的民眾,亦於1日在卡拉卡斯發起集會,大部分身穿紅衣。因此形成了支持及反對兩派的紅、白對峙。

馬杜羅更親身出席了支持者的集會,並發言批評反對派「威嚇民眾」。他指,民眾(特指其支持者)在這裏集會,顯示國家已經勝利,打倒了企圖發動政變、令首都充斥暴力和死亡的組織。馬杜羅又聲稱,當局拘捕了一些計劃在首都放置炸彈的右翼反對派領袖,並呼籲支持者準備好隨時面對政變:「假如有一天,你們看見一些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請走上街頭尋求公義。」

CNE 遲遲未繼續罷免公投程序,讓反對派不耐煩

早在今年8月1日,委內瑞拉國家選舉委員會(National Election Council,CNE)確認反對派已收集到足夠的聯署,足以啟動罷免總統的程序

不過,那只是漫長程序的第一步。反對派下一步必須在 CNE 限定的3天之內,取得20%選民聯署,即約400萬個簽名,才能啟動相關公投。假如在公投中,贊成罷免總統的票數不少於馬杜羅在2013年當選總統時所取得的7,587,579票,罷免議案才會交予正由反對派控制的國會審議。

下一步,反對派必須在2017年1月10日或之前舉行公投。這是由於,屆時馬杜羅將踏入總統任期的第4年,即使公投通過罷免總統,也不會重新舉行選舉,而直接由親馬杜羅的現任副總統 Aristobulo Isturiz 接替餘下總統任期至2019年。

不過,CNE 遲遲未公布第二輪收集聯署的期限。有反對派領袖及民眾質疑,CNE 故意推遲公投,以保馬杜羅或其親信可以繼續執政。

95
據報導,委內瑞拉的出口收入當中,有95%來自石油出口。

聲音

在委內瑞拉,我們肚餓,我們不能再忍受。因為犯罪和物資短缺,我們正走近死亡。我們只有一個訴求——進行罷免公投,辭退馬杜羅。

56歲的委內瑞拉公民 Antonio

馬杜羅在害怕!愈多的障礙,只會令愈多的民眾走上街頭和平示威!

反對派領袖 Henrique Capriles 在 Twitter 上指

有時候,我會想到自殺。我感到沮喪,不能自已,我在跟整個世界戰鬥。我的生活本不該如此,我的靈魂截開兩段,尤其當我的孩子向我討食物,雪糕、曲奇……我無法給他們。找食物是最艱難的事。

42歲的反對派示威者 Ivonne Mejías

我對馬杜羅及他的政府感到厭倦。我厭倦罪惡、饑餓,厭倦政府今天依然堅稱民眾有三餐溫飽。我想要一場公投,假如沒有公投,我也希望他(馬杜羅)自己辭職。

45歲的反對派示威者 Víctor Guilarte

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位於南美洲北部,首都是加拉加斯。委內瑞拉1810年擺脱西班牙控制宣告獨立,並在1830年建國,但其後多年受政治鬥爭和獨裁統治影響。1958年,委內瑞拉通過民主運動迫使軍方停止干預國政,投票產生的民主政府取代了軍事執政。委內瑞拉西與哥倫比亞接壤,東與圭亞那毗鄰,南與巴西交界。石油是委內瑞拉的經濟命脈,委內瑞拉是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和世界主要的產油國之一。(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BBC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abcCNNNBC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