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Twitter是IS溫床?研究指:更吸引白人種族主義及納粹主義者


圖為2009年4月19日,美國伊利諾伊州新納粹主義者發起一個遊行。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發布研究報告指,Twitter 上白人民族主義者及納粹主義者的追隨者眾多。攝:Scott Olson/GETTY

Twitter 為避免自己成為宣傳暴力或恐怖主義的社交平台,8月剛聲明該公司自2015年中至今,已經大舉停用了36萬個宣揚極端主義的帳戶。然而,9月1日由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發布的研究報告卻指出,相較於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的支持者,近年白人民族主義者及納粹同情者在 Twitter 上擁有更多追隨者(Follower),並且往往不會受罰。

白人民族主義、納粹同情者

「白人民族主義」是一種倡議以白人種族作為國家認同的意識型態,主張白色人種天生優越於其他族裔,如膚色較黑的亞洲人或非洲人,也因此理所當然擁有統治其他族裔的資格與其他特權。在白人民族主義下尚有其他分支,如「白人分離主義」、「白人優越主義」;在某些定義中,強調優等種族(如亞利安人)優於劣等種族的「納粹主義」也屬於白人民族主義。「納粹同情者」則用來稱呼傾向、支持納粹主義的人。 (資料來自網絡)

此研究首先選擇18個在現實生活中也明言擁護白人種族主義的組織或領袖的 Twitter 帳戶(其中包括納粹同情者),接着找出這些帳戶的追隨者,並從中分析追隨者的前200條推文內容。

研究者柏格(J.M Berger)發現,Twitter 針對 IS 相關帳戶的打擊動作,確實削減了 IS 在Twitter上的影響力。然而,白人種族主義及納粹同情者的追隨數量在過去四年中,由原先約3500人大幅增加了6倍之多;若從中比較納粹主義帳戶追隨者的中位數,更可以發現比IS高了8倍,平均數則高了22倍。

柏格對這一結果解釋稱,除了受到被稱為「網絡山怪」(Internet Troll)的經常發表激進言論或蓄意挑釁、洗版的人的影響外,白人民族主義組織加強使用社群媒體宣傳理念,也是原因之一。他認為,白人民族主義者可能模仿了 IS 的社群媒體策略,但同時指出,社群媒體的匿名性、訊息散布的幅度及速度,原本就為極端主義者提供了結構性的優勢。

但柏格也表示,目前的資料只能呈現部分白人種族主義在網絡上的活動,並不足以預測整體的規模。

當白人民族主義者自線下參與轉而大量湧入線上平台,社群媒體公司必須要重新思考,限制的標準在哪裏。

研究者柏格(J.M Berger)

柏格也在其網站比較,相較於 IS,社群媒體要規範白人民族主義者的使用行為,其實更不容易。因為IS囂張的脱序行為及暴力內容,常輕易地違反社群媒體平台的使用者規範;同時它也是一個具有地理軌跡、可追隨的實體組織。更重要的是,它在當下社會被極度邊緣化,以致於當社群媒體出手制裁時,沒有人會為它挺身而出。

相反的,白人種族主義者藏身於主流政治型態中,並且數量持續增加。他們在網絡上的言論及行為也十分多元,不如 IS 用戶習慣黏著於特定網絡,而且通常不會有明顯違反規定的舉動;若隨意指控,恐招致妨害言論自由的輿論壓力。也因此,社群媒體無法以他們處罰恐怖主義者的罪名,指控白人民族主義者。

白人民族主義者的帳戶多數來自於美國,而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及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更成為了這些用戶的熱門話題。研究指出,研究樣本中最常使用的前10個標籤裏,就有3個與特朗普有關,只有「白人大屠殺」(#whitegenocide)比特朗普相關的標籤更熱門。

對此研究報告,Twitter 官方發言人只重申該公司的使用者規範禁止宣傳恐怖主義、恐嚇性言論及仇恨行為。然而,在數億用戶中,該公司若要發現違規事件,仍須大幅倚賴使用者舉報。

14
根據人權組織南方貧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的統計,從2014年到2015年,美國仇恨團體的數量增加了14%。

來源:路透社QuartzVOA

社群媒體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