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端聞

周永勤離港前接受訪問:威脅來自「更高層次」 遠比黑勢力和中聯辦強大


參選新界西的自由黨周永勤宣布,停止一切選舉活動。
8月25日晚,參與香港立法會選舉新界西直選的自由黨周永勤宣布即時停止一切競選活動,放棄參選。有線電視新聞截圖

最新動態:

香港立法會新界西候選人周永勤因不想「身邊人惹上更高層次麻煩」而棄選,近日引發社會關注。最新出版的《壹週刊》發表了他在事發翌日(26日)晚暫時離港前的專訪。他在訪問稱,棄選並非受到另一位立法會新界西候選人、香港律師會前會長何君堯義工的「狙擊錄音」所影響,自己面臨的威脅遠比中聯辦和黑勢力要強大。

遠比你講的強大。

周永勤在被記者問到是否遭中聯辦或黑勢力恐嚇時回應

但他並未明言威脅來自何處,只暗示勢力並非來自香港本土。「我只能說是很大權勢,非單單個人或政黨施予壓力,也不是一個以為做烏合之眾的行為影響到我,遠比他們想像為高。 」、「如果勢力並非香港本土,你怎樣調查?已超出他們的執法範圍。 」

在被問及中聯辦是否施壓時,周永勤並沒有否認,只是稱「我不想答」。但他表示,自己「不會去大陸,泰國和緬甸 」,《壹週刊》報導指周永勤當晚飛往英國,並會在立法會選舉後才返港。

周永勤又強調,棄選並非考慮個人安全,而是不希望讓身邊無辜的人為此付上代價。他又稱對事件感到痛心,「如果今時今日香港政治分圍,如有此事發生,香港人會輸。 」

8月26日下午報導:周永勤疑遭恐嚇宣布棄選,何君堯稱有理由懷疑其自導自演

8月26日下午,何君堯就「周永勤棄選立法會事件」於屯門良田邨召開記者會。何君堯在會上發表聲明,澄清25日曝光的錄音是他的競選團隊義工「自發地」就選舉策略進行討論,他事後才得悉義工擬發起狙擊周永勤,但認為「選舉應建基於公平公正、以及比拼政綱優劣之上」,因此已立即告知義工不必進行相關行動。

何君堯舉行記者會回應周永勤退選事件。
8月26日下午,何君堯就「周永勤棄選立法會事件」於屯門良田邨召開記者會。攝:吳煒豪/端傳媒

何君堯在聲明中對周永勤提出三點質疑,包括:假如周永勤有感自己及親友受威脅,為何不報警求助;他為何高調在電視台直播論壇宣布棄選,但又不詳細交待事件來龍去脈;以及,他透過什麼途徑取得義工團隊內部群組錄音。

何君堯更指,周永勤自稱有20年的從政經驗,但觀其25日晚在直播論壇上的表現非常誇張,有理由懷疑周永勤是「處心積慮」、「自導自演」,目的是為了針對他。

而早在26日上午,周永勤返回住所時遇到記者追訪,就何君堯25日晚26日早晨就事件的回應及解釋,他稱:「佢講咩都得㗎啦(他總可以自圓其說),公眾決定啦。」

8月26日上午報導:周永勤疑遭恐嚇宣布棄選,何君堯承認團隊討論狙擊行動

8月25日晚,參與香港立法會選舉新界西直選的自由黨周永勤,在出席有線電視直播選舉論壇時,宣布即時停止一切競選活動,放棄參選,理由為「不想身邊支持自己的人,惹上較高層次的麻煩,或者賠上代價」。他又稱,「死並不可怕……人最可怕是保護不了身邊重要的人」。在論壇上,周永勤一度失聲痛哭。論壇過後,記者追問周永勤棄選原因,周只反複稱因擔心身邊人;記者問及他是否曾遭恐嚇時,他再度嚎哭,稱「唔想(不想)講啊」,並怱怱離開。

周永勤突然宣布棄選,令輿論譁然。周永勤當天下午曾向傳媒披露兩段錄音,錄音中一名疑為「何律師支持者」的男子,聲稱要號召狙擊周永勤,令網民懷疑,周永勤棄選與新界西獨立候選人、香港律師會前會長何君堯有關。

人天生有追求公平公正公義的心,好純粹;我就因為這種純粹,變成雞蛋,我唔怕做粉身碎骨的雞蛋,唔怕面對烏合之眾,但我不想身邊重要的人,惹上更高層次的麻煩或者賠上代價。我充分感受到那股無助感!

立法會選舉新界西候選人周永勤

據明報報導,周永勤在25日下午已向傳媒披露兩段錄音。錄音當中,一名男子聲稱因不滿周永勤、鄭松泰(另一新界西候選人)作政治抹黑,以及他們質疑「何律師」就三名學運領袖判刑過輕、要求律政司上訴的舉動為多管閒事,因此會號召20至30人,在(論壇)會場狙擊周永勤;男子又稱,狙擊過後,大隊會穿回「何律師」的背心,支持「何律師」,待散會後再次對周永勤發起狙擊。男子在錄音中還提到,相關策略為「『何律師』的意思(主意)」。

據周永勤向記者稱,錄音是在25日早上,他在屯門一家茶樓時,鄰桌茶客向他轉發,該茶客更告訴他,知道有人聲稱要動員狙擊他。

何君堯承認錄音男聲為其團隊義工

早在25日晚論壇過後,何君堯已在 Facebook 直播回應,批評泛民主派對手在論壇上「串連起來,有預謀地令他的選情受影響」,並形容相關指控是「莫須有」、「含血噴人」,稱自己才是受害者。

何君堯又提及,周永勤早前在多個選舉論壇上,指控他並非原居民、騙取原居民身份,他日前已就此向選舉管理委員會(簡稱:選管會)發信,投訴周永勤作失實指控。何君堯自稱「不是靜悄悄的、而是開明地」向選管會投訴周永勤,強調自己「不做陷害人、不見得光的事」,也不需要打壓周永勤。

不過,26日早上何君堯接受商業電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訪問時承認,錄音中發言的男子為其團隊義工,相關錄音為私人 Whatsapp 群組錄音,內容是選舉辦內部討論。據何君堯稱,該男子擔任義工約一、兩個月,並非鄉事派,只是「新界人」,從事地產及飲食生意。何君堯又為該義工辯護,稱義工只想為他出氣。

但何君堯亦強調,25日下午得悉團隊義工討論狙擊策略後,他已向團隊表明「不用做(狙擊),做回自己正常工作」。

何君堯又反過來質疑周永勤是否循犯法途徑取得私人群組錄音,並稱:「如果唔係(不是)有人政治抹黑,有人串謀做這些非法行為,包括竊聽等等,很奇怪。」

(即使被投訴)都不需要退(棄)選。你(周永勤)這麼大個人,還當了這麼久的區議員,我真是懷疑你有否能力去為民服務。

何君堯25日晚透過 Facebook 直播評論周永勤棄選

此外,商台節目引述周永勤的競選傳媒聯絡人稱,周永勤25日晚已向團隊交代,將離港數天;該聯絡人又稱「最近這個星期都感受到壓力」,但拒絕交代具體情況。

曾傳出「中間人」開價,力求勸退周永勤

早在8月18日,《E週刊》曾引述消息報導,曾有「中間人」對周永勤出價500萬,勸周永勤「退出」選舉,以確保選票能流向何君堯。報導中引述周永勤聲稱,近日確實有人接觸他,提出給予其競選經費的兩倍金錢,要求他退選,但遭他拒絕。該篇報導又引述消息指,中聯辦統戰部近日經常宴請鄉事派,席間有「獨立的新界西候選人」和與會者握手。

不要西環治新西。

8月21日,周永勤在其選舉工程中提出的文宣。由於中聯辦駐港辦公室位於西環,香港輿論向來以「西環」代指中聯辦。

根據《立法會條例》第42條,當中列明「候選人只可在提名期結束前退出競選」。因此,周永勤雖然宣布放棄參選,但不能「正式退選」,他仍然是新界西候選人,在立法會新界西直選中作為選民的其中一個選擇。

編注:文中提及周永勤、何君堯、鄭松泰,為立法會選舉新界西候選人。新界西其他候選名單包括: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鄺官穩、田北辰、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恆、湯詠芝、朱凱迪。

聲音

我想有可能,有些人不希望我參選,亦沒有預計我參選,但香港民主社會,參選,我相信是自由的。

周永勤早前接受《E週刊》採訪時稱

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

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後的第六屆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定於2016年9月4日,而當選議員的任期為2016年10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共4年。本屆選舉出現香港歷史上首次有人因政治背景審查而被褫奪參選權的爭議事件,公民參政權喪失使中國一國兩制面臨崩潰。此外,香港中聯辦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積極高度介入選舉,亦引起高度的關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於2014年8月31日的決議,是次立法會選舉會遵從上屆選舉方式而沒有任何的更動。(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明報立場新聞E週刊商業電台

立法會 香港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