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當黑客走入行政院,35歲的唐鳳會給台灣帶來什麼?


唐鳳。
8月25日,台灣行政院宣布,「網絡神童」、「天才駭客」等稱號的唐鳳將擔任政務委員,督導數碼經濟及開放政府。攝:Billy H.C.Kwok/端傳媒

8月25日,台灣行政院宣布,將由網絡創業家唐鳳擔任政務委員,負責督導數碼經濟及開放政府。唐鳳隨後也於 Facebook 證實,10月1日起將接任此職務,並期許自己作為「公僕的公僕」,運用數碼工具及系統,輔助公務體系解決問題,並強化政府與公民科技、公共社群的對話及合作。人在國外的她,也隨即為傳媒開闢提問專區,線上回應所有疑問。這位「數碼政委」的加入,是否意味着台灣公民科技社群再往體制改變更進一步?這隨即在網絡引發熱議。

剛滿35歲的唐鳳,在決定接任政委前,其實已是「退休」狀態。她在過去20年的人生經歷,看似成功人物一生的濃縮版:5歲能閱讀中外經典、小一解出聯立方程式、13歲開始自學、16歲創立第一間網絡公司,隨後開始過着矽谷人「創公司、賣公司」的生活,也曾擔任 BenQ、蘋果等公司的顧問。這令她獲得「網絡神童」、「天才駭客」等稱號。

在33歲宣布「退休」後,她轉而將心力投入台灣公共領域及公民科技社群。在政府端,她曾擔任行政院「虛擬世界法規調適計劃」顧問,籌劃 vTaiwan 線上法規討論平台,成果享譽國際,與法國外交部、巴黎、馬德里市政府在數碼治理上持續有協作關係。此外,她也是國發會開放資料諮詢委員會以及十二年國教課發會的委員。

而對台灣公民科技運動的貢獻,則完全體現在她在台灣公民科技社群零時政府(g0v)的積極參與之上。在她有力的技術支援下催生的民間版教育部辭典「萌典」,更讓 g0v 專案的能見度及技術水準瞬間提高。在政府與社群之間奔走,唐鳳曾稱自己是個「聯繫者」(connector),用易懂的語言介紹原本不認識、甚或有芥蒂的兩方。如今她也帶着這個定位進入政院,將自己比擬為「通道」,讓各方智慧及力量得以匯流。

而得以廣納各方意見、相互串連,與她從未被設限的成長歷程有絕對的關係。

不容於傳統教育體制, 另覓學習模式成材

即便擁有極高的學習能力,唐鳳卻不容於台灣教育體制,自幼稚園到國小,9年內換了9所學校。但父母從未要她遷就,母親李雅卿甚至為了她而辭掉工作,創辦全台第一所實驗小學「種籽學苑」,成為教育改革與實驗教育的先行者。

8歲時,唐鳳在啟蒙導師楊茂秀創辦的「毛毛蟲兒童哲學教室」學寫程式、討論哲學問題,並從中體會到,人的思路是完整的,共識則須藉由許多人在開放空間中共同討論、思辨,才能形成。父親唐光華影響他也深,因駐北京天安門採訪學運,唐光華後來便帶着唐鳳一起到德國念政治學。家中客廳常有流亡的學運知識分子聚會討論,使得唐鳳的自我介紹中總會提到自己 「在天安門流亡者之間成長」(Grew up among Tiananmen exiles)。

1994年,她回到台灣準備上國中。恰好當年全球資訊網被發明,廣闊無涯的網絡世界及嶄新的溝通方式讓她頓時發現,無論是人生或是學習方式都還有許多可能。網絡上最新的知識也讓唐鳳發現課本內容的過時,讓她決定走上自學這條路。

正因為待過太多不同的學校,反而體認到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課本』在不同的老師手上,會展現出不同的意義,因此如果只靠制式的課本和考試,便無法形成更厚實的知識。

唐鳳接受親子天下訪問時表示

網際網絡也治癒了她當時無法融入學校社群的孤單,她表示當在網絡上發現許多人一起孤單,自己也就不孤單了。她也發現,所謂的「與眾不同」其實才是常態,「與眾相同」反而是種幻覺。而她只是比較早從這種幻覺中醒來,並決定不管人生的路是崎嶇或彎路,都要走自己的軌道。

而她的家人始終支持,包括在24歲時,唐鳳進行變性手術,成為跨性別者。姓名也由原來的「唐宗漢」改為現在的「唐鳳」。

唐鳳隨身帶著電腦、VR等電子設備。
唐鳳隨身帶著電腦、VR等電子設備。攝:Billy H.C. Kwok / 端傳媒

以「網絡安那其」自居,運用網絡、數碼工具創建民主體制

自從踏上自學這條路,唐鳳時常聯繫網絡彼端的研究者,總能獲得熱情的回應。也因此,她認為網絡不藏私、無償的開源精神惠她良多,讓她覺得自己也必須有所回饋。她開始投入開源社群,參與全球資訊網的建設,如維基百科、自由網(Freenet)專案的中文化,自家公司也使用開放程式語言 Perl。過程中,程式工程師相互協作的生態,更讓她思考如何將這種合作模式帶到社會上。

投入開源運動的過程中,唐鳳表示自己看見來自各地不同的人的創作價值,在她面前開展,令她十分感動。她曾提及自己在開源運動裏的發現和得着:「一個安全空間,在這裏我們可以互相學習,而不是強加給其他人我們的欲望和希望。結果雖不完美,但總能往更好方向前進,因為這是個反復的過程,我們在這過程中學到了東西,然後又回到這裏。」

她從網際網絡感受到的「自治、合作和信任集體智慧的」特色,也使她後來將網絡作為思考政策,建立對話平台的重要工具。她表示,網絡的價值影響她至深,使她成為了一個「網絡安那其」(編注:安那其、Anarchist,即無政府主義)。無政府主義者常想像未來的理想烏托邦,但對她而言,她早已體驗這個「烏托邦」二十幾年了。

為了讓更多人了解烏托邦就在我們身邊,唐鳳致力於使用網絡及其他數碼工具,創建更健全的民主體制,並用開源的方式釋出,邀請更多人一同協作。也因此,當台灣公民科技社群 g0v 零時政府發起後,她便開始在其中貢獻心力。她將自己定位在 g0v 裏的「補位者」,什麼地方缺人就去補。負責許多 g0v 的基礎建設及專案外,另一方面也持續連結公民科技社群與政府、及外國社群的關係。

數碼新氣象能維持多久?

然而事實上,從 g0v 進入 gov,唐鳳並非第一人。從過往合作經驗看來,公民科技社群與政府的跨界合作,其實存在着許多因社群文化差異而起的無奈及衝突。在 g0v 與唐鳳提出的共筆文件「g0v x gov的新挑戰」裏,g0v 社群參與者便主動提出質疑,即便擔任要職,面對不願配合的公務人員,或遇到未經妥善審議就提出的法案,該如何處理?

對此,唐鳳回答得坦然、不強求。她的價值是「持守的安那其」,維基百科對此的解釋為「由自由的個體自願結合,以建立互助、自治、反獨裁主義的和諧社會」。具體做法即不斷提出更合適的程序,直至事務人員自願採用為止。她表示,自以往參與網際網絡社群、開放文化社群,包括維基百科本身,都是這個價值的體現。而這也是她過往參與政府職務以及在 vTaiwan 專案與政府交涉的過程中,所展現的工作態度。

也有人問到,面對不熟悉數碼工具的公務人員,她要如何與對方溝通?唐鳳回應,她會以「虛實整合」的方式進行。即在部門溝通的過程中,仍須以語音、表情、手勢、紙筆等傳統溝通媒介,協調哪些人工作業可交付給預存程序處理、哪些程序僅作為輔助或備份用。但協調過程未充分數碼化,造成檢索、參與、追蹤、課責的困難,唐鳳認為,這是她可以幫忙之處。

2016 年 5 月 14、15 日在中央研究院舉辦的「啥米零時政府 g0v Summit 2016」大會。
2016 年5月14至15日,在中央研究院舉辦的「啥米零時政府 g0v Summit 2016」大會。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至於這股數碼新氣象究竟能維持多久?已在體制內的人也免不了擔心。在數位時代的報導中,科技部長楊弘敦便指出,人才願意進行政院是好事,但關鍵仍在於行政院要如何用人。另也有政府高層擔心,開不完的會及既有的傳統框架,恐讓人才無法盡情伸展。另外,是否會受政府醬缸習氣影響,也有待觀望。

曾任科技政委的前行政部長張善政也提出三項憂慮,認為「錢、人及長官挺不挺」還是未知數。他也表示唐鳳比起其他內閣成員相對資淺,行政院長林全應利用機會全力相挺,才能讓唐鳳發揮所長。

但在曾與政院交過手的社群成員看來,嘗試就是好事。同為 g0v 參與者,曾參與台北市開放政府專案的王景弘認為,進政府才能真正監督。同時他認為,唐鳳過去雖然沒有正式進入政府體制內,但先前擔任行政院顧問的經歷,已讓她有與各部會互動的經驗,無論是對內部運作或政策思考都不陌生。

一個能瞭解數碼世界的人,對這些需要標準答案的事務官們,可是比什麼都有價值啊。

王景弘接受數位時代訪問表示

與唐鳳共同推動 vTaiwan 的前政務委員蔡玉玲也樂見唐鳳接下此職位,她認為業界有年輕人勇敢進入政府體系幫忙,都應該鼓勵。也希望現有體制內的官員,能近距離學習下一代年輕人的思維與作法。

來源:聯合新聞網中央通訊社數位時代親子天下唐鳳部落格端傳媒採訪記錄

部分採訪資料由 g0v 貢獻者以創用 CC 姓名標示 4.0 授權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