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最「卑微」的官方語言?阿拉伯語在以色列


圖為以色列耶路撒冷基督教青年會(YMCA)一幅刻有阿拉伯語、英語、希伯來語文字的牆壁。
圖為以色列耶路撒冷基督教青年會(YMCA)一幅刻有阿拉伯語、英語、希伯來語文字的牆壁。攝:Lior Mizrahi/GETTY

特拉維夫(Tel Aviv)是以色列第二大城市,這裏約有5%的人口使用阿拉伯語。然而,無論是政府網站,還是醫院、大學、郵局等公共服務機構,在特拉維夫,人們似乎很難找到阿拉伯文的蹤跡:公共機構大多只提供希伯來文和英文;政府網站大多沒有阿拉伯語版本,即便提供阿拉伯语,翻譯也粗劣而難以理解。2012年,特拉維夫市長 Ron Huldai 甚至公開拒絕將阿拉伯語納入城市官方 logo,儘管英語已早被納入,而阿拉伯語是以色列的官方語言之一。

包括特拉維夫市政部門在内的官方機構對阿拉伯語的敵視態度,鼓勵了將阿拉伯語視作來自外星、不受歡迎的語言的普遍氛圍。如果連以色列國會都拒絕為阿拉伯語提供合適地位,(巴勒斯坦)人們還能期待些什麼?

巴勒斯坦裔以色列國會議員 Jamal Zahalka

根據以色列官方統計,2015年以色列擁有846.35萬人口,其中175.74萬是阿拉伯人,佔總人口的20.7%。早在2002年,以色列最高法院就已通過判例將阿拉伯語納入城市標識。然而,十幾年來這項規定的執行狀況不盡如人意。阿拉伯語被邊緣化的現實無法迴避。

以色列的火車站名只標註了英文和希伯來文,2012年以色列鐵路部門主管被問及為什麼沒有阿拉伯文時曾聲稱,加上阿拉伯文將「讓列車開得更吵鬧」。由於大多數猶太人聽不懂阿拉伯語,以色列法庭還規定,處理阿拉伯人的訴訟時,當事人必須支付翻譯費用。

巴勒斯坦裔以色列國會議員 Jamal Zahalka 表示,很少有公共團體用阿拉伯語製作文件或材料,不少公司和公共機構甚至要求員工不對其他職工或客戶使用阿拉伯語。

從語言溝通的角度看,猶太人與巴勒斯坦人相互隔絕的情況也正變得嚴重。

特拉維夫大學去年12月的調查顯示,大多數以色列猶太人對阿拉伯語持以極端負面的看法,只有17%的猶太人能聽懂阿拉伯語,只有1%的猶太人能閱讀阿拉伯文。每4個巴勒斯坦人中,只有1個能夠勉強閱讀希伯來文。這份報告還顯示,超過半數的以色列猶太人希望取消阿拉伯語作為官方語言的身份,48%的以色列猶太人希望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被驅逐。

耶路撒冷 Van Leer 研究所的語言學者 Yonatan Mendel 指出,擁有阿拉伯語知識的猶太人大多是出生在阿拉伯國家、相對年長的猶太移民,而這個年齡層正快速死亡。「如果把他們排除在外,真實數據可能會降到0。」

人權律師 Sawsan Zaher 為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運營的非盈利法務中心 Adalah 工作,她認為2002年最高法院通過的法律事實上已成為阿拉伯語在以色列獲得承認度最高的一次:「近年來 Adalah 對將這類案件帶上法庭非常謹慎。鑒於這些年來(社會氛圍)向右翼傾斜,我們擔心語言保護上已取得的進步會被法院判決反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