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英國研究揭示:為什麼明明賭博輸了錢,還是不肯收手?


美國一間賭場。
賭場對賭客心理研究到位,會給賭客營造盡可能多的快感。攝:Matt Rourke/AP/imaginechina

你見過賭徒嗎?你可能認為賭徒們參與博彩的唯一目的就是贏錢,但一系列的研究表明,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就算是一直輸錢,明知無望翻本的賭徒也總是會一次次回到賭場,或者拿起手機登陸自己的博彩賬戶,繼續賭下去。這才叫賭癮。

最近一項涉及5500名賭客的調查顯示,他們參加賭博的最主要原因,是他們覺得有機率「贏大錢」,緊隨其後的是「賭博很有樂趣」和「賭博使人情緒亢奮」。但是真的如此嗎?

BBC 回顧了諾丁漢特倫特大學(NTU)心理學家 Mark Griffiths 的一篇論文。專門從事行為成癮症研究的他,花了二十多年時間研究賭客心理,最終發現海洛因、酒精和尼古丁成癮的關鍵特徵同樣適用於賭博成癮。他指出,賭徒「一旦開始賭博,即使是在輸錢時,你的身體仍在不斷生成腎上腺素和內啡肽。」Griffiths 也認為,對賭博成癮者而言,最關鍵的因素在於潛在回報的數量,而非實際獲得的獎勵。

2009年時,由史丹佛大學商學院進行的一項研究證實了這一點。他們發現,有92%的賭客事先會設定「損失閾值」,如果損失未超出限額,他們就會繼續玩下去。但即使輸錢,他們也能從參與賭博這件事本身來體會到快樂。「賭客們似乎滿足於小贏一把,並能容忍金額更少的損失,」研究的聯名作者 Sridhar Narayanan 說,「他們往往也能意識到,從長遠來看,輸錢的概率比贏錢更大。」

實際上,至少在一段時間內,連續輸錢能夠提高之後贏錢時的快感。這是因為長時間的連敗記錄會改變賭徒對於獲勝的預期。「一旦連戰連敗,人們對勝利的期待值就會降低,此時要是幸運女神來敲門,你就會加倍快樂。」倫敦大學學院(UCL)神經學家 Robb Rutledge 表示。

我當時腦子裏只有一個想法:一直不停地賭下去,我愛賭——賭博讓我 High 到爆。

一名前賭徒對《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說

博彩行業往往在賭客輸掉籌碼之後,向其提供替代性獎賞,例如額外的忠誠獎金,或者提高之後遊戲中玩家的勝利概率。「要是賭場持續性給玩家小恩小惠,即便這些獎賞並非現金,也會逐漸把玩家套牢。」Griffiths 說。

而為了得到這些潛在獎賞,賭徒們也會有針對性的策略。Griffiths 舉例說某種吃角子老虎機(Slot machine)有某種智能功能,在某些時間段會變得慷慨大方,吐出的籌碼多於吃進的籌碼,其後設定又會恢復正常。而某些賭徒試圖利用這一設定,找出那些還沒開過大獎的老虎機,以便在其「慷慨」時段內能小撈一筆。

這些例子都揭露了同一個事實:很多賭博的吸引力不在於獲得獎勵,很多賭客進賭場的目的不是贏錢,他們享受的是鬥智鬥勇的過程,以及隨之而來的快感體驗。而博彩行業正是迎合了這一他們早已掌握的用戶心理,營造可持續性的博彩氛圍,獲取高額利潤。

這與普通民眾對博彩行業與賭客關係的認知有些距離,但或許能幫助我們理解為什麼香港賽馬會既是有節制博彩的提倡者,也是香港最大的單一納税機構,在2014至15年度為政府庫房帶來200.5億港幣的高額税款,佔税務局總税收的6.6%。

24400
香港賽馬會聘用約4400名全職及2萬名兼職職員,是香港最大的僱主之一。

聲音

切勿沉迷賭博,如需尋求輔導協助,可致電1834633。

香港賽馬會官網

賭博的本能是伴隨着所有正常人出生就產生的,是天生的。

美國社會學家 W. I. Thomas

香港賽馬會

香港賽馬會(The Hong Kong Jockey Club),於1884年成立,是香港一家非牟利保證有限公司,負責提供賽馬運動、體育運動及博彩娛樂,為全球規模最大的賽馬機構之一。香港賽馬會由香港政府批准,獨家經營香港賽馬、六合彩及海外體育運動賽事博彩。賽馬會為香港最大的慈善公益資助機構,於2014/15年度,其慈善捐款為38億7000萬港元(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BBC科學美國人史丹佛大學商學院香港賽馬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