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國際奧委會決定不對俄國運動員採取全面禁賽令


圖為2014冬季奧運會期間俄羅斯總統普京與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會面。
2014年索契冬季奧運會期間,俄羅斯總統普京與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Thomas Bach)見面時,握手寒暄。攝:David Goldman-Pool/Getty

最新動態

7月24日,國際奧委會(IOC)在瑞士洛桑決議,將不會對俄羅斯奧運代表團隊實施全面禁賽,但28個管理不同體育項目的總會可自行決定是否施禁。這意味着,除了被國際田聯(IAAF)禁賽的68名俄羅斯田徑運動員以外,還將可能有其他俄羅斯運動員無法參加8月舉行的巴西里約熱內盧奧運。

IOC 的相關決議,是為回應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WADA)於18日發表的獨立調查報告;WADA 在報告中確認俄羅斯官方「指導、控制並監督」該國運動員使用禁藥和在藥檢中作弊,並呼籲 IOC 對俄羅斯運動員作出全面禁賽處分。

24日 IOC 裁決公布後,主席巴赫(Thomas Bach)指相關決定「不會讓所有人滿意,但代表着公平與公正,也彰顯了對全世界每一位清白運動員參加比賽的權利的尊重」。

俄羅斯體育部長 Vitaly Mutko 回應指,IOC 的決定「客觀公正」,但依然屬於「相當強硬」。而美國反禁藥機構(USADA)則批評 IOC 「沒有擔當起決策領袖的角色」;英國運動大臣 Tracey Crouch 亦指,WADA 的報告已提出確鑿證據,支持對俄羅斯運動員採取嚴厲處分,IOC 僅交由各個體育總會作相關決定是對俄羅斯過於寬鬆。

外界亦質疑,認為 IOC 將處罰責任推卸予各個體育總會;里約奧運將於8月5日展開,意味各個體育總會只有12天時間展開各自的禁藥調查和分析。

另外,IOC 在公布相關決定的聲明中,亦特別提及了俄國800米賽跑選手斯捷潘諾娃(Yuliya Stepanova)。斯捷潘諾娃早年在俄國官方指導下使用禁藥,但在2013年因無法通過藥檢而被 IAAF 禁賽兩年;2014年,斯捷潘諾娃及其曾任職於俄國反禁藥機構(RUSADA)的丈夫率先向德國傳媒披露俄羅斯國家禁藥計劃,其後又協助 WADA 調查。

IOC 在聲明中說,雖然禁止斯捷潘諾娃以獨立運動員的身分參加里約奧運,但就讚揚她對打擊使用禁藥、提倡體壇廉正的貢獻。巴赫指,IOC 為表謝意,將邀請斯捷潘諾娃以嘉賓身分出席奧運。

不過,USADA 亦就斯捷潘諾娃遭禁賽奧運表達了不滿,形容 IOC 的決定「令人費解」,也將限制未來其他受國家指使使用禁藥的運動員挺身舉報。

7月22日報導:上訴被駁回,俄羅斯田徑隊無緣里約奧運

俄羅斯深陷禁藥風波,該國運動員會否被禁止出席8月舉行的巴西里約熱內盧奧運會備受關注。國際田徑聯合會(IAAF)在去年11月宣布禁止俄羅斯田徑運動員參與奧運,俄方其後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提出上訴;7月21日,CAS 駁回俄羅斯上訴,維持 IAAF 對68名俄羅斯運動員的禁賽令,這意味他們將無法參與本屆里約奧運。

IAAF 對裁決表示歡迎,稱裁決確保了 IAAF 對於組織規例的執行,保障了體育運動及相關賽事的信譽。

俄羅斯克里姆林宮發言人 Dmitry Peskov 則指,俄方對 CAS 的裁決感到遺憾,又指裁決令部分不涉及興奮劑指控的俄羅斯運動員亦被逼「集體負責」,讓俄方難以接受,但他強調俄方不會以抵制奧運作為回應。

分析指,CAS 的裁決或對國際奧委會(IOC)構成壓力。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WADA)本週初建議 IOC 全面禁止俄羅斯運動員參與即將召開的里約奧運,但 IOC 主席巴赫(Thomas Bach)曾稱,會盡力避免對所有俄羅斯運動員頒布集體處罰,以免對未被證實曾參與禁藥計劃的運動員造成不公。

IOC 亦曾表示,審議決定時會參考 CAS 的裁決。消息指,IOC 的相關決定可能最快於本週日(24日)公布。

加拿大律師麥克雷倫(Richard McLaren)為世界反禁藥組織發表調查報告。
7月18日,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首席調查官麥克拉倫(Richard McLaren)發表調查報告,確認俄羅斯體育部門在2014年索契冬季奧運期間,「指導、控制並監督」俄羅斯運動員在藥檢中作弊。攝:Peter Power/REUTERS

7月19日報導:調查揭俄羅斯官方督導藥檢作弊,或被全面禁賽里約奧運

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WADA)於7月18日發表獨立調查報告,確認俄羅斯體育部門在2014年索契冬季奧運期間,「指導、控制並監督」俄羅斯運動員的尿液藥檢作假,並通過調換送檢樣本進行作弊。報告公布後,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Thomas Bach)承諾將採取「最嚴厲的制裁」,但並未指出具體做法。國際奧委會計劃在7月19日召開緊急會議,討論 WADA 的報告,並決定針對俄羅斯的處罰措施。

有報導指,俄羅斯運動員可能被全面禁止出席今年8月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行的奧運會。但巴赫強調,他會盡力避免國際奧委會對所有俄羅斯運動員頒布集體處罰,以免對未有參與、或未被證實曾經參與禁藥計劃的運動員做成不公。

報告書公布的調查結果是對體育和奧林匹克運動會前所未有的沉重打擊,國際奧委會將毫不猶豫地對相關個人和組織實施最嚴厲的制裁。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Thomas Bach)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相關調查由 WADA 獨立調查委員會首席調查官麥克拉倫(Richard McLaren)領導,調查報告耗時約兩個月完成,共長達97頁。根據報告,除了索契冬奧會,在2011年到2015年間,俄羅斯體育部、情報部門 FSB、俄羅斯反運動禁藥機構和俄羅斯國家隊體育中心還曾多次為運動員注射興奮劑以提升競技表現,並隱瞞陽性藥檢結果。麥克拉倫表示:「我對我們的調查結果絕對信服。我們有很多不容置疑的證據。」

此前,俄國國家反興奮劑實驗室前主任羅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曾宣稱,2014年索契冬奧之前,他受俄羅斯政府的指令,為數十名運動員注射違禁興奮劑,其中至少包括15名獎牌得主。羅琴科夫還表示,自己在2012年倫敦奧運、2013年莫斯科世界田徑錦標賽和2015年喀山世界游泳錦標賽中,都曾在賽前為運動員使用興奮劑。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因此設立特別調查小組,調查羅琴科夫的說法。

調查報告發表後,《莫斯科共青團報》形容奧林匹克運動經歷了「最黑暗的一日」,俄國奧委會主委朱可夫(Alexander Zhukov)則稱,調查報告是為了不讓俄國運動員參賽的宣傳陰謀,經過周密策劃,並且帶有針對俄羅斯的、先入為主的偏見。

俄羅斯總統普京亦在18日發表聲明,其中以1980年西方國家抵制莫斯科奧運會和1984年俄羅斯抵制洛杉磯奧運會為例,形容 WADA 的報告是政治干預的產物,「讓體育成為地緣政治的工具,並用於塑造俄羅斯和俄羅斯人的負面形象」。但普京表示,報告提及曾涉禁藥醜聞的俄羅斯官員將被短暫除名,並要求 WADA 提供更完整和客觀證據,供俄羅斯的執法部門和調查機構展開調查。

今年6月17日,由於使用違禁興奮劑,國際田聯(IAAF)已宣布禁止俄羅斯參與今年里約奧運會的田徑和舉重項目。WADA 當時還表示,在俄羅斯調查期間,調查人員受到俄羅斯有關部門的阻撓和威脅。

33
2010年溫哥華冬季奧運會上,俄羅斯僅奪得3金、5銀、7銅共15面奬牌,排在獎牌榜的第11位,為前蘇聯解體以來最差成績。而在2014年索契冬季奧運會上,俄羅斯則奪得13金、11銀、9銅共33面獎牌,排在奬牌榜榜首。

聲音

誰公然踐踏公平競技的原則,誰就應當受到處罰。

德國奧委會主席 Alfons Hörmann

國際反興奮劑機構呼籲國際體育界,在包括里約熱內盧奧運會在內的各項賽事中抵制俄羅斯運動員,直至該國作出改變為止。

WADA 發言人 Ben Nichols 在 Twitter 表示

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

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World Anti-Doping Agency,WADA)是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下設的一個獨立部門。總部位於加拿大蒙特利爾。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於1999年11月10日在瑞士洛桑成立。它對興奮劑的各個項目的檢測方法制定了統一的標注。(資料來自维基百科)

來源:華爾街日報BloombergBBCDW克里姆林宮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