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k-Up New Arrival

極黑之黑:超越黑色境界的Bulgari Octo Ultranero

其對比美態不單體現在黑和玫瑰金的比較,Octo極具風格的錶殼設計,令其身上的黑色更顯立體感,延伸了黑色的境界。


Bulgari Octo Ultranero。
Bulgari Octo Ultranero。品牌提供

一向便對黑色演繹的腕錶有良好的感覺,可能是1990年代初第一次自掏腰包買的機械錶便挑選了黑面的,那是IWC的Mark 12型號,鋼殼黑面,配白色時分針及阿拉伯數字時標,那時候覺得錶款很有型,現在回想,應該便是因為那黑和白的對比所呈現的一種強烈美感所吸引。

愈來愈相信,世間萬物的美態,很多時是需要在一種對比的情形下才能被覺察到,或更容易被感受到。就以腕錶的黑色元素演繹,近年十分流行的全黑造型,整枚腕錶由時針時標到錶盤錶殼錶帶等等都以黑色示人,沒錯是很有型,但卻始終不是我杯茶,而且要讀時亦頗費精神。

所以當今年初在日內瓦採訪SIHH高級鐘錶展順道探訪Bulgari特設的新錶發佈會場時,遇見他們為Octo系列推出嶄新的Ultranero型號演繹,看着那黑色和玫瑰金色的對比設計時,不禁喝一聲采!

其實Ultranero這詞彙之前在Bulgari於兩年前推出的全透明藍寶石水晶錶殼設計的Tourbillon Saphir系列便已出現,只見其以Ultranero命名的型號以全黑框穩住貫徹錶殼的藍寶石水晶玻璃,加上夜光時針及時標,非常精緻而且甚具型格。跟着今次給放到Octo系列裏時,更覺效果突出,更不枉Ultranero這麼酷的名稱了。

Ultranero是意大利文,由ultra和nero二字組成,意即極端和黑色。所以如果要用中文來翻譯,我們大可以叫「極黑」或「超黑」。我則比較喜歡以「超黑」稱呼,因為這一次的黑色演繹,其對比美態不單體現在黑色和玫瑰金色的比較,還有Octo本身極具風格的錶殼設計,亦令其身上的黑色更顯立體感,延伸了黑色的境界,有一種超越的感覺。

其實自Octo這個系列在前身Gerald Genta(仍未被Bulgari收購的年代)出現時,便已經讓錶壇津津樂道,以其特立獨行的形狀和充滿建築感的結構性設計,獨步天下。錶壇行家都紛紛把它和同為腕錶設計大師Gerald Genta設計的愛彼錶Royal Oak及百達翡麗Nautilus相提並論,視為大師的三大重要經典設計。

但更令我意外的,是當Bulgari的設計師為Octo注入了更具流線感覺的多種細節改良後,得出來的結果竟然更具感染力,加上這兩年品牌為Octo系列推出的超薄Finissimo演繹,更見證了設計本身的可塑性,假以時日,Octo成為像Royal Oak或Nautilus這樣永恆的經典,實在是意料中事。

說回今次全新的「超黑」演繹,除了黑金對比的鮮明叫人驚豔外,還有黑色在Octo那獨特設計的錶殼上的現身,更有一種令「超黑」更「超」的超越感覺,讓我明白到,萬物美態,除了可以透過顏色之間的對比呈現外,還可以透過元素之間的碰撞衝擊得出效果,像Octo Ultranero便是黑金對比,還有形狀和純黑的化學作用,結果相得益彰,讓設計元素的美感更上層樓。

Octo Ultranero「超黑」系列備有三個款式演繹,分別為最基本的大三針Solotempo,跟着便是計時版本的Velocissimo,與及世上最薄陀飛輪Ultranero Finissimo Tourbillon。「超黑」的黑色是以D.L.C.類鑽碳塗層,難得的是品牌製錶師沒有簡單地以全瓦黑示人,而是透過精心打磨令錶殼不同面相有含蓄的對比,結果便是更具立體美感了。

值得一提的是,「超黑」系列主調為全黑錶殼配玫瑰金時針、棒狀時標及錶冠,但當中Velocissimo則再加上玫瑰金錶圈演繹,感覺便沒有那麼「超黑」了,但其搭載的BVL 328計時機芯是同屬母公司LVMH集團的Zenith El Primero 36000轉高震頻機芯改良而成,絕對充滿內涵。同樣玫瑰金錶圈演繹還出現在Solotempo裏,所以此大三針型號便有兩個選擇。還有一點是,Ultranero裏的Velocissimo和Solotempo皆為Octo系列首度配搭了一體成型的橡膠錶帶,更適合動感生活方式的需要,為一向予人優雅斯文形象的Octo系列增添了不同的氣場能量。

Pick-Up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