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埃塞俄比亞全國考試期間封鎖社交媒體,官方稱「避免學生分心」


埃塞俄比亞封鎖社交媒體,稱「避免學生分心」。
埃塞俄比亞於國家高等教育入學考試期間,封鎖了 Facebook、Twitter 等社交媒體,稱為「避免學生分心」。攝 : AFP

埃塞俄比亞政府近日於2016年國家高等教育入學考試期間,封鎖了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和 Viber 等社交媒體。這是埃塞俄比亞第一次公開封鎖社交媒體,官方稱,此舉是為了避免學生在考試期間分心。

今年5月,埃塞俄比亞高等教育入學考試試題曾以圖片形式在社交媒體流傳,政府隨後宣布推遲考試時間。不過對於此次封鎖社交媒體的舉措,政府否認與洩題事件有關。

埃塞俄比亞官方發言人 Getachew Reda 稱:「僅在週三(考試結束時間)之前短暫地封鎖社交媒體,因為社交媒體已被證明會使學生分心。」不過一名報導了該事件的埃塞俄比亞記者對 BBC 表示,此次嚴格限制社交媒體的舉措「只是一個開始」。他認為,政府很樂意控制社交媒體,再有抗議衝突爆發的時候,他們會利用這次的經驗進行另一次全國性的嚴格管控。

據華盛頓郵報指,此次封鎖行動始於上週末,當時手機和電腦上有關社交媒體的程式全部無法運行。自週一下午起,互聯網整體「癱瘓」了近24個小時,直到第2天仍有 Facebook 等社交媒體及下載程式的網站 iTunes 和 Google Play 持續被封鎖。來自 Reda 的官方解釋稱,此前存在技術事故,封鎖目標只針對社交媒體,而非整個互聯網。

據 BBC 報導,一個曾在「奧羅莫人抗議事件」中支持奧羅莫族裔(Oromo)的團體宣布為試題洩露事件負責。該抗議事件源自埃塞俄比亞政府於2015年宣布的一項商業計劃:政府打算將首都亞的斯亞貝巴郊外的農田開發為商業用地,引起當地奧羅莫人不滿,他們認為政府此舉將使本族裔喪失自治權及被邊緣化,於是展開抗議示威活動。

40 %
奧羅莫人是埃塞俄比亞最大族群,佔全國人口40%左右。

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於6月15日發布報告稱,自2015年11月至今,在奧羅莫人聚居的奧羅米亞洲(Oromia region),埃塞俄比亞安全部隊於抗議期間已殺害超過400名抗議者及民眾,另有數萬人遭逮捕。

奧羅莫人抗議事件也曾引發政府嚴控社交媒體。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在抗議期間,奧羅莫人聚居的許多省份持續幾個月無法使用社交媒體。今年5月,反對派藍黨(Blue Party)發言人 Yonatan Tesfaye 在 Facebook 主頁上發表聲明,批評政府對奧羅莫人抗議事件的應對手段,隨後被指控煽動暴力罪。

6月27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剛剛通過一份決議,將網絡審查制度視為對國際人權法律的侵犯,埃塞俄比亞是該理事會的成員國之一。不過,埃塞俄比亞也是非洲第一個有網絡審查的國家,反對派博客和人權網站經常被屏蔽。

早在2012年,因埃塞俄比亞政府嚴厲打擊網絡協議通話技術(VoIP,Voice over Internet Protocol),Skype 便遭到禁用,違規使用者將面臨15年的監禁期。據人權觀察組織報告指,自今年3月中旬起,Facebook 和其他社交媒體均遭限制登入,收看境外電視節目也受到管制。埃塞俄比亞政府對此解釋稱,這些服務具有欺詐性目的。

除埃塞俄比亞外,伊朗也曾於5月份考試期間封鎖網絡,但僅持續了3個小時;烏干達也曾在2月大選期間封閉了社交媒體。

3.7 %
據2015年世界銀行統計,埃塞俄比亞互聯網普及率僅有3.7%,而該國政府宣稱普及率接近12%。鄰國肯雅的互聯網普及率則接近三分之二。

聲音

這是個危險的先例,我們無法知道這種舉措由誰決定、會持續多久。這次只是持續幾天,但是下一次可能就是一個月了。

埃塞俄比亞博客作者 Daniel Berhane

這種封鎖舉措將會對整個社會造成影響:商業層面會有很多損失,記者不能報導新聞,還會形成一種免於懲處的文化現象。

Access Now 高級全球宣傳經理 Deji Olukotun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是聯合國系統中的政府間機構,負責在全球範圍內加強促進和保護人權的工作,解決侵犯人權的狀況以及對此提出建議。理事會負責討論全年所有需要關注的人權問題和狀況,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舉行會議。人權理事會取代了之前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由47個國家通過聯合國大會選舉。(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BBC華盛頓郵報Quartz美國之音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