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三條陰莖的第二次生命

陰莖移植手術的成果,將會幫助像曼寧一樣遭遇不幸的男子解除身心雙重痛苦。


2016年5月13日,美國馬薩諸塞州總醫院,Thomas Manning在接受全美國首宗陰莖移植的手術後,向鏡頭豎起拇指。
2016年5月13日,美國麻省總醫院,曼寧(Thomas Manning)在接受全美國首宗陰莖移植的手術後,向鏡頭豎起拇指。攝:Sam Riley/Mass General Hospital via AP

今年5月,一名男子成功接受美國首例陰莖移植手術的消息登上各大媒體頭條。這次實驗性手術的成功,將會幫助更多有難言之隱的男性傷者和病人解除生理和心理上的雙重痛苦。

這位幸運的「試驗品」名叫曼寧(Thomas Manning),現年64歲的他是美國麻省(Massachusetts)的一名銀行快遞員。2012年,工作時發生的一場事故導致曼寧身受重傷,在醫院治療期間,醫生偶然發現他患上並不常見的陰莖癌。為了防止惡性腫瘤擴散,曼寧的大部分陰莖被切除了。

如果不是那場意外,我兩年前就不在了。

接受全美首例陰莖移植手術的曼寧

死裏逃生的曼寧發現,厄運才剛剛開始:被切除後的陰莖只有大約2釐米長,他不得不坐着小便,性生活更完全不可能存在。本就單身的他更加無奈:「我不會靠近任何人,我沒法和任何人發展戀愛關係。」

幸而美國政府針對退伍軍人的一項治療計劃讓曼寧有了重獲新生的機會。

美國國防部數據顯示,自2001年到2013年間,共有1367名美國軍人在伊拉克戰爭或阿富汗戰爭中傷到下體——大部分都是被自製炸彈所傷,其中一些人失去了部分或全部陰莖,這些人基本都不超過35歲。失去陰莖還給這些軍人帶來嚴重心理創傷,數據證明他們退伍後的自殺率非常高。

陰莖移植手術被認為是挽救他們人生的最佳方案。麻省總醫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參與了這一偉大的工程。

麻省綜合醫院的整形重建外科醫生塞楚洛 (Curtis L. Cetrulo)稱,手術團隊會先通過一般病人來完善技術,然後運用到受傷軍人身上,因為美國國防部「不想讓受傷的勇士接受未經驗證的技術」。

於是,曼寧成為了「小白鼠」。經過3年的試驗準備,麻省總醫院團隊在今年5月8日到9日投入12名醫生和30名醫護人員,為曼寧進行了一場長達15個小時的手術,用於移植的陰莖來自一名已逝捐贈者。

2016年5月18日,美國馬薩諸塞州總醫院,Thomas Manning(右)與泌尿科總監Dicken Ko聊天。
2016年5月18日,美國麻省總醫院,曼寧(Thomas Manning)與泌尿科總監 Dicken Ko 聊天。攝:Elise Amendola/AP

手術後,曼寧的「新朋友」恢復了正常供血,沒有出現感染或免疫排斥,這被認為是手術成功的重要標誌。在6月初出院時,他已經可以正常小便。

儘管擔任手術團隊帶頭人的塞楚洛仍然表示,「對我們來説,這是一片未知的水域」,但他認為如果一切順利,曼寧在幾個月後甚至可以恢復性功能。不過,曼寧還需要終身服用抗排異藥物,以確保這個「借來的」器官忠於自己。

曼寧通過媒體對其他同病相憐的人說,「不要藏在石頭後面」。他期待能再次享受性愛,並認為「如果運氣好的話,我能恢復到以前的75%」,儘管醫院並沒有對此作出保證。

曼寧並非盲目樂觀,2014年在南非進行的一次陰莖移植手術,就讓患者當上了爸爸。

2014年12月11日,南非斯泰倫博斯大學(Stellenbosch University)和泰格堡(Tygerberg)醫院的醫生經過9個小時的手術,為一名21歲的傷者成功移植陰莖,並讓其恢復了泌尿和生殖功能。

這位匿名病人在18歲接受當地傳統的「割禮」(包皮環切)時遭遇不幸,他的陰莖因感染壞死而不得不被切除,最後只剩下1釐米。南非每年有數十名到數百名男孩因為這種「成年禮」而致殘或致死。

幸運的是,在手術僅僅兩個月後,這名南非男子就讓他的女友懷孕了——如此之快的恢復速度讓主治醫生也感到驚訝。南非的醫生們因此宣布,這次手術是全球首例成功的陰莖移植——而這一榮譽原本或許屬於中國廣州的一個醫療團隊。

2004年冬天,一位44歲的廣州男子在醉酒後遭遇意外,導致陰莖嚴重殘缺。他的主治醫生、廣州軍區總醫院泌尿外科主任胡衞列決心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他組織多位專家進行研究討論,進行了3例活體陰莖解剖實驗,試圖為病人完成人類歷史上首次異體陰莖移植手術。

按照中國人的傳統觀念,陰莖可是傳宗接代的命根子,被看成是男性的標誌性器官。

廣州軍區總醫院泌尿外科主任胡衞列

廣州軍區總醫院倫理委員會對此開放綠燈,醫療團隊也順利找到一名腦死亡的22歲男性提供陰莖。

2005年9月20日至21日,7個小時的努力後,醫生宣告手術成功,中國官媒新華社也在第一時間發表慶賀報導。10天後,醫護人員為病人取下導管,後者可以站立着順利排尿。

就在所有人都在等待這位病人邁進一步、重獲性功能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主治醫生在兩週後不得不在病人夫婦的要求下「忍痛」揮刀,將病人的陰莖——準確地說是捐贈者的陰莖——再次切除。

根據胡衞列團隊次年在歐洲泌尿學期刊(European Urology)發表的論文,病人及其妻子對來自陌生人的這一器官懷有異乎尋常的抵觸情緒,引發了嚴重的心理問題。他們在論文中表達了遺憾:「移植陰莖勃起後的形態可能在某種程度上造成了受體心理上的反感……術後發生的事情實在超出了我們和病人的想象力,這畢竟是世界上史無前例的一次嘗試。」

法國外科醫生 Jean Michel Dubernard 認為,心理因素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陰莖移植手術能否真正成功;以色列外科醫生 Yoram Vardi 則指出,如果在移植手術前後對病人展開輔助性心理治療,這段已經縫合好的陰莖不至於又被切掉。

儘管未見報導,但南非醫生和美國醫生很可能在這方面有所借鑒,因此中國這例失敗的手術案例也並非全無意義。

5-7.5 萬美元
據塞楚洛醫生估計,曼寧的手術費用在5萬至7.5萬美元之間,不過作為「試驗品」的曼寧並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

聲音

陰莖移植不應比其他類移植手術更為複雜。

英國倫敦皇家學院移植專家 Andrew George

類似手術(陰莖移植)暫時只限於癌症病人和受創傷者,將來可能開放給跨性別人士。

麻省綜合醫院泌尿科主任 Dicken Ko

割禮

一種宗教儀式,通常是指對男孩施行的割禮,方法是把陰莖上的包皮割去。在某些地區亦有對女孩進行的割禮,但各地施行方法並不一樣:有只割去陰蒂附近的皮膚,至把陰蒂及小陰唇全部割去都有。早期的山洞壁畫和古埃及墳穴已有關於割禮的描述,中東的不少宗教也有施行割禮。猶太教則視割禮為上帝吩咐的命令、是必須遵行的宗教行為,男孩在出生後第八天要進行割禮,至今大部分的猶太人都遵從這規則。在其他地方,一般是建議在出生7天後,有的禁止超過10歲才施行,有的則允許到成年以前都可以。伊斯蘭教的《古蘭經》中沒有規定男孩要進行割禮,但是中東不少的伊斯蘭國家都有此習俗,乃因紀錄穆罕默德言行的《赫諦斯經典》中曾提及之故。至於替女性進行割禮,則以非洲居多。當地人對於割禮非常重視,他們往往都看成是人生比較重要和值得慶祝的事情。女性割禮由於其造成的危險,受到聯合國及國際人權組織的強烈反對;而男性割禮則由於猶太教傳統因素和社會文化因素,仍普遍存在。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的目標5「實現兩性平等,並賦予所有婦女權力」有具體目標「消除各種有害的做法,例如童婚、未成年結婚、強迫結婚,以及女性生殖器切割」含消除女性割禮。(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紐約時報衛報BBC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