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中國「毒跑道」的元兇,是原料有毒還是監管缺失?


中國北京一間小學,學生在做早操。
今年6月北京校園發生「毒操場」事件,多名學生疑因使用操場跑道後感不適,引發公眾關注。圖為北京一間小學的學生正在做早操。攝:GOH CHAI HIN / AFP

近兩年內地頻發「毒跑道」事件,今年6月北京校園「毒操場」再次引發公眾對有毒塑膠跑道的關注。為探究跑道之毒從何而來,中央電視台(下稱央視)記者近日暗訪河北製造塑膠跑道原材料的工廠,披露有廠家利用廢棄輪胎等「黑色污染」垃圾加工製成黑色塑膠顆粒(下稱「黑顆粒」),可能是造成跑道毒化的原因。然而,有專家對媒體表示,廢舊輪胎等材料本身可進行合理利用,不嚴格的生產標準才是導致相關事件的根本原因。

經央視記者調查,在河北省保定、滄州一帶,有幾十家生產塑膠跑道原料的企業,長期向當地施工單位供貨,以及為包括北京在內的學校操場的改造工程項目提供塑膠跑道原料。央視記者暗訪了河北當地生產「黑顆粒」的廠商,發現廠商利用包括廢舊輪胎、廢棄的電纜和各種橡膠垃圾,經過簡單粉碎和黏合工序,製造出使用於學校塑膠跑道的原材料。記者在現場粗略估算,倉庫堆放了重達約10噸的「黑顆粒」。

據業內人士介紹,塑膠跑道有多種類型,而學校一般選用成本最低的「透氣型塑膠跑道」。鋪設透氣型跑道時,先在瀝青或水泥基礎層上鋪一層透明聚氨酯膠水和「黑顆粒」的混合物作為底層,進而塗上聚氨酯膠水和三元乙丙(EPDM)顆粒的混合物作為面層。

但據河北工廠的張老闆向央視記者透露,在學校鋪設跑道時,施工隊在混合「黑顆粒」和膠水時沒有具體的標準,全憑感覺。張老闆甚至坦承,自己基本不去施工現場,全交給工人,因為他認為這些黑色的塑膠垃圾和膠水混在一起是有毒的。除此之外,據記者在工廠內發現,這些關乎人體健康的基本材料,沒有產品質量檢驗的合格證、相關使用說明和生產單位的廠名、廠址,違背了相關法律規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產品質量法》第27條規定,可能危害人體健康和人身、財產安全的工業產品,「要有產品質量檢驗合格證明;有中文標明的產品名稱、生產廠廠名和廠址;同時,要根據產品的特點和使用要求,需要標明產品規格、等級、所含主要成份的名稱和含量的,用中文相應予以標明;需要事先讓消費者知曉的,應當在外包裝上標明,或者預先向消費者提供有關資料」。

有「黑色污染」之稱的廢舊輪胎是打造「黑顆粒」的主要成分,在國際上是公認的有害垃圾。早在2009年,中國環境保護部、國家質檢總局等多部委已聯合公布,將「廢舊輪胎及其切塊」列入《禁止進口固體廢物目錄》。

如果行業規範,對廢舊輪胎進行回收利用,製造塑膠跑道是有利於環保的好事,但目前塑膠跑道標準缺失、監管缺位,才導致了黑作坊的產生。

循環經濟科技成果轉化促進中心副主任曲睿晶

以「黑顆粒」作跑道原材料是否是造成跑道毒化的根本原因?循環經濟科技成果轉化促進中心副主任曲睿晶對媒體表示:「明明是塑膠跑道行業標準出了問題,為何要拿原料說事?」中國輪胎翻修與循環利用協會原會長姜治雲亦認為,目前塑膠跑道行業沒有全國強制標準,只有推薦標準,因而造成監管不嚴,「毒跑道」事件頻頻發生。

對於「黑顆粒」是否能作為塑膠跑道原料,仍然存在爭議。上海某塑膠跑道建造公司總經理殷海波向媒體表示,根據上海新制定的塑膠跑道團體標準《學校運動場地塑膠面層》,「黑顆粒」存在18種多環芳烴以及部分苯並芘的超標問題;然而,若是依照國家標準檢驗,因其不含有18種多環芳烴這一項,故「黑顆粒」可能被判為合格跑道原料。殷海波還說,近期上海的塑膠跑道施工都不再使用「黑顆粒」作為底層原料,而選擇了成本更高的 EPDM 顆粒,此產品具有高度耐腐蝕性和化學穩定性,符合對安全需求較高的用戶。

目前,可用於檢測成品塑膠跑道的國家標準有《合成材料跑道面層》和《體育場地使用要求及檢驗方法第1部分:田徑場地》,但都沒有強制施行,而僅屬於推薦標準。全國體育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設施設備分技術委員會秘書長劉海鵬向媒體表示,塑膠跑道鋪設後對空氣質量的影響及跑道上空空氣的質量要求,目前也沒有相關的國家標準。

廣東省體育設施製造商協會副會長趙文海對《三聯生活週刊》稱2011年的國家標準是在1993年的版本上改進了,但「這個標準已經非常過時了,它對於氯化物、總揮發性有機物等有害物質都沒有規定。按照現有的國家標準,即使是小作坊,只要原料配比不要太離譜,基本上都能通過國家標準檢測。」

針對河北省保定、滄州存在的「毒跑道」原料工廠,河北省質量技術監督局産品質量監督處相關負責人對《法治晚報》表示,在河北省此前的監督檢查中並未發現相關情況,目前正在調查研究此事。

5
據中國質量報,到2020年中國廢舊輪胎產量將達2千萬噸,目前各類廢舊橡膠回收利用率僅為5%。

聲音

關鍵是膠水的問題,舊橡膠回收利用是沒有問題而且非常環保的。可是中國的膠水問題太大,基本一切家居污染都來自膠水。因為膠屬於輔材,在成品中看不出來,於是中國特色就來了,製造商為了節省哪怕1%的成本他也要給你用壞的,而絕不會考慮對你的危害。

微博網友

一條塑膠跑道,從招標、採購、鋪設、驗收到正式投入使用,涉及教育、質監、工商、環保等多個部門。多個部門管不好一條跑道的尷尬凸顯,必須切實釐清監管職責、做好分工協作,共同織就防範「毒跑道」的監督網。

新華社評論

所以,早在十幾年前,很多地方就爆出過「毒跑道」的新聞,只不過當時的規模沒有現在這麼大,引起的關注也不夠多。但是在行業里,「毒跑道」一直都存在。

廣東省體育設施製造商協會副會長趙文海

黑色污染

黑色污染是相對「白色污染」而言的污染,主要是指廢橡膠(主要是廢輪胎)對環境所造成的污染。中國是世界上第一大橡膠消耗國和第一大橡膠進口國,全國每年產生的廢輪胎大約1.4億條,繼美國、日本之後居世界第三位,並以每年兩位數的速度增長。廢舊輪胎等橡膠具有很強的抗熱、抗機械和抗降解性,數十年都不會自然消除,佔用大量土地,而且容易滋生蚊蟲,傳染疾病,還容易引起火災。目前,中國的廢輪胎綜合回收利用率還相對比較低,同時還未建立起健全的輪胎回收體系,沒有一部正式的管理法規,也沒有專門的廢輪胎回收集散地。 (資料來自百度百科)

來源:財新網CCTV澎湃新聞三聯生活週刊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