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 端聞

英鎊股市全線上漲,英國脫歐越來越不可能?


圖為英國倫敦一名股票經紀正在觀看股票市場動態。
圖為英國倫敦一名股票經紀正在觀看股票市場動態。攝:Carl Court/GETTY

距離6月23日英國公投決定是否保留歐盟成員國身份僅剩兩天,支持及反對留歐的兩派民意曾於兩週前一度幾乎持平,不過經歷了留歐派國會議員 Jo Cox 慘遭槍殺等事件後,支持維持現狀留在歐盟的聲音逐漸佔據上風,並由此帶來英鎊及歐美股市全線上漲。

英國《金融時報》援引 NatCen 的最新民調指,53%的受訪英國人支持留在歐盟,47%的受訪者支持退出歐盟。而英國《每日電訊報》援引 ORB 的最新民調也顯示,支持留歐者佔53%,支持退歐者佔46%。受此影響,20日英鎊兌美元一度升至1.4715,漲幅高達2.5%。

儘管《泰晤士報》隨後援引 YouGov 的民調指,支持留歐者僅佔42%,支持脫歐者佔44%,英鎊兌美元曾一度應聲跌至1.4575,表現出市場對脫歐公投的敏感反應,但英鎊兌美元20日仍升破1.4650,漲幅逾2%,創下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漲幅。

與此同時,20日全球股市收盤均出現上漲:標普500指數上漲0.6%,收報2083.25點;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上漲0.7%,收報17804.87點;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上漲0.8%,收報4837.215點;富時泛歐績優300指數大漲3.66%,收報1327.02點。此外,日本日經225指數、香港恆生指數、南韓綜合指數、澳洲標普200指數也均出現不同幅度增長。

60年的人生經歷告訴我,(如果支持脫歐派贏得公投)英鎊會暴跌,你的生活水平也會驟降。投機者將是唯一的贏家。

索羅斯(George Soros)

在即將公投的歷史時刻,英國的經濟學家空前團結地勸說公眾,留在歐盟更符合英國的國家利益。他們表示,歐盟創造了貿易,而非分散了貿易;給英國帶來最多損害的規章制度並非來自歐盟,而是來自英國國內;沒有證據表明歐盟移民搶走了英國人的工作機會。

此外,資本大鱷也相繼放話,支持英國留在歐盟。索羅斯(George Soros)撰文稱,如果英國公投決定脫歐,則英鎊至少會像1992年的那次危機一樣下跌15%,甚至還可能跌破20%;諷刺的是,到時候英鎊將與公投決定脫離的歐元價值相當。索羅斯還進一步指,相比於1992年的英鎊危機,如今英國央行幾乎沒有降息的空間,英國企業獲得新投資等擴大產能措施的前景也不明朗,即便英鎊貶值也不可能帶動出口增長。

將大量資產遷到英國的香港富豪李嘉誠接受彭博電視專訪時也表示,「希望英國不要退出歐盟」,英國退出歐盟不僅對自身不利,也會給整個歐洲帶來負面影響。

英國財政大臣歐思邦(George Osborne)接受採訪時則更加明確地表示,如果投票結果顯示英國脫歐,不排除倫敦股市暫停交易的可能。

28
根據1993年生效的《馬斯特里赫特條約》(也稱《歐洲聯盟條約》)所建立的政治經濟聯盟,歐盟(EU)目前擁有28個成員國。

聲音

留下來,我們需要你們。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

(支持和反對留歐的民調結果)看起來如此接近,以至於哪一方領先都應得到謹慎對待。

民調專家 John Curtice

風暴肯定不是在我們背後;實際上我們很可能正處在風暴中心。

羅斯柴爾德家族第四代 Lord Jacob Rothschild 在家族旗下投資信託公司 RIT Capital 的年度致投資者信中稱

1992年英鎊危機

隨着1989年11月柏林牆的轟然倒下,許多人認為一個新的統一的德國將會迅速崛起和繁榮,但索羅斯認為新德國由於重建原東德,必將經歷一段經濟拮据時期;德國將會更加關註自己的經濟問題,而無暇幫助其他歐洲國家渡過經濟難關,這將對其他歐洲國家的經濟及貨幣帶來深遠的影響。1990年,英國決定加入西歐國家創立的新貨幣體系——歐洲匯率體系(簡稱ERM)。索羅斯認為英國犯了一個決定性的錯誤,因為歐洲匯率體系將使西歐各國的貨幣不再釘住黃金或美元,而是相互釘住。1992年2月7日,歐盟12個成員國簽訂了《馬斯特里赫特條約》,使一些歐洲貨幣如英鎊、意大利里拉等明顯被高估,這些國家的中央銀行將面臨巨大的降息或貶值壓力,它們和經濟實力雄厚的德國在有關經濟政策方面難以保持協調一致,一旦這些國家市場發生動蕩,它們無力抵禦時,作為核心國的德國不會犧牲自己的國家利益來幫助這些國家。之後不到一年的時間裏,一些歐洲國家便很難協調各自的經濟政策。當英國經濟長期不景氣,正陷於重重困難的情況下,英國不可能維持高利率的政策,要想刺激本國經濟發展,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降低利率。但假如德國的利率不下調,英國單方面下調利率,將會削弱英鎊,從而迫使英國退出歐洲匯率體系。此時,索羅斯及其他一些投機者在過去的幾個月裏不斷擴大頭寸的規模,為狙擊英鎊作准備。1992年9月,投機者開始進攻歐洲匯率體系中那些疲軟的貨幣,其中包括英鎊、意大利里拉等。索羅斯及一些長期進行套匯經營的共同基金和跨國公司在市場上拋售疲軟的歐洲貨幣,使得這些國家的中央銀行不得不斥巨資來支持各自的貨幣價值。英國政府計劃從國際銀行組織借入資金用來阻止英鎊繼續貶值,但這猶如杯水車薪。僅索羅斯一人在這場與英國政府的較量中就動用了100億美元。索羅斯是這場「賭局」最大的賭徒。下完賭註,索羅斯開始等待。1992年9月中旬,危機終於爆發。9月13日,意大利里拉貶值7%。9月15日,索羅斯決定大量放空英鎊。英國財政大臣採取了各種措施來應付這場危機,但最終還是遭受慘敗,被迫退出歐洲匯率體系。英國人把1992年9月15日——退出歐洲匯率體系的日子稱做「黑色星期三」。索羅斯是這場襲擊英鎊行動中最大的贏家,從英鎊空頭交易中獲利已接近10億美元,在英國、法國和德國的利率期貨上的多頭和意大利里拉上的空頭交易使他的總利潤高達20億美元,其中索羅斯個人收入為三分之一。在這一年,索羅斯的基金增長了67.5%。(資料來自MBA智庫百科)

來源:華爾街見聞FT中文網鳳凰國際衛報路透社

英國脫歐 英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