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世界盃奴隸」的曙光?FIFA進一步介入卡塔爾勞工問題

假如問題得不到改善,到2022年,我們不會為足球盛事慶祝,而會為基建於勞工剝削的賽事默哀。


一名工人在位於卡塔爾多哈的哈利法哈利法國際運動場工地工作。攝:Andreas Gebert/dpa via AFP
一名工人在位於卡塔爾多哈的哈利法哈利法國際運動場工地工作。攝:Andreas Gebert/dpa via AFP

「我在這裏的生活,無異於被囚禁在牢獄之中。」一位尼泊爾鋼鐵工人對國際特赦組織(AI)成員說:「工作很艱巨,要在烈日下長時間幹活。我曾經向主管投訴,但他警告我說如果還想在這裏工作,就閉上嘴巴。」

工人口中的「人間煉獄」,是卡塔爾哈利法國際運動場(Khalifa International Stadium)的擴建工地。假如在2022年前沒有過勞死去,工人或許能見證各國足球明星在這球場上比賽,角逐國際球壇的最高榮譽——世界盃(FIFA World Cup)冠軍。

國際工會聯盟:2022年世界盃前,或有4千工人死亡

目前,卡塔爾約有120萬外地勞工,佔該國整體勞動力的高逾九成,他們主要來自印度、尼泊爾、巴基斯坦、孟加拉國及菲律賓等,其中絕大部分正遭受諸如強迫勞動、沒收護照、住在極其骯髒的宿舍,以及被拖延發放工資等形式的剝削。

隨着卡塔爾在2010年成功申辦世界盃,並宣布投放不下 2千億美元建造球場、交通網絡等大型基建,該國勞動力愈見緊絀,外勞的工作環境就更加不堪。外國媒體形容這批外勞為「世界盃奴隸」(World Cup slaves)。有國際組織、傳媒嘗試綜合各方數字,包括媒體報導、印度和尼泊爾等國的官方數據等,估計自2010年以來,在卡塔爾因工死亡的「世界盃奴隸」多達1200人。

早在2014年,國際工會聯盟(ITUC)已發出警告,指情況若得不到改善,在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開賽前,會有至少4千名工人死亡。同年,84國代表在聯合國大會上提出了對卡塔爾外勞處境的關注,聯合國也敦促卡塔爾改革勞工制度。

Expect Amazing(編譯:精彩可期)

卡達爾申辦2022年世界盃口號

卡塔爾外勞遭遇嚴重剝削的根本原因,在於該國實行「kafala 外勞擔保制度」(編注:kafala 意即擔保)——所有外勞必須由卡塔爾本土單一僱主聘用,並由僱主進行簽證擔保。在這一制度下,僱主對外勞擁有完全的控制權,從外勞的人事聘任到基本權利,從護照安排到法律申訴權益,就連勞工希望轉換工作或離開卡塔爾,都要由僱主批准。

在2014年多家媒體、國際組織以至聯合國紛紛表達關切後,卡塔爾政府承諾作出改革,後來也確實「取消」了 kafala 制度。

「他們(卡塔爾政府)如今不再稱呼僱主擔保人為『擔保人』,那名符其實是僅僅對稱呼作出了改變。」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 Mustafa Qadri 說:「我們所見的盡是一些『換湯不換藥』的改革,外勞面對的處境依然如昔。」

2015年,國際特赦組織成員到哈利法國際運動場工地展開調查訪問,與231名勞工交談,發現他們的待遇完全沒有改變:工人在飢渴下長時間工作,不獲安排休息;有工人的護照被僱主沒收,因而無法轉換工作或離開卡塔爾;有工人向上級投訴,或聲言要尋求司法協助時遭到恐嚇;有工人被克扣工資;有工人因工受傷或死亡,但事後當局將大部分死者的死因列作突發心臟停頓,工業賠償自然也不了了之。

人們原本期望卡塔爾獲得世界盃主辦權後,國際足協(FIFA)以至國際社會能憑影響力,促使卡塔爾改革勞工制度,但事與願違。

「FIFA 完全放任卡塔爾的勞工剝削問題,令人震驚。」Qadri 指:「對我們來說最大的打擊是,我們早早研究過、提出過、強調過的問題都沒有被聽見。沒有人汲取教訓。」

國際特赦組織將調查所得寫成報告,其中敦促 FIFA 及世界盃各大贊助商立即向卡塔爾施壓,迫使卡塔爾發表一份「白紙黑字」的改革方案,及成立獨立調查和監察團隊,監督勞工制度改革。不過,FIFA 作為國際管理機構,可以怎樣對卡塔爾發揮影響力呢?

假如問題得不到改善,2022年時,我們將不是在為足球盛事慶祝,而是為一項基建於勞工剝削的賽事默哀。

國際特赦組織波斯灣地區勞工權益研究員 Mustafa Qadri

新任會長上台後,FIFA 終正視卡塔爾勞工問題

今年4月,FIFA 會長恩芬天奴(Gianni Infantino)親身前赴卡塔爾,進行為期兩天的考察訪問,檢視該國的世界盃籌辦工作進展,以及監察勞工待遇。期間,恩芬天奴亦與卡塔爾埃米爾(Emir,即該國君主)塔米姆(Tamim bin Hamad Al Thani)及首相阿卜杜拉(Abdullah bin Nasser bin Khalifa Al Thani)會面。

訪問過後,恩芬天奴宣布 FIFA 將成立獨立委員會,監督並保障參與卡塔爾世界盃球場建造的工人享有良好待遇。國際特赦組織歡迎 FIFA 的新措施,形容這是「向正確的方向跨出了一步」,但強調 FIFA 必須展開更多即時行動。

FIFA 無法強制某個國家改善人權狀況,但某國一旦成功申辦 FIFA 轄下賽事,就應符合一定的人權標準。假如做不到,FIFA 可能要作出某些艱難的決定,其中可能包括終止 FIFA 與該國的合作關係。

哈佛大學教授 John G. Ruggie

事實上,針對卡塔爾的勞工問題,恩芬天奴還作出了另一個重要舉動。去年12月,FIFA 委任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教授John G. Ruggie 撰寫調研報告,主要就 FIFA 如何在其全球不同項目上提升對人權的尊重提出建議。報告在今年4月發表,而恩芬天奴隨即透過 FIFA 官方網頁高調地感謝 Ruggie 所提出的多項建議。

恩芬天奴對調查報告的態度,與身陷貪污醜聞而被撤職的前會長白禮達(Sepp Blatter)截然不同。

2014年12月,美國律師、時任 FIFA 道德委員會成員加西亞(Michael Garcia)完成了就2018及2022年兩屆世界盃主辦權選舉爭議的獨立調查報告,敦促 FIFA 正視申辦國家涉嫌向 FIFA 會員作利益輸送以換取選票的問題;然而,報告最終在白禮達指示下,被 FIFA 刪減成「合適版本」才得以發表。事件引發爭議,加西亞憤然退出了 FIFA 道德委員會。後來,2018及2022年世界盃主辦權被揭發涉及內定安排,就連白禮達也曾就此對傳媒親口確認

學者建議:FIFA 可考慮撤銷卡塔爾主辦權

更重要的是,恩芬天奴對 Ruggie 所撰報告的重視,對卡塔爾發出了一個強烈訊息。

Ruggie 在報告中建議,FIFA 要改善世界盃人權狀況,要不監督卡塔爾在12個月之內切實地提升對勞工的保障,否則就嚴肅地考慮撤銷卡達爾的2022年世界盃主辦權。Ruggie 在報告中亦建議,FIFA 日後審批世界盃申辦計劃書時,應將申辦國家的人權狀況列為考慮因素。

考慮撤銷主辦權是前所未有的建議,尤其在白禮達任 FIFA 會長時,2018及2022年世界盃申辦過程屢被曝光貪污、利益輸送等醜聞,但他一直堅持不會就相關主辦權作重新考慮或重新投票。

「報告為卡塔爾提供了機會,徹底改革其『中世紀勞工法例』,以保住2022年世界盃的主辦權。」如國際工會聯盟秘書長 Sharan Burrow 所言,外界紛紛期望卡塔爾明白世界盃主辦權絕非「囊中之物」後,當地外勞的處境能真正得到改善。

1
卡塔爾是首個成功申辦世界盃的阿拉伯國家,也是第3個成功申辦世界盃的亞洲國家。在卡塔爾之前,日本和南韓曾於2002年聯合主辦過世界盃。

聲音

卡塔爾的勞工制度需要徹底的改革,而非細微的修正。改革不應由該國的世界盃籌辦委員會執行,而應由更高的政府單位來領導,而且改善措施必須覆蓋該國所有外勞,而非只適用於建造世界盃比賽球場的工人。

中東人權問題研究員 Nicholas McGeehan

在俄羅斯(2018年世界盃主辦國),同樣有強制遣返、外勞遭剝削等人權問題,但就鮮有被提及討論。情況跟2014年索契冬季奧運會的籌辦過程相似。

哈佛大學教授 John G. Ruggie

阿拉伯世界值得獲得世界盃主辦權,那裏有22個國家,但從未舉辦過這項賽事。我首次到卡塔爾時,當地有40萬人口,目前當地已有160萬人。卡塔爾首都多哈舉辦過2006年亞運會,就基礎建設而言,該國舉辦世界盃不成問題。

2010年4月,時任 FIFA 會長白禮達說

國際足協世界盃

簡稱世界盃,是一項國家級男子足球隊之間的國際比賽,由世界足壇最高管理機構國際足球總會(FIFA)每四年舉辦一次。自1998年法國世界盃起,電視轉播觀眾人數達到40億人次,遠遠超過奧運會,成為世界上最受歡迎的體育盛事。世界盃亦是世界足壇規模最大、最具影響力的賽事。1930年為世界盃的首屆比賽,冠軍是烏拉圭;1942年和1946年因為世界大戰而停辦。現今已舉辦的20屆賽事中,共有8個國家曾贏得冠軍。巴西是唯一打進全部20屆決賽圈之球隊,共贏得5次冠軍。意大利和德國(包括西德)獲得4次冠軍,僅次於巴西。而烏拉圭和阿根廷分別兩次奪冠。英格蘭和法國則在自己主辦的賽事各得一次冠軍,西班牙也在南非奪得首個世界盃冠軍。歷史上只有意大利和巴西曾經衛冕世界盃冠軍成功。(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Huffington PostSky Sports國際足協衛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