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為蟄居族開辦的未來學校?我看到的日本N高等學校

網路世代=孤癖世代?戴上VR眼鏡參與開學禮的學校不只向蟄居族釋出善意,還嘗試建立更迎合社會文化走向的教育方式。


學生在東京六本木戴上了虛擬實境眼鏡,於虛擬的世界裏進行N高等學校的入學禮。
學生在東京六本木戴上了虛擬實境眼鏡,於虛擬的世界裏進行N高等學校的入學禮。網絡圖片

今年四月六日,沖繩伊計島一家高中學校舉行開學禮,不過,校舍之內卻只有市長、校長、職員,以及其中十來位老師,不見半個學生的蹤影。這所今年才正式開辦學校,新生合共1482人,難得開學禮,他們都跑哪裏去呢?

同一天同一時間,在與伊計島相距2114公里的東京六本木,73名學生魚貫走進被三面巨型LED螢幕包圍着的會場內,在司儀的帶領下,戴上了虛擬實境眼鏡,於虛擬的世界裏,他們來到沖繩的伊計島本校,首次「親睹」校舍的面貎。他們就是這所名為「N高等學校」的學生,正在透過視頻,與身處本校的校長及老師們,一起舉辦開學禮,至於其他近千名學生,有些或正趕赴兼職工作途中,或是因為居於大阪、和歌山等地,無法出席典禮,不過他們可以連結到Niconico錄像分享網站,觀看典禮的直播,並且在彈幕裏留言,所有的留言即時出現在會場的螢幕內。雖然不是親身在現場,他們自有方法參與其中。

73名學生魚貫走進被三面巨型LED螢幕包圍着的會場內,在司儀的帶領下,戴上了虛擬實境眼鏡,於虛擬的世界裏⋯⋯首次「親睹」校舍的面貎。所有的留言即時出現在會場的螢幕內。雖然不是親身在現場,他們自有方法參與其中。

開學禮是自由參與的,課堂亦同樣,因為N高等學校是一所辦遙距教育的高中。

一所蟄居族的未來高中?

N高等學校的開學禮引起了大眾的廣泛討論,有媒體甚至形容為「太未來」了。不過這所話題性的學校,最教學生感到雀躍、大眾感到好奇的,始終是它的上課方式,以及課堂的內容。

連學校的遠足旅行、校內的興趣學會等,都是在網上進行的⋯⋯連足球學會的活動,也是指網上足球遊戲。

正如一般遙距課程般,N高等學校的學生的年齡層極廣,由15歲至86歲均可入讀,學生不需要在指定時間前回到學校,也沒有固定的課堂時間表,學生可以依着自己的生活習慣,在任何地方透過互聯網上課。連學校的遠足旅行、校內的興趣學會等,都是在網上進行的,學生們一起在網上尋寶、釣魚、參加問答大賽。圍橫學會的聚會是在網上進行的,連足球學會的活動,也是指網上足球遊戲。因為這些安排,N高等學校在開始時,被視為是專為蟄居族而設的學校,事實上,N高等學校當初的創校動機,也是因為日本新生代因為拒絕就學情況越來越嚴重,故此希望能夠創造出一所學校,向不願意上學,或因健康等問題無法正常就學的新生代提供教育,給予他們與普通高中相同的學歷資格。

不過,細讀N高等學校的課程介紹,大概就能感覺到學校的宗旨,並非只為向蟄居族伸出友善之手,而是建立一個他們認為更能迎合社會文化走向的教育方式。

在N高等學校的課程之中,除了中英數等日本高中必修的科目外,還有與多個機構合辦的選修科目,例如與電腦遊戲製作公司Dwango合辦的遊戲製作課程、與專門學校Vantan合辦的時裝設計、廚師課程、跟角川出版社合版的文學小說創作課程、和電玩雜誌、漫畫及小說等出版社合辦的漫畫課程等等。導師都是業內專業人士,例如負責文藝小說創作課程的,便是小說家森村誠一先生,因此這些課程,有如專業的就業先修班,非紙上談兵。

當初的創校動機,也是因為日本新生代因為拒絕就學情況越來越嚴重。不過學校的宗旨,並非只為向蟄居族伸出友善之手,而是建立一個他們認為更能迎合社會文化走向的教育方式。

重視創作及職業培訓,並不等於N高等學校故意違背日本重視名校學歷的普遍價值觀。事實上,他們在遙距課程以外,還專為有意應考東京大學的學生而設的寄宿學校「N塾」,而N塾的塾長,是曾經帶領無數在學術上抓車尾的學生,邁進著名學府慶應大學及東京大學的「補習天王」坪田信貴。另一方面,也設有應附一般大學考試的策略課程,傳統高中的學生,要修讀此類課程必須自行報讀補習班,但N高等學校則將之視作校內課程。

N高等學校似乎無意將日本一直以來的教育觀念連根拔起,他們只是提供一個平台,讓學生自行選擇將來的路向,再以更直接、更具自主性而有效率的方法,協助學生往向理想進發。

網路世代=孤癖世代?

N高等學校是由學校法人角川多玩國學園成立的學校,母公司是角川多玩國,由著名的娛樂企業角川集團,以及資訊科技公司多玩國於2014年合拼而成。旗下企業包括相信大家都熟知的角川出版社、網站Niconico等。大家或許會奇怪,何以這樣一家以出版漫畫、製作動畫、網路遊戲等的企業,會辦起教育來。其實自去年開始,角川便已開始在日本國外,包括泰國及台灣等地設立動畫及漫畫的專門學校等。

容許學生各自修為的學校,會否令學生最終成為孤癖、無法與人正常溝通的人呢?

雖然角川在教育方面有了一定的經歷,而且N高等學校的管理層名單極為亮眼,其中甚至包括跟宮崎駿合作了逾三十年的著名動畫監製鈴木敏夫,但仍然無法鎮定普遍家長的不安。不少人都質疑,一家原本以娛樂為主要事業的企業,是否真有辦教育的能力。再者,就學的本質並非只求知識,也為建立團隊意識,學習與人共處。容許學生各自修為的學校,會否令學生最終成為孤癖、無法與人正常溝通的人呢?令人意外的是,這個以在自宅學習為主題概念的高中學校,竟也努力推動建立人際關係,享受與朋友相處等意識。

在企業越趨中小型化,居家工作的趨勢越走越急,大企業大幅減少聘請長工,人與人之間不相見也能相親,足不出戶也能享有優質生活機能的年代裏,日本傳統學校所推祟的嚴緊守規,為團隊需放下個人意志等精神,是否仍然適用?人際關係需否重新定義?

在開學禮上,鈴木敏夫致辭時,花了一半時間笑談自己與宮崎駿的伙伴關係,37年的共事,他們朝夕相對,一起工作,一起旅行,長年以來,沒有連續超過一星期沒見到對方的。他感到宮崎駿是他的師父,同時也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致友。宮崎駿以外,他也有一位居於泰國的好友,只在去年踫過一次面,往後每天都以LINE聯絡彼此。鈴木敏夫舉這兩個例子,嘗試說明現今世代裏人與人間的互動的變遷。

N高等學校的成立,彷彿在傳統教育耳畔重敲了一下晨鐘。社會不住轉變,在企業越趨中小型化,居家工作的趨勢越走越急,大企業大幅減少聘請長工,人與人之間不相見也能相親,足不出戶也能享有優質生活機能的年代裏,日本傳統學校所推祟的嚴緊守規,為團隊需放下個人意志等精神,是否仍然適用?人際關係需否重新定義?唸好書,考入名校,進入大型企業工作,拿取穩定的薪金,是否仍是學生們最好的出路?至於,N高等學校究竟能否達至其預期中的成果,這問題或許要等第一屆學生畢業後才有初步答案。

(注:標題為編輯所擬,原文標題為「不上學也能畢業?日本N高等學校」)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