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委內瑞拉政經崩潰致糧食短缺,民眾面臨營養危機


2016年5月15日,委內瑞拉加拉加斯,一家超市外大批市民排隊。
2016年5月15日,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一家超市外,聚集了大批等候搶購糧食及日用品的民眾。攝:Marco Bello/REUTERS

委內瑞拉的政治經濟危機,導致該國民眾面臨嚴重的糧食、食水和藥物短缺。據委內瑞拉3間頂尖大學共同做的調查顯示,目前12%的委內瑞拉人一天沒有三餐溫飽;推廣營養健康的 Bengoa 基金會則指,即使還能吃夠三餐的委內瑞拉人,亦因主食改變而導致攝取的營養質量惡化。糧食危機還很可能禍延至下一代。

委內瑞拉民眾的日常飲食原以牛奶、肉類和豆類為主,但糧食危機爆發後,許多人只能改為食用便宜的動物內臟。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市長 Ramon Muchacho 甚至承認,有民眾捕食街上的貓、狗和鴿子充飢。

其中,糧食危機對兒童和嬰孩造成的影響尤其嚴重。Bengoa 基金會的調查指出,30%的委內瑞拉學齡兒童正面臨營養不良問題,越來越多學童無法到校上課。19歲的 Paula Arciniegas 對衛報記者說,因為牛奶短缺,她現在每天只能以開水加入粟粉來喂自己兩歲的女兒吃,並會在早晨哄剛剛醒來的女兒入睡以省去一頓早餐。營養專家指,長此以往,委內瑞拉人將面臨營養不良的虛胖問題,而缺鈣則可能導致下一代委內瑞拉人變得更矮、更肥。

委內瑞拉的糧食價格目前已上漲5倍以上,而即使有能力負擔昂貴食糧的民眾,每天也需要花大量時間在商店排隊,輪候購買食物和水。近月,該國各大城市均因糧水及日用品短缺而出現民間搶掠潮,觸發警民衝突;5月13日,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就頒布了全國緊急狀態令。

人們在捕食街上的貓狗和廣場上的鴿子。

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Caracas)市長 Ramon Muchacho

糧食短缺已經導致多家食物生產企業減產甚至停工。可口可樂公司就在24日宣布,因為缺少足夠的原料糖,可口可樂將停止在委內瑞拉生產大部分碳酸飲料,但會繼續生產低糖可樂。4月,委內瑞拉最大的糧食供應商 Empresas Polar 已經因為大麥不足而停產啤酒

委內瑞拉科赫德斯,一名婦人在燭光下做飯。
委內瑞拉的政治經濟危機,也導致當地出現能源短缺。圖為當地一名婦人在燭光下做飯。攝:Carlos Garcia/REUTERS

分析指,委內瑞拉長久以來依賴進口糧食,同時單靠出口石油支撐經濟,遇上近期油價大跌,導致糧食危機一發不可收拾。

委內瑞拉的95%出口收入都來自其石油儲備,而國際油價目前已較2014年的峰值下跌超過60%,嚴重影響該國經濟。委內瑞拉七成的食物都依賴進口,長期大量進口導致外來食物價格比本地食物都要便宜,打擊了本地的糧食生產。而委內瑞拉近年又為了發展工業,大量徵用農地,導致糧食自給率進一步下降。此外,依賴進口的還包括部分重要的藥物,例如抗癌藥和愛滋病藥物。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還曾警告,委內瑞拉今年的通貨膨脹可能會攀升至720%,使其成為全球通貨膨脹最嚴重的國家之一,這也導致食物價格成倍上漲。

為應對糧食短缺,總統馬杜羅已在內閣中新增了一個「城市農業部」,並呼籲民眾自己耕種,在家養雞。一些地方政府則以農民直銷的形式降低食物價格,但仍供不應求。紐約大學教授、委內瑞拉歷史研究學者 Alejandro Velasco 說,委內瑞拉必須找到不再依賴石油出口維持經濟的方法,期待油價回升不能解決危機。

8
委內瑞拉經濟預計2016年整年將下降8%。

聲音

你去超市根本找不到牛奶、米或是面。你可以買到的有乳酪、餅乾、冷凍雞爪,但這些都不是普通人能買得起的。

拉美地區駐華盛頓辦公室(WOLA)高級官員 David Smilde

委內瑞拉是一顆隨時都可能爆炸的炸彈。

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卡普利萊斯(Henrique Capriles)

近期的示威都沒有預想中大了,原因是大部分人根本沒有時間去示威,他們要花大量精力去解決食物和水的問題。

紐約大學教授、委內瑞拉歷史研究者 Alejandro Velasco

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位於南美洲北部,首都是加拉加斯。委內瑞拉1810年擺脱西班牙控制宣告獨立,並在1830年建國,但其後多年受政治鬥爭和獨裁統治影響。1958年,委內瑞拉通過民主運動迫使軍方停止干預國政,投票產生的民主政府取代了軍事執政。委內瑞拉西與哥倫比亞接壤,東與圭亞那毗鄰,南與巴西交界。石油是委內瑞拉的經濟命脈,委內瑞拉是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和世界主要的產油國之一。(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衛報BBC半島電視台USA Today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