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歐洲鬆了一口氣,獨立候選人范德貝倫當選新任奧地利總統


奧地利新總統亞力山大•梵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
5月23日晚,奧地利總統大選完成點票,左翼綠黨前領袖、獨立候選人范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險勝極右翼政黨自由黨的候選人霍費爾。攝:Hans Punz/AP

最新動態

當地時間5月23日晚,奧地利總統大選完成點票,原本暫時落後的左翼綠黨前領袖、獨立候選人范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以約3萬1千票之差,拿下50.3%的選票,險勝極右翼政黨自由黨的候選人霍費爾(Norbert Hofer)。

范德貝倫當選後發表演說,稱會努力取得霍費爾選民的信任,成為代表奧地利人的「無黨派領袖」。他還表示,奧地利需要一種不同的、容許對話的文化和政治體系,能處理人們的恐懼和憤怒。他承認目前奧地利社會撕裂,但呼籲大家將這種撕裂看成是「硬幣的兩面」,而「每一面都十分重要」。

霍費爾的敗選讓多個歐盟國家領導人鬆了一口氣。德國外交部長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 )表示「整個歐洲都能鬆口氣了」,法國總理瓦爾斯(Manuel Valls)則表示對奧地利「拒絕了民粹和極端主義」感到欣慰。

但各國極右翼政治勢力仍表達了對霍費爾的支持,法國國民陣線就讚揚霍費爾的選戰成績「具有歷史意義」。

霍費爾本人也在 Facebook 上說,雖然這是「傷心的一天」,但切不可灰心,因為這場選戰中的努力都是對未來的投資。自由黨主席也表示:「這只是個開始。」

范德貝倫和霍費爾政見的主要分歧就在於難民和歐盟議題。范德貝倫的父母本身就是1917年俄國革命中逃離的難民。他的父母先是逃到了愛沙尼亞,然後在1940年代輾轉逃到奧地利,范德貝倫就在奧地利出生、長大。基於這種身世,范德貝倫對難民持寬容態度,不像霍費爾持反難民立場。霍費爾還是個疑歐派,曾公開表示不會配合歐盟的難民政策,范德貝倫則持親歐立場。

5月23日報導:難民危機下,奧地利將迎來首位極右翼總統?

2016年5月22日,奧地利自由黨主席海因茨•斯特拉赫(Heinz-Christian Strache,左)恭賀諾伯特•霍費爾(Norbert Hofer,右)當選奧地利總統。
2016年5月22日,奧地利自由黨主席海因茨•斯特拉赫(Heinz-Christian Strache,左)恭賀諾伯特•霍費爾(Norbert Hofer,右)在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中領先。 攝:Ronald Zak/AP

5月22日,奧地利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結束,來自極右翼政黨自由黨的候選人霍費爾(Norbert Hofer)在內政部的不完全點票結果中,以51.9%的支持率暫時領先於左翼綠黨前領袖、獨立候選人范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的48.1%。

不過,不完全點票結果未將當地時間23日才揭曉的郵寄選票計算在內,奧地利內政部長索布卡(Wolfgang Sobotka)預計這些郵寄選票約有75萬張,佔全部640萬張選票的12%。

據奧地利民調機構SORA估計,郵寄選票代表的多為高學歷選民,更傾向於支持左翼的范德貝倫。

那些不看重我們國家,那些為伊斯蘭國作戰、那些強姦婦女的人,我要告訴他們:這裏不是你們的家。你不能留在奧地利。

霍費爾(Norbert Hofer)

奧地利總統大選本應在4月24日得出結果,但由於霍費爾和范德貝倫在第一輪選舉中都未能獲得超半數的選票,故在5月22日進行第二輪投票。在第一輪投票中,霍費爾儘管未能超過半數,但也以35%領先范德貝倫的21%。若霍費爾成功當選總統,將使奧地利成為第一個由極右翼政客領導的歐盟國家。

這次選舉已經打破了自二戰結束以來,奧地利政壇中間偏左與中間偏右的兩大黨輪流執政的局面。奧地利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及中間偏右的人民黨,都在第一輪總統選舉中失利,自由黨和綠黨藉助奧地利人對傳統政黨的失望和厭倦而成功上位。

在選舉中最引人注目的無疑是崛起的極右翼自由黨,霍費爾憑藉反難民的立場在選舉中異軍突起,令難民危機成為此次大選的關鍵議題。

5月20日,自由黨的霍費爾在造勢活動中說,奧地利歡迎那些「尊重和熱愛奧地利的人,在這裏找到新家的人」,但不歡迎那些「不看重我們國家,那些為伊斯蘭國作戰、那些強姦婦女的人」。他還表示會「有禮但堅決」地拒絕歐盟及德國在難民議題上的「命令」,歐盟委員會主席及歐洲議會議長都對霍費爾可能當選表示過擔心。霍費爾還曾威脅,一旦當選就要解散政府——這也是奧地利總統手上不多的實權之一。

據奧地利官方統計顯示,該國自2015年夏季至今年4月,已經接收了約10萬名難民。早在去年10月,奧地利就一度表示不堪重負,在接壤德國及斯洛文尼亞處設置邊境管制。今年2月23日,包括奧地利在內的巴爾幹十國又一致同意進一步阻止難民由希臘入境。

霍費爾所在的自由黨曾在1999年大選後與中間偏右的人民黨組成執政聯盟,一度遭到歐盟短暫制裁。分析指,如今的歐盟28國更不可能杯葛一個極右翼政府,因為包括芬蘭、德國、丹麥、葡萄牙、法國在內的多個歐盟國家,都有右翼政治勢力在難民危機下崛起。如果霍費爾此次真的當選總統,還將助力自由黨在2018年國會選舉中的表現。

1 %
據奧地利官方統計數字,自2015年夏季至今年4月,該國已接收了約10萬名難民,約佔該國人口的1%。

聲音

二戰之後,奧地利是如何從民族主義的瘋狂和戰爭廢墟中復興,我經歷過。

范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

我相信,霍費爾(Norbert Hofer)當上總統的話,將成為奧地利人民的守護者。

奧地利自由黨主席史特拉赫(Heinz-Christian Strache)

我們現在必須要減少難民入境,這是一個事關歐盟存亡的問題。

奧地利時任內政部長萊特納(Mikl-Leitner),今年2月

奧地利自由黨

奧地利自由黨(FPÖ),1956年4月7日於維也納成立,其前身為「無黨聯盟」,奧地利右翼民粹主義政黨。 該黨在奧地利國民議會、全部九個州議會中的八個和許多地方議會中擁有席位。黨名中的「自由」一詞的涵義並不是通常的古典自由主義,而是民族自由主義。該黨的反移民及反歐盟的立場雖被認為是極右派政黨,但並非具新納粹及法西斯主義的特質。現任主席為海因茨-克里斯狄安•史特拉赫。 1983年至1986年,自由黨支持社會民主黨的聯合政府。1999年的大選,自由黨與人民黨組建聯合政府至2007年。在2008年9月3日進行的奧地利國民議會選舉中,自由黨成為國民議會第三大黨及最大反對黨。(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BBC衛報半島電視台Now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