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四川地震八週年:抗爭者們的故事


譚作人因為呼籲民間對汶川大地震維權抗爭,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對汶川地震中死難學生進行公民調查的譚作人,曾「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譚作人有期徒刑5年。攝:EYEPRESS/AFP

發生在四川省汶川縣及周邊地區的「5•12大地震」已過去整整8年。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震級為黎克特制(又稱里氏、芮氏)8級的汶川地震共造成6.9萬人死亡,1.8萬人失蹤,37.5萬人受傷。

這次地震也暴露出受災地區的「豆腐渣工程」問題,其中學校校舍質量問題尤為嚴重。隨後有維權人士對罹難學生數字提出質疑,並呼籲政府追究及徹查,但中國當局始終未有正面回應。

曾因調查汶川地震遇難學生校舍工程質量問題而被囚5年的四川作家、維權人士譚作人近日表示,四川綿竹法院已接受一名遇難學生家長對涉事建築商和校方的民事訴訟狀,並答應將在5月12日當天答覆是否立案。譚作人續指,若法院批准立案審理,將實現「零的突破」,而其餘家長的民事申訴也應予以立案。

我不是相信司法,但司法是唯一的途徑。

譚作人接受《香港01》訪問時說

譚作人:用「上訴」代替「上訪」

現年62歲的譚作人曾參與「八九民運」,擔任過民間刊物《文化人》主編以及環保組織「綠色江河」副秘書長。

汶川地震後,由於官方給出的遇難學生數字(有6376人、4737人、5659人等幾個版本)受到質疑,譚作人等人在2008年到2009年間,對死難學生做了3個月的公民調查,並試圖了解校舍倒塌的真實情況。他們發現,在震區2000多間學校中有20多間為瞬間粉碎性倒塌,僅佔總數1%的這20多間校舍卻掩埋了85%的傷亡學生。

2009年3月,成都警方以曾經公開發表關於「六四事件」的文章為由,將譚作人拘捕。2010年2月,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譚作人有期徒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在汶川地震中失去子女的一些家長,在過去幾年中持續上訪卻一無所獲,有些人甚至遭到打壓。譚作人於2014年3月刑滿釋放後,建議遇難學生家長以「上訴」代替「上訪」,以個人訴訟的方式將「豆腐渣工程」建築商及校方告上法庭,讓事件進入司法渠道。

譚作人認為,當年主政四川、對調查進行阻撓的許多官員都已落馬,因此對豆腐渣學校問題的最終解決表示樂觀。今年2月,譚作人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領導人寫了一封題為《關於開展5•12校難調查的公民建議書》的公開信,希望中國當局在汶川地震8週年來臨之前,展開國家級別的專項調查,弄清校難的真正原因。

黃琦:災後重建因強拆維權佔據八成

現年53歲、曾因創辦人權網站「六四天網」而入獄的黃琦,在汶川地震後積極參與救災活動,為地震中死亡學生家長提供幫助,亦在網上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

汶川地震發生不到一個月後,2008年6月10日晚,黃琦和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兩名工作人員被身份不明人士強行帶走。同年7月,黃琦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罪」被正式起訴;2009年11月,成都市武侯區法院以該罪名判處其有期徒刑3年。2011年6月,他刑滿出獄,但依然持續幫助各類訪民維權。

六一兒童節中,汶川大地震中罹難學生的家長手持子女遺照。
「六·一」兒童節中,汶川大地震中死難學生的家長手持子女遺照。攝:Andrew Wong/GETTY

黃琦認為,汶川地震是「人禍大於天災」,但當局不在根源解決問題、不追究相關人士責任,甚至採取一系列打壓措施,令社會對立面迅速增加。他續指,當地政府在災後重建的徵地強拆行為,也讓一批失去土地的農民變為訪民,在近3年的上訪維權案例中,拆遷維權佔據了八成。

黃琦稱,近5年他直接接觸的災後重建徵地拆遷案例中,涉及對象不少於1萬人。而此類維權是震後各類維權中成功率最高的,黃琦對此分析指,「因為政府心中有愧,知道3萬元一畝從災民手中收到的土地,賣出去變成百萬元。」

但他續指,「官方一定會先通過暴力打壓,打不垮的人才會給一些特別的照顧,人權在中國大陸主要靠自身抗爭來保障,法律保障不了人權,未來希望能通過法律來保障。」

艾未未:用藝術來紀念與抗議

59歲的中國著名藝術家、異議人士艾未未曾於2009年3月在網絡上發起汶川地震公民調查活動,以確認遇難學生名單。儘管到受災地區實地調查的38名志願者中,有25人共45次被四川警方控制,但該項公民自發調查最終確認了5196名遇難學生的年齡、地區、學校、班級等完整信息,涉及153所學校。

2009年8月,艾未未應譚作人的律師邀請,作為證人前往成都出庭作證。但他在酒店遭到成都公安破門而入後被襲擊,該過程被艾未未拍成紀錄片《老媽蹄花》。其他關於這次活動以的紀錄片還包括《花臉巴兒》《4851》《公民調查》等,在互聯網上被廣泛傳播。

2009年10月,艾未未在德國慕尼黑美術館展出作品“So Sorry”,該作品用9000個書包在展覽館外牆組成漢字「她在這個世界上開心地生活過七年」,以紀念汶川地震遇難學生。

2010年5月12日,汶川地震2週年,艾未未在網絡發布大型聲音作品《念》,由數千名網友念出調查得到的5196名遇難學生名字,再剪輯而成。

2013年3月,艾未未在 Twitter 發起「5•12花兒」活動,以紀念汶川地震學生遇難5週年,網友們可將自己的鮮花圖案發到指定郵箱或網站製作「花兒」。

2013年5月,艾未未在威尼斯雙年展展出作品“Straight”,這一作品於2015年9月到12月在倫敦皇家美術學院(Royal Academy of Arts)艾未未個展中再次引發全球關注。

重達90噸的雕塑“Straight”的材料均來自汶川地震坍塌建築的鋼筋。艾未未收集了大約200噸被壓得變形的鋼筋,並在其北京的畫室重新拉直。倫敦皇家美術學院稱,這一作品是對地震受難者的莊嚴紀念。

而在展廳兩側的白牆上,寫滿了艾未未和汶川地震公民調查志願者們收集到的遇難學生的學校、姓名、年齡、班級、住址。展廳一角則是艾未未自己的一段影像講述,和大地震當時的一組照片:坍塌學校廢墟上散落的一地書包。

今年4月,在美國波士頓美術館(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舉行的展覽「亞洲巨型都市」(Megacities Asia)上,艾未未又展出了由學生書包組成的作品「蛇形穹頂」(Snake Ceiling),藉此表達對遇難學生的紀念。

21.6
汶川地震共造成約21.6萬間房屋倒塌,其中包括6898間校舍,當中不含汶川、北川等重災區。

聲音

一點一點的嘛,我們中華文化講究打梅花拳,只要對一個點打一百次,一千次,特別是薄弱的部位,那也可能打出一個洞,也可能打倒一面牆。

譚作人

現在災民陸續都安置了,只剩我和姐姐,他們(鎮政府)嫌我們接觸外媒和黃琦,就向上反映說我們要求過高,無法處理。我們沒有要錢,就想別人怎麼安置我們就怎麼安置,只想要公平,想要一個家。

汶川地震災民吳先杰

現在大家都很齊心,都知道面臨同一個困難,就是孩子都在陰間了,我們都是四、五十歲的人了,就沒法找工作。上週三,大概有五、六十位家長,都想(把民事訴訟書)交上去,法院説你們的意思都一樣的,交一份就可以了。

遇難學生家長鄧永瓊

汶川地震公民調查

由藝術家艾未未發起、由志願者參與的尋找5•12汶川地震遇難學童名單的調查活動。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發生,媒體披露有大量師生死於坍塌校舍之下。震後,四川省政府拒絕公佈遇難學生名單。藝術家、博客寫作者艾未未於2008年12月5日汶川大地震在網絡上發起了「公民調查」,號召尋找遇難學生具體信息,包括學校、姓名、年齡、班級、家庭住址、家長聯繫方式。 該活動的原則是尊重512大地震中每一個遇難學生,公示遇難者的個人信息,宗旨是事實、責任和權力。公民調查現在所掌握的遇難學生數據是通過知情者無償提供或志願者者實地走訪、收集所得到的。該活動得到網友的積極支持,有數百個志願者參與了「公民調查」,最終找到有詳細信息的地震遇難學生5196名。艾未未的公民調查以艾未未的個人博客和Google公民調查論壇為組織工具,在艾未未的個人博客和Google公民調查論壇有詳細的說明與介紹和關於本次活動的成果。公民調查活動受到中國政府官方的阻擾和干涉、所以有關自願者的信息不便公開。在公民調查活動組織之初,艾未未在個人博客關於調查活動的一切信息都被新浪網刪除(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香港01東網香港經濟日報BBC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