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內地青年學者「涉嫖」被捉後離奇死亡案持續發酵,家屬指警方誤導公眾


圖為北京警察正封查一間涉及賣淫的髮廊。
圖為北京警方正在封查一間涉及賣淫的髮廊。攝: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最新動態

內地青年學者雷洋「因涉嫌嫖娼」被北京昌平警察抓捕後離奇死亡事件繼續發酵。

5月11日,當晚出警行動的現場指揮、北京昌平區東小口派出所副所長邢永瑞,就案件中存在的諸多疑點接受了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的採訪。他稱,雷洋在面對警方抓捕時反抗激烈,有民警在控制他時手被咬傷,5名警力用了約20分鐘才將他控制住,而雷洋身上的傷痕也因此形成。他續指,雷洋被捕上車後從車後座竄至前排副駕座位,搶奪方向盤並用腳踢踹駕駛員,導致駕駛員被迫停車,而他從副駕開門正常下車。他之後再次被控制後,被轉到另一輛車內,此時雷洋不再繼續反抗和說話,警方認為他可能身體不適,就將他送往附近醫院。

昌平警方的官方微博也再次發布通報,指雷洋存在試圖逃跑、咬傷民警、打落拍攝設備、打開車門逃跑等行為。

此外,一名足療店女性工作人員也在接受了北京電視台的採訪,稱自己為雷洋提供了性服務。昌平警方亦表示,根據現場提取的避孕套進行的 DNA 鑒定,可以證實雷洋嫖娼。

雷洋家屬對昌平警方做法表示抗議,認為該案應由檢察院調查,昌平警方作為當事方,不應該利用話語權公開辯解,誤導公眾。

我們已經多次前往昌平區檢察院,檢察院現已介入調查,昌平區公安局作為當事方,應等待檢察機關的最終調查結果,而不是到處辯解,誤導輿論。

雷洋家屬的微博@雷洋家屬唯一微博

內地知名律師陳有西也認為,即便從警方自己通報的內容來看,辦案警察也已「涉嫌犯罪」,此事由「涉嫌犯罪」的一方偵查案件、拘捕證人,均不合理。他認為,「必須立即回避掉昌平公安局進行獨立偵查,全部原始證據、監控錄像、證人應置於其他地區檢察院、公安局組成的專案組控制之下,不只是屍檢由第三方進行問題。」

5月10日報導:內地青年學者「涉嫖」被捉後離奇死亡,警方說法被指疑點重重

一位名為雷洋的青年環保學者「因涉嫌嫖娼」而離奇死亡事件,日前引起中國內地輿論廣泛關注。

據死者雷洋家屬稱,5月7日晚間,家住北京市昌平區、生前任職於中國循環經濟協會的雷洋赴機場接親屬,但隨後與家人失聯。直至次日凌晨,家屬接到警方通知,稱雷洋「因涉嫌嫖娼」,被警車帶往派出所的途中「心臟病突發死亡」。

事發後,案件諸多疑點引起了死者家屬及輿論的強烈質疑。包括警方公布的死因、雷洋手機中定位信息懷疑被刪、雷洋身亡三小時後家屬才接獲通知,以及警方拒絕家屬對遺體拍照等。而在微博、微信等中國社交媒體上關於這起事件的許多討論也接連被刪除。

民警將涉嫌嫖娼的男子雷某(29歲,本市人)帶回審查時,該人抗拒執法並企圖逃跑……突然身體不適,警方立即將其送往醫院,後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北京昌平警方5月9日晚通報

29歲的死者雷洋是湖南澧縣人,自2005年起在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修讀本科及碩士研究生。他於2012年碩士畢業後在中國循環經濟協會任職,曾參與工業園、生態文明、污染物處理和循環經濟等方面的規劃工作。

5月9日晚21時許,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在官方微博發布通報,稱「5月7日20時許,昌平警方接群眾舉報稱:位於昌平區霍營街道某小區一家足療店內存在賣淫嫖娼問題」,而警方在該足療店抓獲涉嫌嫖娼的雷洋後,他「抗拒執法並企圖逃跑」,在警方對其採取「強制約束措施」後,雷洋「突然身體不適……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北京昌平警方稱,已將此情況通報檢察機關,昌平區檢察院已介入並開展偵查監督工作。

據財新網引述雷洋之兄雷鵬稱,雷家對警方通報中的內容不認可,並表示期待檢察院進一步的調查結果。而早在事發當晚,死者家屬便對警方的做法及回應進行過強烈質疑。

近日在網絡上廣泛流傳的一份《關於人民大學雷洋同學意外身亡的情況説明》(下稱《說明》),從死者家屬的角度詳細講述了事發過程及疑點。這份《說明》被媒體證實是由雷洋的同學根據雷洋妻子口述所撰寫,雷鵬表示「內容屬實」。然而,最早發在內地問答類社區「知乎」上的《説明》原文已於5月9日晚23時許被刪除;在新浪微博搜索「關於人民大學雷洋同學意外身亡的情況説明」,亦未能出現任何相關結果。

《説明》稱,由於雷洋夫婦於今年4月剛得一女,其親屬因此來京探望,航班預計於5月7日23時30分到達;當晚21時左右,雷洋從家出門去首都機場迎接,之後便失去聯繫,其手機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狀態。

家屬表示,直到5月8日凌晨1點,雷洋的手機才被昌平區東小口鎮派出所人員接聽,後者通知親屬去往派出所。雷洋家屬到達後,派出所稱「雷洋因涉嫌嫖娼,在警車帶往派出所的途中因心臟病突發死亡」。而家屬隨警察去往雷洋被送醫的醫院後發現,雷洋手臂和頭部有明顯淤血;警方則回應稱,雷洋在警車上「反抗強烈,跳車頭部着地所致」,但家屬要求對遺體拍照留存被警方拒絕。

針對警方在事發當晚的回應,《説明》提出了幾點質疑:雷洋及親屬均沒有心臟病史,為何會突發心臟病?按派出所所述,雷洋已被制服並招供,但為何會嘗試並且成功跳車?醫院給出的死亡時間為22時,之後派出所為何不聯繫家屬?雷洋手機中死亡前幾日的通話記錄、微信朋友圈信息、手機定位記錄等被部分刪除,是何人所為?

另據新京報引述雷洋家屬代理律師彭吉岳稱,家屬還質疑包括未公布的足療店具體地址、事發具體時間、執法過程等諸多謎團。

截至10日下午,警方尚未就上述疑問作出解答。但澎湃新聞報導指,警方承認與雷洋有過肢體衝突,雷洋家屬則會和警方進一步交涉,以確定事件細節。

除了家屬提出的疑點外,警方在通報中提到的「強制約束措施」也引起輿論質疑。中國《治安管理處罰法》僅在第十五條第二款規定,「醉酒的人在醉酒狀態中,對本人有危險或者對他人的人身、財產或者公共安全有威脅的,應當對其採取保護性措施約束至酒醒。」

財新網引述上海市薛榮民律師事務所律師薛榮民稱,「強制約束措施」一般稱保護性約束,多用於醉酒、吸毒及精神病人。而浙江漢鼎律師事務所嚴華豐律師則表示,「強制約束措施」是強行抓捕手段,屬於「警方自創的概念」。

5月10日下午,中國官方媒體人民日報對此案發表評論,稱目前事件許多細節尚待進一步調查核實,但該案引起的熱議「既是對有關部門應對輿情能力的考驗,更是開展互動、樹立司法公信的一次契機。」

6
北京昌平警方稱,此次行動共抓獲6人,除雷洋外的其他5人「因涉嫌協助組織賣淫罪」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聲音

不少人都想像雷洋一樣考上中國最好的大學之一,想要在喜歡的專業裏繼續讀研、在業內認可的期刊上多發幾篇文章,在興趣對口的單位裏謀到職、在競爭激烈的北京站住腳跟。我可能也想像雷洋一樣,用自己的所學來評估環境、遏制污染,一邊看着常外毒地的新聞,一邊暗下決心要為自己剛出世的女兒,在這個國度守護更多的淨土……雷洋生命的軌跡,非但不是人們避險的曲徑;他立足的位置,還是許許多多人都正奮力一躍,且還真得有可能達到的事業台基。但他先行一步的身影突然倒下,撞翻了多少人心中僥倖的天平。

財新傳媒公共政策記者徐和謙

這幾個疑點,如果不能用強有力的證據來一一排除,則昌平警方會陷入大麻煩。尤其刪除位置信息這一點很關鍵,這意味着刪除者不希望手機信息成為不利於自己的證據……一個公民不能模糊地嫖或者「被嫖」,曖昧地被抓,蹊蹺地死去,而為他叫屈的帖子卻被極其麻利地刪掉。靜候真相。

微信公號「驅動評論」,作者「導彈熊」

較之孫志剛案,在魏則西與雷洋這兩樁事情,在連接個體與制度的中間地帶,缺乏了最關鍵的真相。抑或,聯繫兩端的真相地帶,孫志剛時的「真相」之猛虎已經失勢,真相陷入天人交戰中。真相缺乏裁斷,導致的只有是武斷與推斷兩種流向,官民各自持守,在輿論衝鋒中重複劃定各自邊界。

微信公號「舊聞評論論」,作者宋志標

請給出證據,應有執法記錄儀記錄全過程。到底是哪家店,究竟是足療按摩還是嫖娼,其他被抓人等現在是何狀況,事發或抓人時有沒有目擊證人,發生衝突因何而起,又何以致人死亡。雷洋是「順路」去足療店,那麼沿途街道攝像頭應該能夠拍下他幾點幾十分路過何地,據此可以推斷究竟是家屬撒謊還是派出所撒謊。

微博網友 @孫小菇

中國循環經濟協會

死者雷洋生前任職的中國循環經濟協會是經中國民政部批准(2013年8月15日)由原中國資源綜合利用協會更名成立的跨地區、跨行業、全國性的社團組織,由國務院國資委管理,業務上接受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門指導。中國資源綜合利用協會成立於1995年,經原國家經貿委批准,民政部註冊,2003年國務院機構改革後由國務院國資委管理。其主要職責為:為政府制定戰略規劃,健全法規標準,完善政策機制,推進技術進步,開展示範試點,強化宣傳培訓,加強監督管理,推動循環經濟發展,建設生態文明提供技術支持;為行業、企業和會員單位制定發展規劃,編制實施方案,開展項目論證,推廣先進技術和運營模式,以及對政策、管理、技術、市場需求等信息提供諮詢服務;反映企業和社會訴求及政策建議,發揮政府和企業橋樑紐帶作用,推動循環經濟健康發展。(資料來自百度百科)

來源:財新網新京報騰訊網澎湃新聞中國新聞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