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魏則西事件」涉事醫院停診,國家衞計委等介入調查


「魏則西事件」曝光後,國家衛計委、中央軍委、武警部隊等相關部門對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展開調查。來源:網絡圖片
「魏則西事件」曝光後,國家衛計委、中央軍委、武警部隊等相關部門對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展開調查。來源:網絡圖片

最新動態

患有晚期滑膜肉瘤(一種軟組織惡性腫瘤)的22歲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學生魏則西,經百度推廣前往「莆田系」下的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下稱「武警二院」)救治,後被所謂「DC-CIK 生物免疫療法」欺騙,在花費超過20萬元人民幣的醫藥費後病情未有任何好轉,最終於2016年4月12日病逝。

事件曝光後在網絡上引起巨大反響,民眾對於武警、部隊醫院業務外包、以「莆田系」為代表的民營醫院行業整體狀況、百度是否涉嫌推廣虛假廣告、工商部門及衞生部門是否存在腐敗等多方面問題高度關注。

繼5月2日國家網信辦會同國家工商總局、國家衞生計生委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百度公司後,國家衞計委、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衞生局、武警部隊後勤部衞生局也於3日宣布對武警二院展開調查。

4日上午,武警二院已貼出停診通知,宣布暫停一切對外服務,住院患者及家屬需要憑探視證進入醫院。

北京市衞計委相關負責人表示,國家衞生行政部門早已明確要求公立醫院科室不能對外承包經營,北京市民如發現類似情況歡迎投訴。

與此同時,多份疑似是「莆田系」與部隊三甲醫院合辦科室的合同被陸續曝光。此外,也有疑似是「莆田系」醫院向部隊和相關領導送禮的「名單」也在網絡上流傳。

據21世紀經濟報道指,虛假宣傳下的所謂「生物免疫療法」在中國被廣泛採用,其與歐美等發達國家的免疫療法存在技術路線上的巨大差。台北林口長庚醫院腫瘤科副教授張文震表示,「大陸的自體血回輸如 DC、CIK 等根本不是目前國際上認可的免疫治療,也沒有被任何一個國家批准臨床治療。」

5月3日報導:魏則西之死再掀百度醫療推廣爭議,網信辦進駐調查

今年年初,中國互聯網搜索巨頭百度被曝出「血友病吧」事件——該公司將旗下「貼吧」論壇的管理權不加分辨地賣給商業機構,其中的「血友病吧」更被指賣給醫療騙子,引發病友和網友聲討。近日曝光的「魏則西事件」再次將百度的醫療推廣業務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並引發一系列關於生物免疫療法、涉事醫院系統、互聯網廣告法等話題的討論。

5月2日,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下稱「網信辦」)聯合國家工商總局、國家衞生計生委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百度公司,對「魏則西事件」進行調查。另有消息稱,百度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當天下午也被網信辦約談。

希望明天會有好轉,柳暗花明又一村,可以找到活下去的辦法。寫這麼多,就是希望大家不再受騙了。

魏則西生前在知乎網答問

魏則西是西安電子科技大學電腦專業學生,於2014年被發現患有晚期滑膜肉瘤(一種軟組織惡性腫瘤)。在採取傳統的手術、化學治療及放射治療方法後,魏則西與父母又通過百度推薦的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下稱「武警二院」),嘗試宣稱「有效率達到百分之八九十」的「DC-CIK 生物免疫療法」(即樹突細胞—細胞因子誘導殺傷療法)。但在花費超過20萬元人民幣的醫藥費後,魏則西的病情未有任何好轉,最終於2016年4月12日病逝,得年22歲。

一段魏則西生前錄製的視頻近日被網友及媒體大量轉發,他在視頻中聲稱已經歷一年多的痛苦治療,但仍表現出強烈的求生慾望。

「魏則西事件」曝光後,關於這起事件的各類文章及魏則西本人生前在問答網站「知乎」上的留言被網友大量轉發,百度的醫學信息競價排名及武警二院的生物免疫療法均備受指責。

魏則西今年2月在知乎網回答「你認為人性最大的『惡』是什麼?」提問,講述了自身經歷,並指責「邪惡」的百度及涉事醫院(回答未指出醫院名稱),還表示:「希望我的回答能讓受騙的人少一些,畢竟對腫瘤病人而言,代價太大了。」他在回答中透露,百度推薦的第一條信息就是涉事醫院的生物免疫療法,「説的特別好」;而該院醫生也告訴他們,這種療法是美國史丹福大學研發的,該醫院與其有合作,「有效率達到百分之八九十」,能維持其生命「二十年沒問題」。

魏則西續指,在醫治無效後,他通過在美國留學的網友聯繫了很多美國醫院,才發現「這個技術在國外因為有效率太低,在臨床階段就被淘汰了,現在美國根本就沒有醫院用這種技術,可到了(中國)國內,卻成了最新技術,然後各種欺騙」。

百度推廣部門在事件曝光後,於4月28日首次發表聲明,稱在得知魏則西病逝後,便立即與其父親「取得聯繫,致以慰問和哀悼」,並表示在「第一時間進行了搜索結果審查,該醫院是一家公立三甲醫院,資質齊全」。而在事件持續發酵、大量網友質疑後,百度又於5月1日凌晨再次發表聲明,稱「正積極向發證單位及武警總部主管該院的相關部門遞交審查申請函,希望相關部門能高度重視,立即展開調查」,並表示「全力支持則西家屬通過法律途徑維權」。

然而,魏則西父母於5月1日晚間通過財新網發表聲明,稱百度及醫院在事後從未與他們聯繫過。針對網絡及部分媒體傳言指,他們選擇生物免疫療法是主治醫生推薦的結果,並非來自百度搜索,魏則西父母回應稱:「我們確實是通過百度搜索找到的醫院。」他們同時表示:「我們的兒子,和我們,都沒想針對任何機構和個人……我們不想被捲入商業糾葛中。」

截至5月2日晚,武警二院尚未對此事件公開回應。但2日上午,北京青年報報導稱,該院生物診療中心已經停診,但工作人員表示不知道停診原因和複診時間。新浪網報導則透露,曾在該院採用過同種療法的一些病人在看過相關報導後,決定向院方討回做生物診療的費用。

5月2日下午,國家網信辦發言人姜軍表示,近日「魏則西事件」受到網民廣泛關注,「根據網民舉報,國家網信辦會同國家工商總局、國家衞生計生委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百度公司,對此事件及互聯網企業依法經營事項進行調查並依法處理」。

據新華社透露,本次聯合調查組由國家網信辦網絡綜合協調管理和執法督查局局長范力任組長,國家工商總局廣告監管司、國家衞計委醫政醫管局及北京市網信辦、工商局、衞計委等相關部門共同參加,將「適時公布調查和處理結果」。

百度公司隨後表示,歡迎聯合調查組進駐,將「全力配合主管部門調查,接受監督,不給互聯網虛假信息和違法行為留下可趁之機」。另據財新網報導,2日下午,百度董事長李彥宏也被國家網信辦約談。

生物免疫療法究竟如何?

彭博商業週刊中文版編輯詹涓撰文稱,事件中的生物免疫療法並非「假」療法,但由於臨床試驗屢遭失敗,目前在美國僅有兩家機構在進行 DC-CIK 細胞治療研究,其中就包括史丹福大學。文章引述史丹福醫學院媒體關係部 Becky Bach 稱,該醫學院確實有一項 DC-CIK 方面的研究,不過是作為治療骨髓增殖性疾病或骨髓發育不良的輔助治療手段而已。Bach 同時澄清,史丹福大學並未與中國任何一家醫院從事細胞治療方面的合作,她對後者在宣傳中強調是從史丹福引進技術表示不解,並承諾將與律師一起進行調查。

澎湃新聞引述醫學專業出身、長期專注於醫療領域糾紛的律師劉曄稱,該治療技術尚在動物實驗或臨床研究階段,遠未到臨床應用,而國家衞計委也只允許臨床研究。他表示,如果患者及家屬所言屬實,武警二院對患者進行了臨床應用並誇大其療效,這將構成過度醫療和欺詐。

但劉曄續指,即便魏則西不採用 DC-CIK 生物免疫療法,也未必能改變最終的結果,因為滑膜肉瘤惡性程度高,早期容易轉移,預後(病情後果預估)差,「治療技術和魏則西的去世是否真有或者有多大的關係,仍需要醫學認定」。

又是莆田系?

在中國的醫療行業中,民營醫院據稱有80%都是來自「莆田系」(詳見端百科),該醫院系統以婦科、男科、皮膚科及整形美容等爲主,並十分擅長營銷,但也因為誇大宣傳、過度醫療以及收費不合理等問題而廣受詬病。本次的「魏則西事件」涉事醫院同樣被指在莆田系範圍之內。

騰訊網報導指,莆田系的代表人物之一、柯萊遜生物公司董事長陳新賢曾在上海註冊成立了康新醫院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而有消息顯示:康新公司通過承包科室等方式,管理包括武警二院在內的多家公立醫院腫瘤科室,從事醫院網站建設和維護、百度競價排名、在線諮詢等,甚至直接參與臨床治療,而柯萊遜公司則爲這些腫瘤科室提供技術服務。

財新網報導指,在過去十幾年內,隨着百度的崛起、對搜索引擎的壟斷,莆田系醫院逐漸把百度競價排名作爲主要的投放平台,藉此招徠病人。另一方面,醫療行業也成爲百度的廣告收入中貢獻最大的板塊之一,莆田系亦有「百度大金主」之稱。

不過在今年3月,中共中央軍委印發《關於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活動的通知》,要求對社會開放的軍隊醫院、軍隊院校、軍隊科研機構等相關有償服務必須終止,且需要在三年內整頓完畢。這意味着涉事的武警二院等由莆田系承包的武警和部隊醫院或將在不久的未來終止承包合同。

互聯網廣告法何時落地?

2015年4月通過、9月實施的新版《廣告法》第十六條規定,醫療、藥品、醫療器械廣告不得含有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斷言或者保證的內容,不得説明治癒率或者有效率等,並確立了「關係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服務的虛假廣告,廣告發布方連帶賠償」的原則。但是,《廣告法》未能覆蓋互聯網廣告。

2015年7月,國家工商總局公布《互聯網廣告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並表示爭取配合9月新《廣告法》一起實施; 2015年11月,工商總局廣告司司長又在新聞通報上表示,互聯網廣告管理辦法有望年底出台。

該管理辦法第十六條規定:「通過門戶或綜合性網站、專業網站、電子商務網站、搜索引擎、電子郵箱、即時通訊工具、互聯網私人空間等各類互聯網媒介資源發布的廣告,應當具有顯著的可識別性,使一般互聯網用戶能辨別其廣告性質。」

但直到「魏則西事件」,針對互聯網廣告的這項法令仍然遲遲未出台,這也使得百度在逐利的道路上更加有恃無恐。

在今年年初的「血友病吧」事件後,儘管百度宣布停止病種類貼吧的商業合作,只對權威公益組織開放,但李彥宏隨即在公司內部的高管群裏表示:「我堅持認為我們的價值觀是好的,是高尚的,我們是億萬中國人最主要的信息來源,能做到這一點歸根到底是我們提供了對大家有價值的信息,並且讓人們很容易獲得。我們的商業模式沒有根本性問題,全世界的搜索引擎商業模式都是一樣的。」科技網站品玩網主編駱軼航對此表示:「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家裝睡的公司。」

35
百度新興業務對外合作總負責人李政曾於2015年10月表示,醫療健康在百度收入中的佔比已經達到35%。

聲音

我不想死,我21年的奮鬥和努力還沒有化為光和熱,我還有夢想,我想看看這個世界……我無法想象如果我死去,父母將怎樣度過他們的晚年。

魏則西生前視頻

他們(武警二院)當時把這個治療技術(DC-CIK 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寫得、説得那麼好,我們怎麼不去?我們傾家蕩產也要去!當時是到處借錢。我兒子多麼優秀啊,我們一直想把他的病治好。

魏則西母親

雖然之前的商業變現模式廣受詬病,但醫療仍是百度輸不起的行業。

百度新興業務對外合作總負責人李政

反百度的聲音並不能真正威脅到它,實因它的商業模式建立在某種更隱秘的網絡權限上,而這個權限受到了非同一般的保護。

媒體人宋志標

莆田系

莆田系是福建莆田人所轄醫院集合的簡稱,莆田人在全國各地開設私立醫院,並逐步抱團形成一定的組織規模。這些醫院大部分是男科、婦科、不孕不育、整形等專科民營醫院。在國家對公立醫院投入逐年減少,醫院將不賺錢的科室外包的時候,莆田遊醫藉機登堂入室,成爲正規醫院的「醫生」。20世紀末,中國醫院領域掀起一輪「院中院」的風潮,很多民營專科醫院,最初就是以這種院中院(醫院科室承包)的形式存在。當時國家對公立醫院投入逐年減少,醫院會將不賺錢的科室外包。莆田系遊醫通過「老軍醫、包治淋病」等貼小廣告的方式,挖到第一桶金之後,登堂入室,成爲正規醫院的「醫生」。2000年前後,院中院的混亂引起衛生部重視,大量院中院被取消。而此時的莆田系積累的大量的資金,就開始尋求「蛇吞象」:由承包一個科室轉爲承包整個醫院。莆田系也自建大量的醫院,由於它們與生俱來的優勢,這些新建的民營醫院專注於婦科、男科領域,初期經營極不正規,仍保持當年「老軍醫」的風格。2014年6月28日,莆田系成立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國家衛計委網站顯示,截至2014年7月,全國民營醫院11830家,從事醫療產業莆田人6萬人,興辦的民營醫院8000多家。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旗下會員單位達到數千家。(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財新網澎湃新聞騰訊網新京報經濟參考報21世紀經濟報道財經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