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中國高鐵鋪向東南亞,卻在泰國遭遇尷尬


2015年12月3日,中泰雙方代表簽約中泰鐵路合作框架文件儀式。攝:Wasawat Lukharang/NurPhoto
2015年12月3日,中泰雙方代表簽約中泰鐵路合作框架文件儀式。攝:Wasawat Lukharang/NurPhoto

象徵「中泰一家親」的中泰鐵路項目,於2013年10月經中國總理李克強和時任泰國總理英拉確立,此後伴隨泰國政局變化而一度擱淺。泰國現任總理巴育上台後,兩國進行了漫長的談判,但在許多合作細節上仍未達成一致。

項目原定於今年5月正式開工,但泰國近日突然單方向宣布獨自承擔項目費用,不再尋求中國資金支持,還將線路縮短到250公里,不及原規劃路線的三分之一。

不過泰國駐華大使醍樂·倪勇表示,中泰雙方的新一輪談判很快會開始。這將是2015年以來雙方的第10次談判。

這正是我們為何對中方說,這是一個友誼項目,所以不要賺取任何利潤。

泰國交通部長阿空

醍樂·倪勇說,若中國能夠提供好的出價,泰國仍會考慮使用中國的資金。且泰國目前也打算繼續使用中國的技術,包括工程、採購、建設管理,提供列車、信號系統和軌道等在內都由中方負責,泰國推動中泰鐵路項目的原則不變。

雙方的主要分歧在於,泰國覺得中國提議的2.5%貸款利率太高,希望中國提供「友情價」,「不要賺取任何利潤」。泰國方面希望中國將貸款利率降到和印尼雅萬高鐵合作項目一樣,為2%。但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許利平指,在雅萬高鐵項目中,印尼給予了中方高鐵沿線的土地經營開發權,而泰國則沒有。

此外,中國估算的中泰鐵路成本超過142億美元,泰國估算的則為113.6億美元。泰國還認為,既然中泰鐵路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內容,那中國就理應在兩國的合資企業股份結構中投更多的錢,例如總投資額的60%。

若泰國按照4月初宣布的新計劃來修建這條鐵路,則將無法按計劃與中老(中國與老撾)鐵路相連。中老鐵路建成後可以直通中國雲南的昆明,而中泰鐵路的原定計劃,就包括將泰國首都曼谷與泰國、老撾的邊境城市廊開相連,開啟一條「曼谷-廊開-磨丁-磨憨-昆明」的鐵路直通線,作為泛亞鐵路的重要組成。但縮減後的新計劃,只會修建從曼谷到東北城市呵叻的一段,這座城市離廊開仍有約400公里,往昆明的鐵路直通線將由此中斷。

早在今年3月,泰國總理巴育和中國總理李克強在海南三亞的瀾滄江-湄公河合作首次領導人會議中就討論了中泰鐵路項目,會後巴育曾說,泰國決定要獨立融資,而中國則對此沒有意見。

不過4月初的新方案對外公布後,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在21世紀經濟報導撰文,以半官方姿態回應了泰國的決定,指中國要在中泰鐵路這種「標誌性項目」上堅持原則,泰國遲早會意識到,更需要這條鐵路的是泰國,而非中國。他歷數了泰國1998年金融危機後的經濟增長滯後問題,又指「中國沒有那麼迫不及待」。而泰國前總理阿披實也致信現任總理巴育,要求重新評估縮減後的中泰鐵路方案,因為新方案無法與中國鐵路相連,經濟價值將嚴重縮水。

中國在過去幾年已經大量投資東南亞的高鐵建設,去年10月以51億美元拿下印度尼西亞的高鐵修建合同後;12月,連接老撾與昆明的中老鐵路又正式開工。

200
中國鐵建東南亞公司總經理朱錫均曾指,若中泰鐵路得以建成運營,每年將為泰國帶去200萬中國遊客。

聲音

如果我們能實現100%的投資自然是好事,我們就不用和他人分享利潤。但我們沒有這麼一大筆錢,所以我們需要合資。

泰國總理巴育,2015年底

中國有耐心與泰方繼續磋商,還因為我們相信泰國方面遲早會認識到,泰國比中國更需要這條鐵路。

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

中國在與東南亞國家開展基礎設施項目合作的時候,越來越強調「親兄弟明算賬」。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喬新生

泛亞鐵路中國段

泛亞鐵路中國段是在1995年12月,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在東盟第五屆首腦會議上提議修建由昆明經老撾、泰國、馬來西亞到新加坡等國家的國際鐵路,之後陸續得到有關國家的贊同,故被稱為「泛亞鐵路」。鐵路計劃30年內完成,總投資估計超過20億美元,中國計劃投資128億元人民幣。中國將以昆明為中心,由東線(越南)、西線(緬甸)、中線(老撾)三路並進,將中南半島的既有鐵路網一舉串起,經曼谷到達新加坡,預計鐵路總長將達到1萬4600公里,完工日期未知。 (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財經21世紀經濟報導BBC和訊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