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日本央行維持負利率及QQE政策不變,但下調通脹預期


2016年2月18日,日本東京,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右二)在上議院的財政會議上閱讀文件。攝:Toru Hanai/REUTERS
2016年2月18日,日本東京,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右二)在上議院的財政會議上閱讀文件。攝:Toru Hanai/REUTERS

3月15日,日本央行召開貨幣政策會議,宣布維持現有的三級負利率政策及每年增加80萬億日圓(約合7000億美元)貨幣基礎的量化與質化寬鬆(QQE)政策不變。日本央行還下調了對通脹預期的評估,稱通脹「近期走軟」。

值得注意的細節是,在最新的公告中,日本央行刪除了1月貨幣政策會議後「若有必要,將進一步降低負利率」的表述,調整為「若有必要,將加大寬鬆」。

由於此前證券業曾警告負利率可能導致投資資金轉為銀行存款,日本央行決定,從5月開始,對900億美元貨幣儲備基金(MRF)不再實施負利率政策。

消息公布後,美元兑日圓下跌了0.7%,道瓊斯指數輕微下滑0.01%,標普和納斯達克指數則分別下滑0.39%和0.37%。

如有必要,日本央行將採取額外的寬鬆措施,而更多的寬鬆措施可能是從量化、質化和利率三個方面來行動。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

1月29日,日本央行以5:4的投票結果宣布從2月16日起採取負利率,令市場大為震動。根據當時的討論結果,日本負利率政策分為三層結構:現有金融機構存放在日本央行的超額準備金依然按照0.1%的利率,這部分被稱為基本結存(Basic Balance);金融機構存放在日本央行的法定準備金和金融機構因推動央行支持的救助貸款項目增加的準備金適用於0%的利率,這部分被稱為宏觀增長(Macro Add-on);不屬於以上兩類範圍的存款準備金才會依照-0.1%的利率,這部分被稱為政策利率結存(Policy-Rate Balance)。

飽受爭議的負利率實施1個月以來,似乎並未起到想象中的效果,不僅未能提振股市和壓制日圓漲勢,反而助漲了金融市場的緊張情緒,使得日本銀行股大幅下挫。評級機構標普稱,負利率將使日本大銀行的經營利潤萎縮8%,對依賴利潤收益的區域性銀行而言,相應損失更達到15%

2月底出爐的數據顯示,今年1月,日本 CPI(消費者物價指數)同比波動0.0%,剔除食品和能源價格的日本核心 CPI 同比增長0.7%。

彭博在本次會議前對40位經濟學家的調查顯示,35位經濟學家預計日本央行本次會議選擇按兵不動。近90%受訪經濟學家認為,7月末前的四次會議中會有一次進一步放鬆政策。

前日本央行官員、現任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熊野英生在會前表示,「考慮到1月行動造成的困惑,我認為日本央行暫時無法再度降息。取而代之的是,日本央行或許會多次小幅擴大資產購買計劃。」

7:2
由於日本央行政策委員會審議委員木內登英和佐藤健裕均表示反對實施負利率,因此日本央行委員會以7:2的投票結果維持負利率不變。

聲音

在宏觀層面上,企業和家庭有富餘資金。利率進一步下調不太可能導致貸款需求激增。

標普分析師 Ryoji Yoshizawa

日本央行正努力降低負利率對於金融領域的衝擊,因為銀行業者對此政策非常不滿⋯⋯下修經濟評估將是進一步放鬆政策的前奏。

東海東京調查中心經濟學家 Hiroaki Muto

這幾天我們的風險偏好好轉,日圓這些天走強,就如今天。黑田東彥雖為進一步採取行動留下餘地,但目前看來行動的可能性不大。

三菱東京日聯銀行(BTMU)全球市場研究歐洲主管 Derek Halpenny

量化與質化寬鬆

量化與質化寬鬆(QQE)是日本政府為刺激通脹推出的量化寬鬆政策。2014年10月,日本央行宣布將貨幣基礎增長由每年60至70萬億日圓增至80萬億日圓,並將買債規模由每年50萬億日圓大增至80萬億日圓。同時,央行將增加資金投入股市,分別動用3萬億及900億日圓買入日股ETF及房地產信託。管理1.2萬億美元資產的日本政府退休基金(GPIF)亦於同日公布資產配置比例,將日本國債的比重由原來的60%大幅調低至35%,而日股比重則由12%增至25%,海外資產由23%增至40%。(資料來自網絡)

來源:日經網路透社華爾街日報華爾街見聞新浪財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