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情說愛 香港

我的Speed Dating:「萬一遇到Mr. Right了呢?」

他坐在我對面,有口無心地和我搭訕,眼睛卻觀察到場的其他女生,我的Speed Dating就在他伸長脖子四處看的時候拉開序幕。


編者按:島城香港人口稠密,擠地鐵,擠巴士,擠商場,擠房屋,人與人之間的地理空間如此擠,但人心卻很離。

忙,成為都市人的借口。忙加班,忙供樓,忙上網,於是忙到遇不上他或她。據人口統計,2013年,香港20歲至49歲的男女達306.7萬人,未婚的近150萬。

大街上茫茫人海,如何碰見自己的Mr. / Miss Right?既然忙,不如付鈔找人代勞,於是專替忙人找伴侶的各式相親活動應運而生,價格從數百到上萬港元不等。

近年最盛行Speed Dating,中文名為「極速約會」,據說發源於美國大都會,背後有理論支撐:研究發現,普通人一個月裏面新認識的單身異性一般只有一位,但透過Speed Dating,兩三小時就可以認識15個單身異性,看起來,相愛的機率大幅提升。

不過,這種機械化、如找工作面試一般的活動真的可以遇見愛情?但不去白不去,萬一真的遇到Mr . Right呢?就在2月14日情人節之前,端傳媒一位單身女記者就抱著這樣的忐忑心情,第一次體驗了一回Speed Dating。

一對情侶在看日落。攝 : ED JONES / AFP
一對情侶在看日落。攝 : ED JONES / AFP

我被引領到一張枱坐下,隨後來了高高瘦瘦的男士R。在成群的西服男士中,看上去他沒為此花什麼心思,白色的毛衣背心配灰色襯衫,第一顆釦子是解開的,外套是一件拉鏈衫。他坐在我對面,有口無心地和我搭訕,眼睛卻觀察到場的其他女生。我的Speed Dating就在他伸長脖子四處看的時候拉開序幕。

我選擇的這家speed dating網站在香港在業內知名,運營十年。晚宴從8點開始,一直進行到10點半,費用是388港元包晚餐,地址選在銅鑼灣一家開在住宅大廈二樓的西餐廳,如果不用Openrice這種餐廳程式教路,餐廳位置真令人難以發現,食物出奇的簡易又難吃。當然,來此的人們志不在吃,大部分都食不知味。比如說,雖然飲料暢飲,但是男女嘉賓都幾乎不怎麼添加,我猜,為的是避免頻繁的去廁所。

參加的人先兩男兩女隨機坐下,開始用餐,一起分享面前的沙律、披薩、雞翅肉腸蝦餅,差不多有45分鐘時間。所以我和面前的兩位男士交流的時間是最長的。其中一個就是R,職業是高校裏教Computer Science的老師,35歲+,上段感情交往6年告吹。他說不清楚想找什麼樣的,但說要「靚」,然後立馬改口,「就是有眼緣」。這是他兩個月來第三次參加。

坐在我對面的另一個遲到了40分鐘,姑且稱之為K。他西裝筆挺的出現,粉紅色的襯衫、粉紫色的領帶,微捲的頭髮,皮膚白淨,非常寬的雙眼皮。笑起來卻像還沒有下班,例行公事的微笑。

「你多大?」 「你猜呢?」然後微笑、慢慢的眨眼……「你做哪行?」「你覺得呢?」然後微笑,慢慢的眨眼……我心裏默默OS幾句見不得光的粗口,心想這真是一個把肉麻當有趣的人。

K做的是項目策劃經理, 39歲,平時一到週六都在加班, 他也是這種speed dating的常客。他說兩年半前參加過無數次,當時剛剛分手。現在是覺得想安定的找個人結婚。

好不容易,晚上8時50分,第一個破冰遊戲環節正式開始。男女嘉賓都會收到不同的單張。「請圈出四種擇偶時較喜歡的性格」,然後在場內找到和你所選的四種性格特徵匹配的男士名字。 對女生的單張上:有男士風度、喜歡家庭生活、職業穩定、性格誠實等,表格列出了16種不同的特質。而男生常常會圈的包括:溫柔、活潑、顧家、美麗等等。

這張表格還有個好處,當你在速配進行時,你想問對方,你喜歡哪種類型的女生,對方把表格給你看,你對號入座即可。

遊戲結束後,8分鐘正式開始,女生的位置固定不變。8分鐘一到主辦方搖鈴,男生起身換位。

每個人面前都有一張表格,每個男生的名字後面有空格可以填筆記。有了這張官方發的表格,寫筆記就不會尷尬了。事實上,當我見到第5、6個的時候,我都有點想不起來前面兩三個都誰是誰。名字和臉很難對上,而筆記上的特征可以幫我們更準確的定位人物。

12個性格各異的男生輪番坐在了我的面前。他們的年齡大多在35歲以上(主辦方限定40歲以下),印象中只有2個35歲以下。但他們的年齡確實不具有辨識度,即使幾個就是39歲左右,看上去也僅僅像30出頭。

他們非常模糊的介紹自己的職業,大致有投資管理、市場、美容醫師、測量師、工程管理,當中IT業和會計都有兩三個。沒有人互相深究職業的具體內容,因為那似乎不是重點,而且8分鐘遠比想象的要過得快。

他們職業各異,卻遇到同樣的煩惱,事業佔據了他們大部分的時間,而且工作圈子太小,認識不到異性,而統一經驗是「身邊朋友的朋友都認識過了,沒有化學反應,平靜如水。」

部分人表示經歷過一段很長時間的戀愛,可能是五年、六年,但因為各種原因止步于踏入婚姻殿堂之前。他們中有人的前女友家裏太有錢,家庭背景不配;還有一個男生說他的前女友想去日本深造,「有些女人太厲害了,就遠走高飛了」;當然最多的人會告訴我一個顛撲不破的男女分手理由:性格不合。

通常他們會自我介紹,然後說自己的愛好。而這些人的愛好清單,多數會說自己空閒時喜歡「打波」(打球)、行山、有時打機(打遊戲)。這當中有兩個男士有意無意的說著他們喜歡週末開車到處兜風。 我原本以為大多數人會有一項是「看電影」,但沒什麼人提到這一項。

在8分鐘的時間裏,有些人的性格就和他的作推銷員的職業一樣,滔滔不絕像推銷產品;也有人非常緊張,說話結巴,靠手勢在空中揮舞來幫助自己發揮。

我遇到年紀最小的男生是26歲。在一家歐洲公司工作。 他說他的工作環境太灰暗,稱公司內为歐洲人喜怒無常,而且年紀很大,有代溝,辦公室每天上演「宮心計」,他只想從這個speed dating找個真誠交往的朋友。

這當中還有個做醫學美容的醫生,按理來說周邊根本不缺女生。原來一年前他離過婚,有兩個孩子,而離婚的原因是兩個人都犯了錯。他說失敗的婚姻給他最大的人生教訓是,「我想找個正正經經的好女孩。」

一對情侶在元宵節燈飾前走過。攝 : Peter Nicholls/REUTERS
一對情侶在元宵節燈飾前走過。攝 : Peter Nicholls/REUTERS

在整場速配中,只有一個工程師的男生讓我覺得有點特別。他說話慢條斯理,一上來就對我的英文名字很感興趣,耐心的聽完我解釋這個名字的由來。談到興趣愛好,他說他喜歡讀書,一個理工男喜歡看書絕對是加分。但當我問他為什麼參加speed dating, 他很認真的說這是他2016年的計劃, 沒錯,他用了「計劃」這個詞。他36歲,但他之前沒拍過拖。他的人生需要按部就班,先事業有成,再建立家庭。

還有一個做人事管理HR的男生,他先像HR一樣,問了我幾個基本人事問題:家庭、背景、工作,對香港的印象、未來準備在哪裏發展。

我發現他們的身體語言看得出他們對你的興趣度。當我再次和R相遇坐在一起,他把身體往椅背上一靠,開始和我談今晚的食物到底有多難吃,從雞翅、意大利麵一路點評到甜品。

當K又坐在我面前,第二次對坐始終可以談得深入些。我說你的樣貌和職業怎麼會缺女友,「你沒看到我前面遊戲的時候我一個人在吃飯嗎?我其實不喜歡社交。」他收起了之前輕浮的微笑,他說他前一個女友拍拖5年,因為去澳洲working holiday 發生意外走了。我有點對之前輕易的判斷感到抱歉。

我問K,有遇到合適的嗎?K說有些人first moment(第一刻)就能確定的,有些人可能是第二個、第三個moment,「但speed dating只有第一個moment,也沒辦法。但還是要努力試試。」事實上,參加者大多數參加過好幾次這樣的speed dating,會計A跟我說,這是他第三次參加,上一任女友就是上一次這樣的活動結識到的。

說的都是男生,我也有留意同場的女參加者。坐在我旁邊的女生是個美女,自然成為全場的焦點,凡是坐到她面前的男生講話立即「自動波」,滔滔不絕又眉飛色舞。

結束時,走出店外,下著雨,地上濕,一個男士伸出自己前臂說:「扶著我,慢慢啊。」然後我看到旁邊那嬌羞的美女伸出芊芊玉手搭在他的前臂上,從她面前的兩格台階走下來……

回到故事發生的最最初,我宣布正準備參加這場speed dating,身邊一群高冷又八卦的媒體人幾乎不相信speed dating能遇到什麼真愛,但在我趕往參加speed dating親身體驗之前,他們又好像問我也問自己:「你想過嗎,萬一遇上Mr. Right呢?」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