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中國資本外流問題究竟有多嚴重?


中國資本外流問題顯著,政府採取多項措施進行遏止。攝:Kim Kyung-Hoon/REUTERS

由於人民幣的持續貶值和外匯存底的日漸消耗,中國政府正加大力度遏制資本外流。

1月28日,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人士說法,稱中國政府推出多項新措施,包括限制在華外資公司將利潤匯回所屬國家的額度,收緊在港銀行發放貸款的人民幣資金池,及禁止人民幣基金進行海外投資。該人士還表示,中國央行正考慮允許外國居民和企業購買定存單等方法,以吸引資金迴流。一位供職於四大國有銀行的高管則表示,境外人民幣貸款業務已經名存實亡。

同日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透過官方微博回應,稱該消息不屬實,外管局相關政策並無變化。

資本外流成全球焦點

中國外匯管理局1月21日公布的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結售匯逆差高達4659億美元。而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數據,2015年新興市場資本外流達到破紀錄的7320億美元,其中中國佔大部分。1月26日,摩根大通亞洲首席策略師 Adrian Mowat 接受訪問時稱,中國2015年資本外流額估計為6500億美元。

在剛剛閉幕的冬季達沃斯論壇上,中國的資本外流問題也成為焦點之一。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呼籲中國政府實行更嚴格的資本管制,以阻止資金大規模外流,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也回應稱,「大規模動用外儲不是一個好主意」。

前中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余永定1月28日在博客中表示,決策者應該停止干預外匯市場,保護外匯存底。

貿易數據偏差投射資本外流現實

除了官方數據中可見的外儲下滑,對外貿易中也潛藏着資本外流的信號。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的數據,2015年12月,中國內地從香港進口的產品貨值為人民幣1.05萬億元(合1641億美元),較上年增長64.5%;然而香港政府統計處報告稱,12月香港對中國內地的出口額為1681.3億港元(合215.7億美元),增幅不足1%。華僑銀行高級經濟學家謝棟銘表示,「中港公布數據的差異超出我的預期……這其中巨大的差異顯然不僅是季節因素,這很可能與利用境內外價差擴大而進行的虛假貿易有關。」

三菱東京日聯銀行全球市場研究部門主管陳仲華也稱,這一數據偏差非常符合人們利用貿易賬戶將資金轉出中國內地的做法。他表示該做法在發展中國家是由來已久。通過高報進口貨物的貨值,低報出口貨物的貨值,資金可以順利被套至境外。

澳新銀行的經濟學家楊宇霆還表示,在岸人民幣和離岸人民幣之間的巨大匯差,也會促使投資者將貿易作為金融套利的潛在渠道。由於離岸人民幣市場的匯率更能反映投資者對人民幣價格的貶值預期,在岸與離岸人民幣市場一直存在明顯匯差,這一數字甚至在1月6日達到破紀錄的1600點。

遏制資本外流,中國採取了哪些措施?

根據南華早報的總結,自去年3月以來,中國再未審批境內居民透過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投資海外市場的新額度,機構申請也已叫停。去年11月,中國政府破獲了金額高達4100億人民幣的地下錢莊案,相關部門並表示將繼續打擊非法外匯交易。

此外,中國央行在2015年年底要求部分境內銀行暫停向離岸機構提供跨境融資,並於1月11日進行窗口指導,要求部分在港中資銀行儘量避免離岸銀行間市場的人民幣拆借。據知情人士透露,上海部分銀行近期還要求各分支機構嚴格規管個人結售匯業務,包括嚴查分批購匯出境行為。

不過,這些措施在遏制資本外流的同時,也加劇了市場的恐慌情緒。瑞穗證券的經濟學家、曾就職於歐洲央行的沈建光表示,需要進行清晰的市場溝通,而中國政府最近的舉措並不是很透明。

1080 億美元
根據中國央行公布的數據,2015年12月中國外匯下跌1080億美元,創下史上最大單元降幅。

聲音

我們並不認為中國將採取嚴厲的資本管制措施,因為當局不希望破壞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和資本賬戶開放的進程。靠堵是沒有用的。

國際金融協會的公告

我不認為中國的資本外流現在有那麼嚴重,當然了這種情況如果再持續兩年,就有麻煩了。

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的學者 Derek Scissors

資本外流

資本外流通常指的是在一個國家或區域內發生的大規模資本流出。一國發生資本外流時,貨幣將會貶值,長期而言進口成本將上升。若在短期內發生劇烈的資本外流,甚至可能發生中央銀行或者國內其他銀行所持有的外幣儲備枯竭的情形。(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華爾街日報路透社南華早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