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灣大選 台灣 看政見選總統系列之二

選舉一路減稅,究竟便宜了誰?(下)

雖然稅制不公已是社會普遍共識,但走在稅改道路上,曾巨威形單影隻;他感慨,少了群眾基礎,再好的稅制改革都可能只剩一場空,只會隨着政治氛圍起舞。


圖為台北夜景。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圖為台北夜景。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這次選舉,國民黨和民進黨分別在2015年11月上旬和下旬公布了全國不分區立委的名單和排名。輿論和兩黨發言系統少不得要拿彼此名單做一番比較,特別是名單裏的「亮點」。在台灣的政治討論話語裏,它通常指的是「學者」和「專業人士」,最好還要此前與該政黨關係不深,如此更顯「清流」。

4年前,曾巨威就曾經是國民黨名單中的「亮點」。除了他,國民黨還提名了罹患罕見疾病的楊玉欣,以及關注兒童福利的社運人士王育敏等3人。

一家媒體社論當時這樣評價這3人的提名:

「一舉翻新了國民黨的刻板和老舊形象,展現了它改頭換面的企圖。」

「比起民進黨不分區名單充滿爭議和派系分贓色彩,國民黨這份名單在道德宣示、政策指向和憧憬勾勒上,都不僅更勝一籌而已。」

朱立倫定調 證所稅倒地

但4年的任期即將結束,楊、王兩人姑且不論,至少曾巨威卻是帶着強烈的「壯志未酬」的沉重感交卸了立委職務。其中最讓他感到遺憾的,莫過於2015年11月17日正式在立法院遭到廢除的「證券所得稅」。

在台灣,依現行規定買賣股票證券要課徵千分之三的「證券交易稅」,但以往賺了錢,卻不必繳交「證券所得稅」。有評論者形容,比起香港、日本、韓國、新加坡和美國,台灣是極少數「買股票賺了錢卻不必交所得稅」的「投資天堂」。

該不該徵「證所稅」的爭論始終不斷,財團、企業的反制力道也極為強勁。從台灣開辦證券市場的1950年代起,政府曾經4次嘗試開徵證所稅;2012年馬英九政府第5次嘗試開徵此稅。

談到「證所稅」,曾巨威依舊從「賦改會」談起,彼時「賦改會」原本只打算運作1年,卻因為面臨金融海嘯,因此延長半年。「一開始的召集人是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後來他跟着行政院長劉兆玄下台而離開。換上來的副院長,就是朱立倫。」

接手行政院副院長後,朱立倫順勢成為「賦改會」召集人。朱立倫接手時已是賦改會進入後期階段,「那時我們在討論是不是要課徵『證所稅』,許多學界代表站在租稅公平立場上,都是贊成課徵的。只是怎麼徵會比較好,還得再討論。」曾巨威說,當時行政單位的代表持反對意見,反對的根本原因就在於金融海嘯。「在行政單位強勢的結果下,做出了不課徵的結論。」

「去年『證所稅』爭議時,朱立倫提起:『當年在賦改會就說不課,2012年又說要課』,朱立倫這套說法,就是這樣來的。」回憶起這段,曾巨威說,自己從沒想過,當年這段往事,如今會被朱立倫濃縮為一句簡單的結論,輕巧的翻掉多年下來關於「證所稅」的辯論,並且將「賦改會」拿出來作為廢除證所稅的擋箭牌。

總統大選前夕,做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朱立倫表態支持廢除「證所稅」後,早已在旁虎視眈眈的立委也立即一擁而上,將「證所稅」從修法推向廢止的懸崖邊。

當朱立倫對「證所稅」表態後,不論是黨團或是行政體系,皆以「廢除證所稅」為一致目標,但在急着朝向目標奔跑的同時,許多稅制公平上的問題卻顧不得了。

回憶起這段時間投注在「證所稅」上的攻防,曾巨威說:「一開始我是把我的修法版本給洪秀柱的,那時她還沒被換掉,她看了以後也支持,所以就推了我的版本出去。」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政治的詭譎不在預期之內,國民黨換了總統候選人,也讓修法的步調大轉彎。

曾巨威感慨,朱立倫一句話讓國民黨全面倒向「廢除證所稅」。而在整體風向轉彎後,廢除「證所稅」已經勢不可當,「結果黨團本來推的是我的修法版本,但後來變卦。那天協商到四、五點,我還是爭取不到,黨團仍舊決議要廢止『證所稅』。我就說那我要要回我的版本,自己另外再提。」

回想起那段過程,曾巨威攤了攤手說:「但我要自己提案就得照流程找10個連署。可現在是選舉前,很多立委根本不在,而且有些立委在黨團決議前,也不敢為我簽名。」為了拚連署人數,曾巨威讓助理全放下手邊工作,趕緊半哄騙的弄到10個連署簽名。

最後終於湊上10個簽名,「至少我留下一個記錄,5年、10年後我們再來檢驗,我這時說的到底對不對。未來新的執政者如果還敢推『證所稅』,我就不信不用我的方式,會做得成!我就不相信,我幾十年搞這東西,我會輸給任何人!我就眼睜睜的看着。」曾巨威信誓旦旦地說。

「要廢『證所稅』,但怎麼廢,好歹也要重新想一下吧!」曾巨威說,過去因為開徵「證所稅」,所以把「最低稅賦制」項目中,原本有的「個人買賣未上市櫃股票,證券交易所得列入最低稅負計中」這項拿掉,避免重複課稅。但這次要把「證所稅」廢掉時,「我說那你好歹要把這項放回去吧,因為之前是避免重複課稅才拿掉,如今沒有重複課稅,應該加回來。但財政部長張盛和聽了只是兩手一攤說:『我知道啊,但現在無法談啊!』」

曾巨威直言,當朱立倫對「證所稅」表態後,不論是黨團或是行政體系,皆以「廢除證所稅」為一致目標,但在急着朝向目標奔跑的同時,許多稅制公平上的問題卻顧不得了,「所以我很傷心。你看(朱立倫)一個人說的話和作為可以傷得多大。」

「台灣的稅改歷史經驗上,民眾雖然對於稅制不公有許多抱怨,但真正在進行稅改時,那些支持你的人,反而不見了,甚至反過來罵你。」曾巨威解釋,因為民眾雖然對稅制不公有強烈意見,但民眾更容易受到市場波動的影響。換句話說,稅制改革一旦碰上市場波動,民意反而成了反撲的力量。沒有選在對的時機推行,再好的稅改政策都將缺乏群眾基礎;少了群眾基礎,再好的稅制改革都可能只剩一場空,只會隨着政治氛圍起舞。

孤臣無力可回天,或許正是曾巨威在「證所稅」上的印證,雖然稅制不公已是社會普遍共識,但稅改之路卻形單影隻,即便民意也不站在他那邊,「今天我變成孤零零地自己推着我的方案。」

圖為台灣一家證券交易所,一名女士正在閱讀財經新聞。攝:Mandy Cheng/AFP
圖為台灣一家證券交易所,一名女士正在閱讀財經新聞。攝:Mandy Cheng/AFP

「證所稅」一倒 利益團體一哄而上

「證所稅」這塊骨牌倒了以後,後續效應立即湧現。「利益團體一看到『證所稅』被廢掉,馬上覺得(降稅)又有希望了。」曾巨威說,「證所稅」的失敗,這一起頭,讓周邊虎視眈眈的人提出進一步要求,開始要求減稅、降稅,「『二代健保』就是其中一個,馬上有人跳出來說股利所得繳這繳那,繳了一堆稅,還有二代健保要繳。」這麼一起鬨,「二代健保」課徵門檻就從5000元(新台幣,下同)提高到2萬元。

另一邊,國民黨籍立委潘維剛則是提案「調降股利所得稅」。這項提案內容主要針對目前股利所得最高累進稅率40%,修法後將以20%稅率為單一稅率門檻;也就是說,股利所得賺再多,一旦修法通過,未來最高也只需要繳20%的稅。

一次選舉的當頭,碰上稅改法案的爭辯,就可能影響了整體稅改的氛圍,並足以破壞走了好幾年的稅改歷程。

這些優惠資本利得的降稅修法,恐將加深稅制的不公平。以「調降股利所得稅」為例:若將股利所得分為五分位,所得最低的20%,平均每年股利所得大約208億元;而所得最高的前20%,所得平均4619億元,佔股利所得總額的7成6,更是最低20%的22倍。

過去這些高股利所得者,最高得繳到40%的稅,一旦修法將最高稅率改為20%,國庫1年得損失7百多億稅收。加上這項減稅法案,減到的稅多集中在「綜合所得稅得繳30%以上」的高所得家庭,是全台灣不到5萬戶的金字塔頂端族群。減稅法案一推出,就連張盛和也大驚失色,無法認同。

好在這項提案引發外界撻伐,「那時潘維剛也打給我,跟我解釋她為什麼提這案,背後有多少壓力團體……。我那時告訴她,怎麼處理比較好。再後來這案子也沒出委員會,所以暫時不會有什麼後續了。」但曾巨威提醒,一次選舉的當頭,碰上稅改法案的爭辯,就可能影響了整體稅改的氛圍,並足以破壞走了好幾年的稅改歷程。

產創條例 租稅優惠借屍還魂

雖然「調降股利所得稅」暫時擋住,但曾巨威當年參與「賦改會」,好不容易使之落日並取消租稅減免的《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卻在選舉的當頭,順勢借屍還魂。曾巨威解釋,「現在立法院討論的《產業創新條例》修法,其中許多條文就是沿用過去《促進產業升級條例》中的租稅優惠。」

曾巨威說,這次主要提案的國民黨籍立委李貴敏,過去在財政委員會便早已提過修法版本,只是當時受到委員與財政部的大力反對,畢竟好不容易才取消的租稅優惠,短短幾年又死灰復燃的話,等於是為過去的稅改之路狠狠乎上一巴掌。

財政委員會上走不通,李貴敏後來轉往經濟委員會,同時在經濟委員會中再度提案修法。「李貴敏在經濟委員會裏提的案,已經把一些財政委員會裏反對的優惠拿掉,恰好又碰上經濟部正為了『留住人才』而煩惱,因此經濟部也把分紅留才給予租稅緩徵等優惠放進去。」修法條文一減一增,加上選舉、景氣轉弱、國民黨選情積弱不振等因素,財政部長也不敢再堅持反對。立法院休會前夕,《產業創新條例》修法果真順利過關。

要動到體制,又能降低市場動盪,才有辦法獲得民意支持,再再都考驗着改革者的手段。但現實是,光是在委員會和其他立委溝通,就已碰得一鼻子灰。

2012年擔任不分區立委至今,走過大大小小稅制修法、立法,曾巨威認為,馬英九第二屆的任期中,的確有着對於稅改的雄心壯志,才會找他進入立法院。只是租稅改革不但得要天時,還得有地利與人和。曾巨威說,要動到體制,又能降低市場動盪,才有辦法獲得民意支持,再再都考驗着改革者的手段。但現實是,光是在委員會和其他立委溝通,就已碰得一鼻子灰。

「前面兩年,我常常講完我要講的就退席走人。後來發現這樣不行,我一走,他們反而覺得:『找碴的走了!』接下來就隨他們搞了,所以後面兩年,我就死拖活賴待在會議室裏,捍衛我的立場。」曾巨威說,戰到最後一刻即使依舊失敗,至少在記錄上留下一筆。

4年任期即將結束,國民黨新一波的不分區名單,在曾巨威眼中,少了一點專業,多了點派系政治的味道,和4年前充滿「亮點」的名單有些落差。對此曾巨威透露,早在國民黨不分區名單出爐前,他曾寫了一封信給朱立倫。

「過去因為我和他岳父高育仁有些交情,高育仁曾經介紹他給我認識。不過中間十幾年沒有聯繫,他待在政治圈,我留在學術界,再見面時已是在『賦改會』。」曾巨威說這次選舉,他以黨員和不分區立委的身份提了些建議,認為不分區立委應該可視為「內閣儲備人選」,不但擁有民意基礎,同時透過立院的訓練,熟悉行政機關的運作。

「他沒有回信。後來出來的名單,我們也看到了……。」曾巨威說。雖然朱立倫在政策辯論上提及要課徵「富人稅」,張盛和也曾當着曾巨威的面承諾要調整「綜合所得稅扣除額項目」,增加一般民眾的扣除項目,減少富人可抵扣的內容,不過調整扣除額項目,還得等到新一屆立委誕生,屆時仍有許多未知數。

反觀民進黨對稅改態度,選前着墨並不多。曾巨威說,「很簡單啊,選舉前嘛,當然不碰,要提也只提『減』的,像2008年那時大選,大家也很小心啊,民進黨提『廢遺贈稅』,國民黨則是提會成立『賦改會』。」

臨走之際,曾巨威最掛心的,是另一個他一手推動的「房地合一」課稅。當初「證所稅」一通過,輿論抨擊「證所稅」將衝擊股市的言論就沒停過,如今「房地合一」通過,曾巨威憂心,輿論會再度將它視為房地產不景氣的替罪羊,讓稅改再度前功盡棄。「我現在要求財政部長承諾,在他任內以他的烏紗帽保證不再變動『房地合一』。但是選完以後,誰知道呢?」

台灣 2016台灣大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