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永恆的文具 專題1

手機時代,你為什麼就是想買筆記簿!

到底人人都用手機記事的年代,為什麼還是有綿綿不絕的人群想要用記事簿?為什麼他們放棄拇指的戳,而要去五指抓住一支筆、鋪開一頁紙?


[編者的話]我們關注那些在科技時代,令人沉迷的文具,關注千種文具把人俘獲的原因,關注那些情願身陷文具之樂的人們……

從事廣告設計的 Nic ,喜愛將在雜誌見到的剪下貼在筆記簿中,日後做參考。攝:王嘉豪/端傳媒
從事廣告設計的 Nic ,喜愛將在雜誌見到的剪下貼在筆記簿中,日後做參考。攝:王嘉豪/端傳媒

每到年尾,我都會翻翻自己的記事簿,看看年初定下的目標,到底有多少能完成得到。就是這樣──

大概太多人家裏平白存放着幾本用不完的記事簿……
大概不少人買時雄心壯志,幾個月過去已疏於光顧……
大概每到新年,跑去給自己買本新手帳目,不是很難,但就能帶給你煥然一新的良好自我感覺,而你喜歡的其實是那個感覺……

話說年尾又到了熱買 Schedule Book /手帳的時節,但到底人人都用手機記事的年代,為什麼還是有綿綿不絕的人群想要用記事簿?為什麼他們放棄拇指的戳,而要去五指抓住一支筆、鋪開一頁紙?

填詞人 Tim 是筆記簿控,愛儲不同的簿,每本也填寫得滿滿。攝:王嘉豪/端傳媒
填詞人 Tim 是筆記簿控,愛儲不同的簿,每本也填寫得滿滿。攝:王嘉豪/端傳媒

我們訪問了七位時至今日仍然戀棧記事簿的人,有 IT 程式員、有蛋糕師傅、有廣告人也有公關經理,當然,也包括本來就愛用筆記簿的創作人,且聽聽他們告訴你,紙筆仍未被科技取代的五大原因。

01 紙筆:時空總是無邊界

筆記簿:隨時隨地;可隨自己心情轉換不同字形,筆觸;容量擴生相對簡單,便於剪貼和整理;順應創作靈感,手寫最方便……

手機/電腦:沒電就玩完;要下載、比較 app ;手機記憶體容量有限;未必能滿足隨時隨地即興而來的靈感……

靈感一到, Nic 就拿出筆記簿出來畫畫畫。攝:王嘉豪/端傳媒
靈感一到, Nic 就拿出筆記簿出來畫畫畫。攝:王嘉豪/端傳媒

作為記錄靈感的工具,筆記簿優於手機的地方,就是沒有時間與空間的限制。

從事廣告設計及攝影的 Nic Rouge 特別抗拒電子記事,「我覺得挺不可靠,沒電時就什麼也看不到,令人抓狂!而且記事時明明可以隨心情轉換不同字型及筆觸,為何要花功夫在 app 中選擇?所以手機中沒有安裝任何記事用的 app ,我慣了在紙本上記下所有東西。」

Nic 要常為廣告設計 layout ,所以會有個習慣,會將雜誌見到的靚相剪下貼到記事簿中,等他日找設計靈感時翻看,「手機記憶體會滿,而且每次總不知放了在哪個 folder ,還是記事簿便於剪貼,容易找。」

Tim 所有詞作均用手寫,不喜歡在電腦中填詞。攝:王嘉豪/端傳媒
Tim 所有詞作均用手寫,不喜歡在電腦中填詞。攝:王嘉豪/端傳媒

同樣喜歡在筆記簿上填寫靈感的,還有填詞人 Tim Lui ,她亦贊成 Nic 的看法,喜歡筆記簿隨時隨地可以使用,「我對『簿』有極大的喜好,最常帶出街的當然是與填詞有關的,內裏會寫很多文字靈感,也有不少作品是在這本簿填好的。我不會在電腦中填詞,因為靈感隨時來到,乘車途中突然想到就要記下來,沒有什麼比手寫方便。

02 記錄和表達:自如起來

筆記簿:可以有格線也可以沒有,沒有固定格式;修改起來方便;方便展示結果……

手機/電腦:必須跟隨固定格式;很難對着電腦起構思;修改起來麻煩……

喜歡素色的 Jenny ,選擇筆記簿偏向簡約款式,但打開裏面卻是七彩繽粉的插圖。攝:王嘉豪/端傳媒
喜歡素色的 Jenny ,選擇筆記簿偏向簡約款式,但打開裏面卻是七彩繽粉的插圖。攝:王嘉豪/端傳媒

除了方便記錄,手寫還令你可以自由地表達,幫本地小說作家深雪繪畫插圖的 Jenny Suen ,就有一本私密插圖集,「它是用來記錄插畫靈感的,雖然真正用來交貨給客人的插畫作品,多數是在電腦完成的,但我還是喜歡先在紙上起稿,始終習慣將意念先畫在紙上,對着電腦很難構思,而且坐車時想到什麼就可以畫低,這是紙筆較方便的地方。」

有時整頁是文字,有時是插圖, Nic 的筆記簿沒有固定格式。攝:王嘉豪/端傳媒
有時整頁是文字,有時是插圖, Nic 的筆記簿沒有固定格式。攝:王嘉豪/端傳媒

那種表達的自由, Nic 也深深認同,「我自己思路十分跳躍,總不依常規走,有格有線的簿,絕對不適合我,我很怕受到格與線的規限,因為我突然會寫滿整頁文字,忽然又會整頁紙只畫一幅小插圖,每頁記事簿都沒有固定格式,沒有格線規限,才可以用得自如,這都是用手機記事難以滿足到的。」

不過最叫記者吃驚的,是竟然從事 IT 行業的,亦不支持用電腦記事!而且據他說,這甚至是程序員們的普遍狀況,除非是那些應大公司要求的程序員!幫客戶建立手機 app 及網頁的 Aaron Lai ,一直依靠筆記簿與客人溝通,

其他工作 Arron 會在電腦內完成,但畫界面卻是靠筆記簿與客人溝通。攝:王嘉豪/端傳媒
其他工作 Arron 會在電腦內完成,但畫界面卻是靠筆記簿與客人溝通。攝:王嘉豪/端傳媒
有時一些系統結構,也是先靠手畫再決定落實的。攝:王嘉豪/端傳媒
有時一些系統結構,也是先靠手畫再決定落實的。攝:王嘉豪/端傳媒

「你要給對方看界面是怎麼樣,直接在紙上畫是最佳的方法。尤其是客人總是喜歡改動,如果在電腦中繪畫,改動時要在軟件中搞一大輪,很花時間,客人未必有這個耐性,反而在紙上加加減減更易令人明白,省卻不少麻煩。

03 用手畫下點滴,我便記得點滴了

筆記簿:手寫的同時,刺激大腦記憶……

手機/電腦:無「寫」的過程,大腦不察覺……

手寫就是記憶, Rosanna 說寫下的事特別有印象。攝:王嘉豪/端傳媒
手寫就是記憶, Rosanna 說寫下的事特別有印象。攝:王嘉豪/端傳媒

當然,筆記簿並非每個人都需要用,但記事簿卻是另一回事,生活繁忙如此多瑣碎事,不記下不行,但到底用手機還是手寫記事,每日行程排得緊密、鐘錶集團公關經理 Rosanna Lee 就有這個看法,

「小時候讀文科,總會將書本中的資料抄一次出來,抄完就會記得住,出來工作仍緊守這法則,將需要記低的事情寫下來,包括每日的行程,就不會遺漏了。」

她始終堅持手機是取代不了這個功能,

用手機記下的確方便,但沒有了寫的過程,記不進腦袋的。手寫就是那麼奇妙,寫完一遍就記下了,好像在腦中已默念一遍,其實有時連翻看也不需要。」

跟 Rosanna 一樣想法的,有 LAB 精品店店主 Ambrose Leung ,不過他的要求更高,「都市人很多東西都很即食,在手機戳幾下記下事情就算數,就算肯拿起一支筆記下來,也要即時寫到,最緊要快,沒有時間去停一停、想一想,太即食太方便令人往往錯過了中間的一些過程。」

愛用鉛筆的 Ambrose ,鍾情於鉛筆那種淡淡然的木香。攝:王嘉豪/端傳媒
愛用鉛筆的 Ambrose ,鍾情於鉛筆那種淡淡然的木香。攝:王嘉豪/端傳媒

就是這個原因, Ambrose 的書寫工具清一色是鉛筆,「鉛筆的特質是未必可以拿上手就寫到,筆頭鈍了要刨尖才可以用,我習慣了什麼也未開始寫之前,就先將筆筒中所有鉛筆拿出來鋪在桌面,看看哪支筆未刨好,逐枝筆刨好了才開始寫,一邊刨一邊可以整理思緒,讓人在繁忙生活中,能好好停下來思考,再落墨寫的時候,往往會有更好的想法。」

而且Ambrose 寫的主要是 to-do list ,「全都是工作上及生活上要完成的事,寫的過程很奇妙,會讓你記憶加強,基本上會令你對要做的事情更上心,在手機中記事,是沒有這種效果的。」

用插圖來畫食譜, Bonnie 就可以記好整個烹調過程。攝:王嘉豪/端傳媒
用插圖來畫食譜, Bonnie 就可以記好整個烹調過程。攝:王嘉豪/端傳媒

說到增強記憶,開店製作糖果及曲奇的 Bonnie Wong 就有另一番體會,一心想出版繪本烹飪書的 Bonnie ,她的筆記簿很有趣,每打開一本,也是畫滿食物插圖的,

「我每次去旅行都一定要學烹飪,你有否發現有時去完旅行,未必會記得去過什麼地方、見過什麼人?我就怕會有這個情況,所以會將當中的點滴都畫下來,等於將整個過程重溫一次,尤其是學煮的餸菜,畫一次就會記得整個烹調過程。

04 分明是紙張控

筆記簿也好,記事簿也好,不單有不同的使用原因,許多用家對簿也各有要求,而且往往是微細到你可以懷疑他是否是偏執狂:

粗線還是幼線……
實線還是虛線……
線與線之間要隔幾闊……
紙邊是否有孔……
紙的顏色是純白還是偏米色……
筆記簿是圓角還是尖角……
有沒有橡筋縛住……
有沒有暗格收納小物件……

例如 Jenny 就跟 Nic 一樣,要求是飛走格線,每頁只能是一堆排列整齊的暗點,

有格線就不方便作畫。但如果是純白的紙張,畫直線時又很易變歪,選這種有點點的,就既不會干擾到構圖,畫線時又有個參考。」

行距夠闊,才可以容納到 Rosanna 的文字。攝:王嘉豪/端傳媒
行距夠闊,才可以容納到 Rosanna 的文字。攝:王嘉豪/端傳媒
Jenny 對紙張的要求,就是要沒有任何格線。攝:王嘉豪/端傳媒
Jenny 對紙張的要求,就是要沒有任何格線。攝:王嘉豪/端傳媒

Rosanna 的要求卻與別不同,「最重要是行距夠闊,因為我手寫的字體積偏大,太幼細的行距寫不到,但一定會選印有橫線的,否則會寫到文字東歪西倒,很難看!」

至於 Bonnie ,則對紙質有很高的要求,「每幅插圖用粉彩筆及蠟筆填色,不喜歡太凹凸不平的紙,填色時會填得不平均,所以選紙時要夠滑。自己亦偏愛有少少淡黃或米色的紙,用純白色的紙,畫出來就像沒有那份味道。」

每次 Bonnie 都會先手繪糖果樣辦 攝:王嘉豪/端傳媒
每次 Bonnie 都會先手繪糖果樣辦 攝:王嘉豪/端傳媒

為了讓自己可以多工, Bonnie 更喜歡選一些有橡筋圈的記事簿,「跟客人談生意,一邊要寫下訂單的細節,一邊要畫曲奇或糖果的樣辦,我不想將兩樣東西放在同一本記事簿中,所以會選有橡筋圈的,就可以將兩本記事簿綑在一起,方便在兩本簿當中來回游走。」

05 追求極緻完美:找不到合適的就自製吧!

鋼筆的墨水易滲到紙的另一面,所以要選用較厚身的畫紙來做記事簿。攝:王嘉豪/端傳媒
鋼筆的墨水易滲到紙的另一面,所以要選用較厚身的畫紙來做記事簿。攝:王嘉豪/端傳媒
沒法找尋合用的記事簿,石俊言唯有自製一本來用。攝:王嘉豪/端傳媒
沒法找尋合用的記事簿,石俊言唯有自製一本來用。攝:王嘉豪/端傳媒

可惜並非所有人都找到自己心目中最愛的筆記簿,香港文學館項目統籌石俊言喜歡用鋼筆繪圖及記事,坦言市面上很難找到合心水的記事簿,

「鋼筆主要用墨水,紙質較薄的話,很易就滲漏到後面,早年買 Moleskine 記事簿,還是於意大利製造時,紙質比較好,但近年轉到內地生產,就不合格了,於是遍尋市面上的記事簿,也難找到合用的。」

有次在倫敦終於找到一本合用的,但價錢太貴,結果還是買不下手,「但它給了我靈感,可以照辦煮碗做一次,於是回港後就去買合適的厚畫紙,裁成合適的大小自製一本記事簿。」

為了方便作畫,連釘裝的方法也細想周到,「有時一頁會用很長時間,如果只是將畫紙黏起來,每次翻到那一頁,要找東西壓實或用手按實,才可以在裏面寫字作畫;所以我選擇用線圈釘裝,方便隨意揭到那一頁就畫。」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