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中國今年囚禁49名記者,仍然世界第一


2015年4月17日,香港市民到中聯辦抗議要求中國當局釋放被控洩密獲罪的中國資深女記者高瑜。攝:Philippe Lopez/AFP
2015年4月17日,香港市民到中聯辦抗議要求中國當局釋放被控洩密獲罪的中國資深女記者高瑜。攝:Philippe Lopez/AFP

美國保護記者委員會(CPJ)於12月15日發布報告指,2015年截至12月1日,全球共有199位記者因為工作被關押在監獄,其中超過一半(109人)來自網絡媒體,亦有超過一半(110人)的罪名是「顛覆國家」(Anti-State)。

中國連續第二年成為囚禁最多記者的國家,羈押記者49人,佔全年總數的近四分之一,並同時創下單年囚禁記者數量的新紀錄。埃及和土耳其的記者關押人數相比去年也急劇增加,其中埃及在囚記者23人,數目排全球第二。CPJ 稱,有一小部分國家持續用系統性的監禁措施來壓制批評言論。

雖然整體的記者囚禁數字較過往3年輕微減少,但現在仍有國家有系統地囚禁新聞從業人員。

總部位於美國紐約的保護記者委員會

該報告特別指出,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產生的問題成為新聞報導新的「敏感區」。今年8月,《財經》雜誌記者王曉璐因報導證監會考慮撤資而被捕。中國官媒新華社指,王曉璐所寫的報導使「股市出現異常波動」;中央電視台隨後播出採訪畫面,王曉璐對撰寫該報導表示後悔,但並未認罪。CPJ 當時曾發表聲明,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王曉璐,並指中國當局對市場波動的高度敏感不是恐嚇和監禁記者的理由。

據報告資料,中國關押記者的主要罪名仍然是「顛覆國家政權」,這一罪名甚至可以擴大到記者的親人。 報告提到了並未列在本年度名單上的三名被囚中國男子,他們均是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維吾爾族記者薛赫萊提·吾守爾的兄弟。由於吾守爾在報導中批評中國政府對維吾爾族穆斯林的處理方式,他的三名兄弟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抓進監獄。

上月,中國獨立記者高瑜因「洩密案」獲刑5年,並予以監外執行。她於去年4月被捕時,其兒子也同時被捕;直到高瑜在中央電視台「認罪」後,其子才被釋放。

總部在法國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今年初發表的2015年度全球新聞自由度報告指,中國政府在2015年繼續新聞審查,並囚禁持不同政見的網誌作者及記者;此外,中國新領導層還利用其經濟力量影響香港、澳門和台灣媒體,削弱這些地區媒體的新聞獨立性。

5
據無國界記者組織發表的2015年度全球新聞自由度報告,中國在180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在第176位,即倒數第5,排在中國後面的分別是敘利亞、土庫曼斯坦、朝鮮和厄立特里亞(東非國家)。

聲音

在中國,執政黨要求記者喉舌化,使得官員隨意懲罰記者的權力更大。這是新聞隊伍腐敗的根本原因。

高瑜2006年發表的文章

我不能坐視浦(志強)受刑而一言不發,因為我仍然記得自己最初為何退學重考了法學院,仍然記得為何畢業去做了新聞記者,仍然記得自己對於所在國家和社會的幻想:在我想要生活的地方,我的家人朋友都有尊嚴,每個路人都有他的基本權利;在這樣的地方,任何人都不會因為像浦志強這樣的微博而失去人身自由。

前《財經》雜誌記者徐潛川

媒體不是行政管理機構,它們有報導的自由,也可以有完全相反的報導存在,報導不實,行政部門可以出面澄清事實。現在是行政部門不作為,出了問題找媒體算帳。我很理解記者在央視攝影機面前認頭服輸,否則有可能因此而失去自由,對個人來説就是災難降臨。

天津財經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李煒光

保護記者委員會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CPJ),是一個獨立的非盈利團體,成立於1981年,總部設於美國紐約,其主要工作是推動全球新聞自由及捍衞記者的權利。CPJ 每年通過公開抗議和著文以施加影響,包括出版文章、發布新聞、專題報告、半年刊雜誌 Dangerous Assignments,以及新聞自由的世界年度調查 Attacks on the Press。CPJ 還主持評選年度國際新聞自由獎,以表彰因報道新聞而被毆打、被威脅、被恐嚇乃至被監禁的記者和新聞自由推動者。每年,CPJ 還會統計全球殉職被殺的新聞記者。自 CPJ 於1992年開始這項統計以來,已經有1174名記者被殺。CPJ 是國際言論交流自由(IFEX)的創建成員之一。IFEX 是由70多個非政府組織構成的全球網絡,該組織關注全世界的言論自由,捍衞因言獲罪的記者、作家等。(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BBC中文網關鍵評論紐約時報保護記者委員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