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異鄉人

陳慧小說連載20:城市等價交換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出錯的呢?他理不清楚,不相信自己能撥亂反正,只好緘默。


1 六合將十香酒家關了之後,連城開始拒絕接聽電話。來電的都是一些老夥計。事已至此,連城只覺無話可說。

是世界變得複雜了?連城不知道。他原是與時並進的人。可立曾教他使用電腦,他很快上手,連 icq 和 msn 都會,如魚得水,天涯若比鄰。連城在網上奔馳,非常快樂。然而很快他只覺着累。不過點擊一下,一切就洶湧而至,大量而密集。911之後,他吩咐人把電腦移到雜物房去,沒再看過一眼。那時候大有一家就在紐約,他寧願等電話鈴響,仍舊看他的日報。

他當然知道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只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出錯的呢?他理不清楚,不相信自己能撥亂反正,只好緘默。

連城在網上奔馳,非常快樂。然而很快他只覺着累。

2 連城不再聽電話,大家就找上門。連城心煩氣躁,乾脆獨個搬到快要拆卸的小酒店去住。五層樓高的酒店跟從前的老家是在同一條街道上,連城只讓小灰知道他藏身處。沒人敢問提着行李箱的連城要到哪裏去。小灰半夜睡不着就下樓走幾步去找連城,帶着威士忌和滷水豬耳。

出事的那天晚上,小灰接通了連城所住房間的電話,告訴他晚些會帶下酒的菜過來……。

連城就一直在等着。

3 小津不用三分鐘就來到酒吧後巷,遠遠看見幽暗的巷底裏人影幢幢,很快辨出醫護人員在急救。他們身上的白在暗巷之中,深刻得如同舞台上特別營造的效果。

最早到達現場的警員在報告事發經過,說得結結巴巴,大概知道自己惹了麻煩。他以為倒在溝渠的人只是醉倒,就算酒吧裏的人早跟他說聽到女子的尖叫聲。他在巷口看了一會就離去,直至清倒垃圾的工人在血泊中滑倒,再把他找來……。

小津湊到擔架床前,傷者套上了氧氣罩,他奇怪傷者臉上蓋着那麼大塊的紗布,紗布都透着血跡,不是應該先將血抹去才施救嗎?救護員神色匆匆,上車前丟下一句,那就是她的傷口。

連城說不出的鬱悶。如要勉強形容,就像是重新經歷焦躁無望的少年期。

救護車關門前,小津留意到傷者腳上的一隻鞋掉了。他吩咐酒吧亮着後巷的燈,就看見溝渠邊上一隻染了血跡的白布鞋。他記得傷者腳上仍穿着的布鞋是藍色的,就想起了常故意穿着鴛鴦鞋的歐陽小灰。

4 連城沒等到小灰,人就有點悶悶不樂,也不願上街,三餐都叫酒店的客房服務送到房間裏來。電視的節目看得他呵欠連連,就吩咐酒店職員替他買回來音響設備和唱片,鎮日就在房間裏聽音樂。窗簾都拉得嚴實。後來又想叫房務部的小廝去替他買唱片,才發現大部分的酒店員工已離職。保安員對連城說,大概下週就要關店,開始拆卸。

連城說不出的鬱悶。如要勉強形容,就像是重新經歷焦躁無望的少年期。

等價交換。有股因果昭然的理直氣壯,不過又覺得並不完全是對的,只是說不出來。

他找到小灰留下的廿多本漫畫書。不成套,缺了第一冊和第三、四冊,連城還是看得津津有味──一對兄弟為了再次見到亡母的微笑,進行「人體鍊成」,卻出了差錯,哥哥付出了左腿,而弟弟就失去全身。哥哥為救回弟弟,犧牲右臂將弟弟被轉移了的靈魂固定在鎧甲上。就這樣,兩兄弟為了取回失去的一切,缺了左腿右臂的哥哥帶着鎧甲,踏上旅程……。

連城由是知道了一個新的觀念,等價交換。有股因果昭然的理直氣壯,不過又覺得並不完全是對的,只是說不出來。就像漫畫書的名字,這故事有金屬的冷冽與鋒利,連城有被切中要害的感覺。

連城好久不曾追看故事,上一次好像已經是五十年前日報上連載的武俠小說。他終於有離開酒店房間的理由,要去買漫畫的第二十七冊,那是結局篇。

5 林佳知道《鋼之鍊金術師》。

騰芳給他耳光,連城說他墮落。騰芳很會看穿人的虛實與謊言,不過林佳還是把她騙了;他並沒有把舊女友的名字忘掉,只是他不能說出口。像咒。他不能談這個他辜負的女人,恐怕說着說着,猶如通俗劇般的事情經過,就會益發言情而廉價。他欠她的。他必須為她還原傷害的重量,他活該讓她一直壓在心頭。

等價交換。

他欠她的。他必須為她還原傷害的重量,他活該讓她一直壓在心頭。

這個他如今不敢再提起的人,讓他得到工作、金錢、人脈,而他卻還給她傷害與背叛。她也不是省油的燈,她取走一切之後對他說,我不會離開你,我不會離婚,永遠。他受不了她臉上的微笑,動手打了她,積欠的更不知道該如何本利清還。

他明白斷腿斷臂的滋味,她是他不能擺脫的鎧甲,他必須等待她鍊成釋放靈魂的心法。

他總是帶着名貴的公事包。公事包裏沒文件,只有一本他一直不捨得把它看完的《鋼之鍊金術師》第二十七冊。

──真的可以等價交換嗎?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