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委內瑞拉政局變天 玻利瓦爾革命告終


委內瑞拉選民排隊等待投票,壁畫為已故總統查韋斯。攝 : Ariana Cubillos/AP
委內瑞拉選民排隊等待投票,壁畫為已故總統查韋斯。攝 : Ariana Cubillos/AP

委內瑞拉12月6日舉行國民議會選舉。據 BBC 和《紐約時報》報導,反對派領袖卡普利萊斯(Henrique Capriles)稱反對派聯盟「民主團結平台」(MUD)已取得至少112個議席,即在議會共167個議席中超過三分之二。而據此前多家媒體報導,在反對派獲得99席時,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領導的執政聯合社會黨(PSUV)僅取得46席。最終結果尚待統計公布。

這是左翼 PSUV 自1999年上台執政16年以來首次失去議會控制權。分析稱,這可能意味着已故前總統查韋斯(Hugo Chávez)推動的「玻利瓦爾革命」正式告一段落,委內瑞拉將脱離左翼政治。

根據議會規則,若要通過釋放政治犯、罷免總統及高級委任官員等重大法案,必須獲得議會三分之二票數贊成。如果反對派聯盟被證實獲得至少112個議席,委內瑞拉政治變天的程度將更加顯著,馬杜羅在2016年4月,即他的任期中間點過後,就可能面臨反對派的罷免動議;而他的任期原定到2019年。

我們在此本着倫理道德,承認這些不利的結果。我們今天輸了一場戰役,但社會主義的戰爭才剛開始。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

馬杜羅已率先承認敗選,但他也表示今次選舉是民主的勝利,而 PSUV 往後會堅持革命。反對派領袖卡普利萊斯則形容,這是委內瑞拉全國的勝利。在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大批反對派支持者燃放煙花慶祝。

在選舉之前,馬杜羅已公開指,由於國際油價持續下跌,國家經濟衰弱, PSUV 將面臨執政16年來最艱難的選舉。選後,他也指反對派發起的「經濟戰」是令 PSUV 敗選的主因。

委內瑞拉是全球最大石油儲備國家之一,但國家經濟長期依賴石油產業,食物、藥品及生活必須品則依靠進口維持。在國際油價下跌之下,國家石油財富大幅貶值,物資則出現嚴重短缺,2015年通貨膨脹錄得100%增長。據 IMF 統計,委內瑞拉2015年的 GDP 下跌10%,預計2016年經濟衰退6%,屆時失業率將在18.1%左右。

在如此經濟背景下,分析認為委內瑞拉選民已對左翼經濟政策失去信心,而主要由偏右及保守主義政黨組成的反對派聯盟,則在選戰中大打「經濟牌」獲得民眾好感。再加上反對派領袖盧比斯(Leopoldo López)因去年參加示威,於今年9月被判有罪,重囚13年,也激發了反對派的選舉號召力。

74.3 %
本次委內瑞拉議會選舉,投票率高達74%,較上屆高出9%。

聲音

這是我們所希望的結果,是委內瑞拉全國的勝利。

反對黨領袖、前總統參選人卡普利萊斯(Henrique Capriles)

委內瑞拉期望改變,今天改變已經展開。新的民意大多數,已充分表達了它的意願,並發出清晰而強烈的訊息。

反對派聯盟領袖 Jesus Torrealba

玻利瓦爾主義

玻利瓦爾主義,因南美洲解放者西蒙·玻利瓦爾在19世紀將南美洲的委內瑞拉、祕魯、哥倫比亞、厄瓜多、玻利維亞和巴拿馬等六國從西班牙殖民地手中解放而得名,是一套在南美洲盛行的政治思想,特別是在委內瑞拉。玻利瓦爾主義的中心思想是要促進拉丁美洲的團結,具體包括反帝國主義;透過參與式民主及全民投票來達成全民草根性的政治參與;經濟自足;灌輸人民愛國主義;消除貪污等。歷史上對於玻利瓦爾主義並沒有普遍接受的説法,而且在南美洲區域中的使用上莫衷一是。眾多不同的領導者、運動及政黨在19到20世紀,利用玻利瓦爾主義來模糊的描繪他們自己。最顯著的擁護者及現代玻利瓦爾主義的實踐者,莫過於2013年去世的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Hugo Rafael Chávez Frías) 。 (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CNNBBC中央社Venezuelanalysis紐約時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