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全球基因科學家召開峰會,討論「定製嬰兒」等倫理問題


國際基因編輯峰會主席、諾貝爾獎獲得者 David Baltimore。攝:Susan Walsh/AP
國際基因編輯峰會主席、諾貝爾獎獲得者 David Baltimore。攝:Susan Walsh/AP

全球基因領域頂尖學者於美國時間12月1日聚首華盛頓,召開歷史性的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International Summit on Human Gene Editing)。會議由中國科學院、美國國家科學院、美國國家醫學院及英國皇家學會聯合召集,20多國學者參加,將在為期3天的時間裏探討基因編輯技術及其引發的安全、法律和倫理等問題。

最重要的問題是,我們打算什麼時候(如果有的話)用基因編輯技術改變人類遺傳。

峰會主持人、加州理工學院病毒學家 David Baltimore

基因編輯可視為生物版的「複製﹣粘貼」,即通過基因編輯技術,修復或替換特定 DNA 片段。基因編輯技術的首要問題之一在於安全性,目前,科學家們普遍使用的是 CRISPR-Cas9 技術。這種技術具有快速、簡便、成本低等優勢,但也可能出現脱靶效應(off-target),即原本想操作某個基因,卻作用到了另一個基因上。對此,華人生物學界新星、哈佛-麻省理工 Broad 研究所張鋒的近期研究把脱靶效應較低到了幾乎無法檢測的水平,令基因編輯技術的安全性越來越有保障。

儘管如此,基因編輯技術仍面臨許多社會和倫理問題,其中備受爭議的是相關技術能否用於生殖細胞。生殖細胞的基因編輯不同於普通細胞,前者會將基因變化遺傳給下一代,且可能出現定製嬰兒(designer baby)的問題。中山大學學者黃軍就今年4月用 Crispr-Cas9 技術修飾人類三原核受精卵(不能正常發育的受精卵)時,就曾引發激烈討論

目前各國對生殖細胞基因編輯的法規各異。威斯康星大學法學和生命倫理學教授Alta Charo在峰會上公布的一項統計顯示,加拿大、澳大利亞、英國、法國等25個國家已立法禁止人類生殖細胞基因修飾;中國、印度等4個國家尚未立法,但已通過禁止性的指導文件。美國沒有頒布類似法律或文件,但也對人類生殖細胞修飾有所限制,相關研究只能申請私人研究基金,不能申請國立衞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基金。

Crispr-Cas9 技術發現者之一、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生物系教授 Jennifer Doudna 在會上表示,生殖細胞基因編輯可能對人類基因組造成永久性改變,固然需要慎重,但完全禁止也會阻礙科研進步,例如通過修改胚胎基因研究人類早期發展,相關研究可為流產等問題帶來啟發。

會議將持續至12月3日,美國生物學家兼諾貝爾獎得主 David Baltimore、著名遺傳學家 George Church 等均會出席。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中科院上海植物生理研究所研究員許智宏將代表中國科學院出席會議,他表示,「這是需要我們共同思考的嚴肅議題」。

1
目前僅有1項研究發表了對人類胚胎細胞的基因組編輯,即廣州中山大學研究員黃軍就在今年4月發表的研究。

聲音

健康產業、遊説團體、公共機構和政府機構未來逐漸都要納入決策之中……儘管我們已經為這次會議作出盡可能的努力,這還只是剛開始邁出一大步而已。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長 Ralph Cicerone

中國科學家和政府都在關注人類基因編輯技術的正反面。中國科學院的科學家已經組織了小組討論,並與有關政府機構一道探討該項技術的法規政策。我們願意與國際團體協作,探討如何制定適當的法規和實現這類技術的應用。

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

人們對這項工作(基因編輯)關注的一些其他問題還是很難進行對話……這些問題並非只是科學方面的,還有社會領域的問題,包括知情權以及人類在基因修飾中的角色等問題。

生命倫理學專家 Josephine Johnston

基因編輯技術

基因編輯技術指能夠讓人類對目標基因進行「編輯」,實現對特定 DNA 片段的敲除、加入等。CRISPR/Cas9 是繼「鋅指核酸內切酶(ZFN)」、「類轉錄激活因子效應物核酸酶(TALEN)」之後出現的第三代「基因組定點編輯技術」。與前兩代技術相比,其成本低、製作簡便、快捷高效的優點,讓它迅速風靡於世界各地的實驗室,成為科研、醫療等領域的有效工具。 (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衞報紐約時報知識份子微信公眾號Nature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