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小學生立法會控訴TSA 官員稱可調整


2015年11月29日,教協等團體在立法會外舉辦「還孩子快樂童年,不要小三TSA集會」。攝:林亦非/端傳媒
2015年11月29日,教協等團體在立法會外舉辦「還孩子快樂童年,不要小三TSA集會」。攝:林亦非/端傳媒

11月29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就全港性系統評估(TSA)推行問題舉行了公眾聽證會,共有80名市民出席,包括學生家長、學校校長、教育工作者,還有3名小學生。

絕大多數家長都要求立即取消對小學三年級學生進行 TSA,2名小三學生指操練 TSA 幾乎佔據所有消閒時間。更有女兒讀小一的王姓家長向蘋果日報透露,將有60到70名大埔區的家長在12月8日至10日安排子女罷課,以作抗議。而署理教育局長楊潤雄也在公聽會上承認 TSA 有問題,初步「不排除會有重大調整」。

平時已經好多功課做,還要做TSA,根本就沒時間玩。

軒尼詩道官立小學小三學生洪同學

聽證會由早上9時開至晚上7時半,參與市民發言接連不斷。其中家長莫女士指讀小二的女兒因過度操練 TSA 而患上焦慮症,完全失去學習興趣。另一家長何雅麗則怒斥25日否決立法會「取消小三 TSA 議案」的議員,包括民建聯主席李慧琼,指李「鍾意推自己的女兒進火坑是自己的事」,不要連累在座家長。

在軒尼詩道官立小學就讀小三的洪同學則表示,自己曾經在港鐵見到一個政府廣告,鼓勵家長每天讓子女至少有一小時自由玩樂時間,但他不僅要做功課,還要操練TSA,根本沒時間做運動。他質問在場官員:「為什麼政府不真的做點事情去改善呢?」另一位將軍澳官立小學的小三學生潘同學也表達相似意見,指自己為了準備明年的 TSA 考試,每天早晨7時半出門,到晚上8點才能回家,連最喜歡的籃球也不能打。

不過,另一位就讀油麻地天主教小學的小四學生陳同學卻贊成保留 TSA,指自己考 TSA「考得好開心,沒壓力」,比一般考試「輕鬆好多」。但這名女童隨後接受明報查詢時指,發言稿是由身為民建聯財經事務副發言人的父親陳仲翔所寫,她只「改了一點點」。

除了學生和家長外,多位校長對 TSA 也有不同看法。其中鴨脷洲街坊學校校長馮碧儀就指,自己的學校雖然升中學成績理想,但曾因不安排學生操練而導致 TSA 成績不佳,被教育局官員施壓。廣東道官立小學校長曹小燕則肯定 TSA 對改善教學的作用。

公聽會上,署理教育局長楊潤雄承認 TSA 有問題,但仍待專家小組討論,初步「不排除會有重大調整」,明年1月底有結論。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此前曾多次強調TSA是「客觀、低風險、提供全面資料」的測試,不會給學生和學校帶來壓力。但 TSA 爭議越來越大,早前有4萬港人聯署要求取消小三 TSA,又給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發公開信。截至11月25日,已有3所私立小學在此次 TSA 風波中宣布退出明年的 TSA 測試。

27.8
11月8日,浸信會愛群社會服務處發布調查報告指,香港有27.8%的受訪小學生焦慮狀況嚴重超標,達到了需要求助專業人士的水平,學業壓力被認為是主要原因。

聲音

我最鍾意打籃球,但已經沒時間再打,還要溫習。

將軍澳官立小學小三學生潘同學

現時香港教育制度,根本就是在剝奪孩子的童年,並且將所謂「大人」的價值觀強加於孩子身上。不斷套用企業管理、做生意的思維和模式來判斷教育成效,逼學校淪落為一個追求排名的地方,但教學優質與否從來都不是用成績就量度到的

「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

TSA 推行有五個益處,對學生、家長、學校、教育和社會整體都有益處;萬丈高樓從地起,TSA 可以協助學生打好基礎,若取消小三系統評估,及早識別及支援的功能亦會隨之消失。

香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

TSA

全港性系統評估(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簡稱 TSA)是香港教育統籌委員會於2000年發布的教育改革報告書中提出的改革措施之一。由2004年開始,於每年6月舉行,其目的是了解全港學生在中、英、數三科之水平,以期能改善學生在這幾個學科的能力,該評估並不計算學生個別的成績,僅用以評估學生整體狀況,取代了香港學科測驗的原有功能。至2007年共有逾1000間中、小學及約22萬名學生參與該系統評估。 (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明報立場新聞蘋果日報星島日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