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人民幣歷史性被納入SDR,權重10.92%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宣布,人民幣被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成為全球主要儲備貨幣之一。攝:Nicky Loh/REUTERS

備受矚目的人民幣入籃結果終於揭曉。美國時間11月30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宣布,人民幣作為除美元、英鎊、日元和歐元之外的第五種貨幣被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成為全球主要儲備貨幣,權重為10.92%,2016年10月1日起生效。

此次參與投票的是 IMF 總裁拉加德與24名成員執行委員。此前 IMF 預計人民幣入籃後的比重為14%至16%。調整過後,美元權重從41.9%降至41.7%,歐元權重從37.4%降至30.9%,日元權重從9.4%降至8.3%,英鎊權重從11.3%降至8.1%。

為了推動人民幣入 SDR 後在美的交易和清算,11月30日,金融數據和資訊公司彭博社(Bloomberg)創始人 Michael Bloomberg、美國前財政部長 Henry Paulson 等數位重量級財經界人士宣布將在美國成立一個工作組,制定針對美國的人民幣交易及清算業務的計劃,並將向兩國政府官員提供相關建議。包括花旗集團、摩根大通、高盛和中國工商銀行在內的許多大型銀行已加入了這一工作小組。此前,加拿大和英國也已分別在多倫多和倫敦建立了人民幣清算中心。

2.4 %
斯坦福大學國際發展研究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前世界銀行中國區主席 Nicholas Hope 表示,SDR 在全球外匯儲備中佔據2.4%,但僅限於官方交易中使用。

特別提款權(SDR)又稱「紙黃金」,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969年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產和記帳單位,目前由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四種貨幣構成。被納入特別提款權不僅意味着中國金融地位和國際影響力的提升,也將便利人民幣的國際流通,降低交易成本。不過,曾任世界銀行中國區主席的 Nicholas Hope 認為,「參考一下日圓納入 SDR、歐元取代馬克和法郎納入 SDR 的情形,實際上對它們的實體經濟、對國際資金流動的影響都很小。」

結果公布前,離岸人民幣兑美元創下一月來最大漲幅,境外人民幣價差一度縮窄至300點以內。有外匯交易員表示,來自大型中資銀行的美元賣盤是離岸人民幣價格上漲的主要原因。西班牙對外銀行的經濟學家夏樂認為,「SDR 結果即將揭曉,中國央行不想在這個時間點看到人民幣大幅貶值,希望在相對穩定中迎接 SDR。」

IMF 貨幣籃子的構成和權重每5年重新評估一次。衡量是否可將一種貨幣納入 SDR 有兩個標準:一是貨幣發行國的出口貿易規模位居世界前列,二是該貨幣可自由使用。2010年的評估中,IMF 執行董事會認為人民幣不符合「可自由使用」的條件,未將其納入 SDR。

為加速人民幣入籃,中國政府近幾個月推出多項政策,並通過外事訪問獲得美、英等國支持。今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前,美國政府一直堅持中國應進行更多金融改革以換取美國支持,但這一態度隨後軟化。因此,也有不少分析認為,將人民幣納入 SDR 貨幣籃子很大程度上是政治決定。

8月11日,中國央行宣布完善人民幣中間價形成機制,雖然引起市場震動,但仍提高了人民幣的市場化程度。9月30日,中國央行宣布放款三類境外央行類機構進入銀行間外匯市場。10月8日,中國央行宣布採取採納 IMF 數據公布特殊標準(SDDS),這一舉措「有利於國際社會和公眾對中國經濟的深入了解」;同日,醖釀多時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一期正式上線。

此前 IMF 董事會曾要求工作人員關注人民幣納入 SDR 在操作上的挑戰,例如188個成員國能否很快將 SDR 兑換成人民幣。環球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10月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8月人民幣已取代日本成為第四大全球支付貨幣,在全球支付體系中佔據2.79%的市場份額。

人民幣入籃後,中國政府需要履行放鬆匯率管制和開放中國金融系統的承諾,提高運作透明度。這無疑將令中國央行面臨持續的壓力。

聲音

人民幣在國際貿易地位的重要性與日俱增,毋庸置疑,但其開放程度仍未能與 SDR 地位絕對相稱,尤其在資本帳開放及資金自由進出上,尚有不少限制。

《星島日報》評論《加入 SDR 名實應相符》

很顯然(IMF 的職工和管理層)並不願意打破規則遷就他們,不過鑒於 IMF 如此需要中國,他們並沒有什麼選擇。

IMF 的前中國主管 Eswar Prasad

短期來看,面子大於裡子,情緒為主。⋯⋯長期匯率怎麼走?持續升值或持續貶值都是不現實的,2016年或再現一次性校準貶值,之後更可能是一個穩定,區間波動狀態。

民生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管清友

特別提款權

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DR)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969年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產和記帳單位,亦稱「紙黃金(Paper Gold)」。它是基金組織分配給會員國的一種使用資金的權利。會員國在發生國際收支逆差時,可用它向基金組織指定的其他會員國換取外匯,以償付國際收支逆差或償還基金組織的貸款,還可與黃金、自由兑換貨幣一樣充當國際儲備。但由於其只是一種記帳單位,不是真正貨幣,使用時必須先換成其他貨幣,不能直接用於貿易或非貿易的支付。因為它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原有的普通提款權以外的一種補充,所以稱為特別提款權(SDR)。(資料來自MBA智庫)

來源: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南華早報第一財經路透社民生宏觀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