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灣大選 台灣

朱立倫選了副手,她曾是閣員、現在是律師及「選舉素人」

朱立倫說,「如玄要扮演的角色,是要讓經濟成長的果實可以分配給眾人。公平正義,我們非常重視。」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宣布副手人選為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宣布副手人選為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朱立倫凍蒜(台語,意指「當選」)!國民黨勝利!」18日中常會結束後,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朱立倫現身會議室立即引來一陣歡呼,跟隨在他身側的,正是當日下午剛出爐的副手人選——前勞委會(現已改組為「勞動部」)主委王如玄。

上一次朱立倫與王如玄兩人一起公開亮相,大概是10月朱立倫的「勞工後援會」成立那天,身為前內閣閣員的王如玄,過去在朱立倫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時期曾一起共事,現場王如玄高聲肯定朱立倫擔任副院長任內,對勞工的關心,更強調朱立倫具備執行力,相較對手「空心菜」,更能保護勞工朋友。

中常會後的記者會上,王如玄站在朱立倫左手邊,兩人手拉手高呼口號。對於選擇王如玄,外界都很好奇,朱立倫強調,大約三週前他便徵詢了王如玄的意願,並給王如玄一週的考慮時間,「外界報導我徵詢誰、拜託誰,基於對當事人的尊重,我不會一一對外澄清否認,但我沒有接觸過這些人。」朱立倫的澄清,透露出他對於這個人選似乎心中早有定見。

至於為什麼選上王如玄?朱立倫強調:「如玄出生勞工家庭,在彰化長大,高中獨自北上赴北一女唸書,之後考上台大法律系。」朱立倫說,來自基層的王如玄,正好搭配國民黨拚經濟的團隊,強化國民黨不只重視經濟成長,更關心分配正義的形象,「我們未來是拚經濟的政府,而如玄要扮演的角色,是要讓經濟成長的果實可以分配給眾人。公平正義,我們非常重視。」

捍衛婦女權益先鋒

律師背景出身的王如玄,從馬政府第一任初始便被延攬入閣,以46歲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勞委會主委。一直到2012年9月,王如玄才因為在「基本薪資」政策上與時任行政院長的陳冲意見相左,讓還在立法院備詢的王如玄哽噎宣布辭職。

台大法律系的王如玄,連續幾次法官、律師考試接連落榜,後來考上金融特考,被分發到台灣銀行實習。第一個實習單位是櫃台人員,但王如玄卻不會數鈔票。也曾經隨行運鈔車,每天從桃園機場將現金押回銀行,有次遇上運鈔車拋錨,大批警力趕到現場戒備。沒多久王如玄就感覺這份工作不適合自己,毅然拋下高考鐵飯碗離職。

拋下高考鐵飯碗的王如玄,隨後立即考上律師,踏上人生另一條路。擔任律師期間,王如玄投入《家庭暴力防治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性別平等教育法》、《性騷擾防治法》、《民法親屬編》等立法和修法過程,在一般人眼中成為捍衛婦女權益的正義化身。

2008年以前,王如玄從未想過進入官府任職,還曾和友人透露:「我如果去就是瘋了,你們一定要拉住我。」後來接到時任行政院長劉兆玄的徵詢電話,一開始婉拒後的王如玄,卻又想起婦女團體明明長年推動女性參政,為何事到臨頭大家卻一再推辭?之後王如玄在朋友鼓勵下,才踏進勞委會大門。

4年半的主委生涯,王如玄一上任面臨的是勞工基本薪資議題,還有勞保年金改革。

和王如玄同時進入馬政府團隊的,還有和她相識幾十年的時任法務部長王清峰。兩人的政務官初體驗,就是被立委叮得滿頭包,王如玄後來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才侃侃而談地透露,當時的現代婦女基金會董事長、立委潘維剛坐鎮立院,逐一拜託立委,對「和她情同姐妹的王如玄」手下留情一些。

4年半的主委生涯,王如玄一上任面臨的是勞工基本薪資議題,還有勞保年金改革。彼時基本薪資審議在1988年後凍結了近10年,2007年雖然有一波調整幅度,但月薪漲幅僅有9%,追不上物價指數的攀升速度。能否將基本薪資審議制度常態化,成了王如玄的挑戰,也埋下她4年後離職的導火線。

除了基本薪資議題,王如玄任內遇上全球金融風暴,當時台灣亦無法倖免於難,開始爆發「無薪假」浪潮。當時王如玄一時失言,對外表示不希望因為維持基本薪資,害勞工丟工作,因此放無薪假勞工可按工時比例縮減薪資。此話一出引發勞團撻伐,勞工團體痛批應該捍衛勞工權益的勞委會,竟然帶頭棄守基本薪資,揚言王如玄應下台負責。

短短幾天內勞委會趕緊改口,強調無薪假依舊得支付基本薪資,且為了避免企業藉此大量解雇,勞委會的就業安定機制也會加強功能。但一前一後政策上的搖擺,不但讓勞工團體對王如玄的信任盡失,企業同樣批評王如玄將加速資方對勞工的解雇。

金融風暴持續延燒,2009年「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計畫」拿出新台幣108億元,推動「95學年度至97學年度大專畢業生至企業職場實習方案」,以1年的實習名義為大學畢業生尋找工作機會,且由政府補助薪資新台幣2萬2千元,另補助勞、健保費用。

這個日後被戲稱為「22k」的實習計畫,根據後續追蹤研究發現,實習1年後留任原單位比例僅4成,也讓外界質疑短期實習對青年就業的成效;惟王如玄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出「要是沒有這個方案,這些人一毛都沒有。」

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在職期間促「勞動三法」完備

捱過金融風暴,接踵而來的是「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的抗爭。90年代中,台灣因為產業外移,許多紡織、電子勞工一夕遭遇工廠惡性倒閉、資方積欠薪資、資遣費與退休金等慘劇。

彼時失業的工人以臥軌、阻擋大學聯考等方式喚起社會關注,當時的勞委會為了弭平抗爭,提出「代位求償」方案。由勞委會以「關廠歇業失業促進就業貸款」的名義,從就業安定基金撥款發給失業勞工,代墊積欠的薪資、資遣費等,再由勞委會作為債權人向資方追討欠款。

15年後王如玄擔任主委期間,正巧遇上當年的「關廠歇業失業促進就業貸款」的民事追溯期即將屆滿。法律人出身的王如玄便編列了新台幣兩千萬元訴訟費,對這群平均年齡60歲以上的老工人提起訴訟,向工人「討老債」。

2012年8月,重啟抗爭的關廠工人夜宿勞委會、佔領台鐵月台等,但王如玄避不見面。同一時間進行罷工圍廠抗爭的華隆紡織工會,同樣苦等不到王如玄協助勞工解決勞資爭議。華隆工會多次北上抗議卻見不到王如玄,王如玄事後受訪時稱:「自己不能像仙女一樣,一出面就解決所有問題。」讓罷工抗爭的勞工無言,「就算不是仙女,也可以下凡了吧!來華隆看看勞工處境。」

最後王如玄承諾將與「關廠工人」會面,並暫緩訴訟,才緩解了持續數個月的抗爭。而華隆工會則是在地方政府──時任苗栗縣長劉政鴻的斡旋下,以打折方式解決欠薪問題。但不論是「關廠工人」或是華隆工會,王如玄的處理態度,都以讓勞工對這位主委的評價降到低點。

雖然任內失言不斷,但王如玄在職期間,仍推動不少重要政策,包括2009年通過的《工會法》修法,是1929年以來最大幅度的內容調整,其中包括:教師得以組工會、同性質產業受雇者可組成產業工會;這也象徵「勞動三法」(《團體協約法》、《勞資爭議處理法》和《工會法》)正式完備。

2012年9月,基本薪資審議委員會通過調漲方案,王如玄堅持調漲方案應在隔年元旦後正式上路,但行政院方面卻有意對審議結果翻盤。那一陣子媒體一遇到王如玄,就是追問她是否將為捍衛基本薪資而請辭,到底走不走?王如玄說自己「一本初衷捍衛到底」。

最後在陳冲對外宣布資本薪資有條件階段性實施後,人還在立法院備詢的王如玄,隨即向正在質詢的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借了點時間,宣布自己辭職以示負責的訊息,黯然走下主委位子。10月2日王如玄與新任主委潘世偉交接,那一天許多勞委會同仁哽噎送上花束祝福,王如玄一邊接過,一邊紅了眼眶。同一天,正好也是王如玄51歲的生日。

要改變弱勢的處境,只有透過政治,才能重新分配資源,所以我又回來了。

國民黨副總統參選人王如玄

離開行政體系的王如玄,曾經自嘲「至少得要躺1年」來恢復元氣,如今從「政治素人」轉變為「選舉素人」,王如玄說,離開的3年半,她在公益團體服務,看到台灣各處許多弱勢的故事,感覺應該可以為這些做更多事。「一路走來,我期許自己是公平正義的實踐者,我也以這為目標前進」、「要改變弱勢的處境,只有透過政治,才能重新分配資源,所以我又回來了。」

至於勞委會主委期間引發的爭議,包括無薪假、關廠工人,王如玄也解釋,過去民進黨執政時期,便有無薪假出現,當時的主委曾針對無薪假期間的薪資給付做出解釋,強調工時縮減、薪資也應按比例調整,甚至可低於基本薪資。「是在我任內,才規定無薪假期間,薪資也不得低於基本薪資!」

而當年備受爭議的「拿錢告工人」,王如玄亦強調,關廠工人案子礙於法律,加上過去陳菊(現任高雄市長)擔任勞委會主委時,就已發動訴訟,甚至有勝訴判決,若要推翻勝訴前例,只能透過法律途徑。「事實證明這條路是對的,因為有後來這麼多工人勝訴的案例,我們才能推翻之前的判決。」她也強調,自己離開主委任內時,未能將關廠工人問題徹底解決,是她當時最大遺憾。

對於王如玄甫出線就備受攻擊,朱立倫十分為她抱屈,認為王如玄明明積極捍衛勞工權益,反而遭到對手抹黑成「無薪假的創造者」。

3年半後重回政壇,且是披上戰袍上陣參選,王如玄說自己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台灣社會值得更好的對待。那個曾經哽咽離開的人權律師,如今揮著社會公平正義的大旗再度上陣,素人參政的第一戰,外界都在看。

2016台灣大選 台灣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