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陳慧小說連載15:夜貓巡街

這責備,人人有份……


1 林佳別過臉去,聚精會神看路上兩個女人在吵架。他裝着沒聽進連城的話,只是兩個女人的方言他一句都聽不懂。林佳背上都是汗,連城明明在說本城,他偏偏覺得是在說他;說他的飲鳩止渴。

之前連城說,這不是一個人的事……。好像說大勢使然,也不是林佳一個人的錯、壞或笨。然而一路走來,林佳終於懂了這責備;人人有份。

烈日當空,林佳心頭掠過颯颯的風,冰峰上似地。

責任。

林佳忽然驚覺這是一個倒影城市。原來自己所經歷的一切,只是他者的倒影,或,別人無奈地映照着自己的所作所為……。我可以找到那實體,令他作出改變,以致我能從這樣的困頓中逃出來嗎?那需要很大的勇氣。

2 林佳想逃。

3 騰芳終於見到連城的孫女。騰芳剛從浴室走出來,就看見歐陽小灰坐在沙發上盯着她。小灰戴着口罩,說,那是我的浴袍。騰芳覺得她有金屬的聲線,眼神比自己更像惡貓。騰芳有點不以為然,斜睨了小灰一眼,鬆開腰帶就由得浴袍滑到地上,裸着身子去找衣服。小灰忽然上前扣着她手腕,騰芳回過身來,正好看見小灰脫下口罩,就像被什麼轟了一下,事物瞬間失焦,眼前只見一個十字。

我可以找到那實體,令他作出改變,以致我能從這樣的困頓中逃出來嗎?

十字。從髮線中央筆直劃落頜尖,從一邊耳廓到另一邊耳廓,跨過鼻樑。歐陽小灰臉上就一個十字。

騰芳怯了,小灰丟過來一套運動服,她乖乖換上。

之前騰芳聽連城提起過,只是沒想過結痂的傷口如此驚心。她的視線沒法自小灰的臉上移開,終忍不住,開口問,可以讓我摸一下嗎?

小灰的表情是沒好氣,少見多怪的意思。騰芳的手就是忍不住在抖,小灰抓住她的手按下去。只不過是一道肉痂結,小灰說,而且非常整齊。說的時候且朝騰芳䀹䀹眼。薇拉剛好走過,看見了就朝二人吃吃地笑。這讓騰芳益發覺得自己做了件很笨的事情,同時明白從前在武俠小說裏看到過的,江湖相見的坦蕩。

騰芳希望自己能有小灰的性情,天真而凜烈,深信或許因此而沒有那麼容易萎蘼。

4 小灰說,我認得你,十姨有你的照片。

騰芳希望自己能有小灰的性情,天真而凜烈,深信或許因此而沒有那麼容易萎蘼。

林佳只是微笑,什麼也沒說,心裏想你愛說什麼就說吧,跟我何干呢?我就是不相信相隔這許多年你就能一眼認出了我。小灰繼續說,上週一你在人群中停下來盯住外公看,我跟外公說你在,他就說,哦,是嗎?好,別驚動他,我想他早晚會來找我。沒想到你這麼快就來了……。

林佳當天只看到薇拉為連城掌傘,沒發現戴着口罩的女子陪着連城參加遊行,更不知道連城當時已經知道了他的同在。

小灰侃侃而談,我最後一次見十姨,十姨說要去跟你見面,之後就沒再回來。後來你出現在時裝系列的廣告片裏,我一眼就認出了你,還因此跟八姨丈吵咀,他就是不相信那是你。於是我開始搜尋你的去向。我的零用錢都花在你身上,我光顧的第一個私家偵探說我是他最年輕的客戶。我證明了自己沒認錯。為什麼未成年就不可以聘用私家偵探?否則我如何知道大人騙了我些什麼?我偵查的對象當然不止你一個……。

他總有讓自己藏身在無辜者行列的說法,例如,沒有錯的事情,只有錯的人和時間……

林佳嘆息,只覺得虧欠了小灰。這不是他素常看事物的方法,他連一再被騙的女友也從未生出過歉疚,他總有讓自己藏身在無辜者行列的說法,例如,沒有錯的事情,只有錯的人和時間……。而如今,他無法不想起她死去的十姨,他第一次發現亡者的俯視;無盡的哀憐。淚水湧滿林佳眼眶,他的手沒抖,他伸出冒汗的手去觸小灰臉上的痂。

5 小灰要帶林佳去看她當年出事的地方。林佳不懂拒絕,騰芳一定要跟着,連城一聲不響送他們出門。連城對於林佳、騰芳將會看見的,有股了然於胸的淡然。關上大門前林佳發現門框上一整排深刻的釘痕,看着都覺得痛。連城說,順序來,回來才告訴你這個。

騰芳、林佳以為會走進暗黑小街,卻見燈明路淨,根本就不是陋巷,連汽車都可以開進來,其實是酒店的後門。小灰說,從前不是這樣的,人和地方都齷齪,不見天日似地,老是聽見貓群像嬰兒般叫,但永遠沒看見那些貓的模樣……。

沒有貓,也沒有黑暗,周遭光亮輝煌,都是酒店、商場和豪宅;只有廣告,沒有故事。

發生在小灰身上的事,除了她臉上的十字,沒留下任何痕跡,連憑弔的地方也沒有。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