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今評

庫斯克:「黨委書記」指控反映了什麼?

日前商業電台公開一段李國章在校委會議的發言錄音,當中李認為陳文敏可能是泛民政黨的「黨委書記」。


2015年7月28日,參與香港大學校委會會議的李國章,離開會場時被學生包圍。攝:Kin Cheung/AP
2015年7月28日,參與香港大學校委會會議的李國章,離開會場時被學生包圍。攝:Kin Cheung/AP

香港大學校委風暴沒有因為校務委員會投票否決陳文敏的副校長任命而終結,反而愈演愈烈。日前商業電台公開一段李國章在校委會議的發言錄音,印證了早前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公開李認為陳文敏不適合當副校長的論點(“nice guy” 及沒有博士學位)脗合,而且還多了一個重點──李國章認為陳文敏可能是泛民政黨的「黨委書記」。

早陣子李國章還指摘馮敬恩說謊,現在李的發言錄音被公諸於世,證明了馮敬恩沒有說謊(至少關於李的言論部分),這一點李國章可說是被摑了一記耳光。

有關李國章反對陳文敏任命的論點,可以說是強詞奪理,例如「陳文敏只是“nice guy”而沒有足夠學術地位」的說法,其實已經被很多學者反駁過了。陳文敏在法律界的學術地位,早已被遴選委員會確認,也被法律界普遍認同。至於「沒有博士學位」的說法,可說是衝着多家大學沒有博士學位的副校長,甚至曾任港大校長,同樣沒有博士學位的戴義安教授而來。李國章似乎不認為他們有資格擔任大學管理層?

假如港大真的出現「黨委書記」……

錄音最大的「亮點」,是李國章認為陳文敏是泛民政黨在港大的「黨委書記」的指控。陳不是任何政黨的成員,他跟政黨的關係一直都不算密切,說陳是泛民「黨委書記」的說法其實沒有證據。當然,「黨委」的指控其實是反映了李國章所代表的陣營認為陳文敏在政治上不能過關。不能過關的原因很多,例如他的下屬戴耀廷是佔中運動的發起人之一、他所屬的法律界還沒有「人心回歸」(即是很多人不受統戰)、他本人沒有像一些學者那樣向北京跳忠字舞等等。總而言之,就是政治不過關。

如果一個人與某些政黨人士關係友好就不能當大學管理層,那麼為什麼有大學高層會是中共認同政治過關才能當的人大、政協?根據李的邏輯,他們也不應該擔任大學管理層了。

李國章被盛傳將會接任港大校委會主席,這位出身高等華人家族的前中大校長,政治上絕對過關,不論在任職教育局長期間,還是佔領運動期間,言論極盡保守刻薄,維護特區及北京政府不惜做盡醜人。如果港大真的會出現中共的「黨委書記」,李國章絕對是不二之選。這位中大前校長被指擔任教育局長期間,對港大態度不友善,甚至中傷港大,由他來當港大校委會主席的話,港大師生必定強烈反對。不過以他的好鬥性格,這些反對聲音可能令他感到「與人鬥其樂無窮」。

新聞報導指港大已經就錄音泄露事件報警,警方派出了重案組調查事件。不過不同的輿論聲音都在問:「查什麼?犯了什麼罪?」

港大校委會成員簽署的保密聲明,即使違反了,也沒有觸犯刑事罪行,否則記者偷偷錄音的調查報導都要勞動重案組了。如果沒有觸犯刑事罪行,調查和處分也屬於港大內部事務,重案組無權介入。當然,以警察濫用「不誠實使用電腦」罪的紀錄,他們再來一次也不是沒有可能。

如果錄音不涉刑事,那麼就涉及道德問題了。

錄音泄密不道德?

校委盧寵茂曾經批評馮敬恩泄密是誠信問題,諷刺的是,他在2013年也曾經違反校委的保密協議,公開批評校長馬斐森的任命,他當時曾經這樣說過:「作為遴選委員會成員,有保密及集體負責協議,不能評論遴選過程及獲提名者,但作為港大校友、職員,良心驅使我提出對外國人當港大校長三大基本隱憂……」。世事之耐人尋味,莫過於此。

一些批評指摘公開錄音就是不道德,就是不對。說到泄密,不得不提1972年的水門事件,此事件因為泄密者(whistleblower)向傳媒提供證據,導致可能涉案的美國總統尼克遜辭職下台。要不是因為泄密者提供證據,美國人也不會知道事件的黑幕,事隔四十多年,沒有人會認為泄密者有違誠信。當事件涉及重大公眾利益的時候,泄密的「不道德」相對於公眾利益來說,已經是微不足道。

很多人在猜測錄音者是誰。獨家公開的商業電台已經表明會保護資料來源,錄音者的身份可能永遠成謎。錄音者是不是必然是馮敬恩?還是不希望李國章當校委主席的人?這也許已經不重要了。

(庫斯克,香港知名網上博客、通識教師、專欄作家)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