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江蘇學校現毒塑膠跑道 或致男生絕育


中國江蘇省多地出現有毒塑膠跑道,危害學生身體健康。江蘇省教育廳回應稱相關項目為「自籌自建」,不屬於教育廳監管。攝 : Cameron Spencer/GETTY
中國江蘇省多地出現有毒塑膠跑道,危害學生身體健康。江蘇省教育廳回應稱相關項目為「自籌自建」,不屬於教育廳監管。攝 : Cameron Spencer/GETTY

今年9月開學後,中國江蘇省多地學生出現流鼻血、頭暈、皮膚過敏等症狀,被懷疑與學校新建的塑膠跑道有關。10月14日,江蘇省教育廳對事件進行回應稱,「不否認有毒跑道進入校園」,但涉事塑膠跑道均為當地自籌自建項目,不屬於教育廳監管。

江蘇省教育廳已責成相關單位對項目再次進行全面檢測,如果發現問題,要求立即整改,並公布材料供應商以及施工單位的名單,涉及到教育系統相關責任人的,將嚴肅查處,絕不姑息。

江蘇省教育廳14日召開新聞通氣會

2012年,江蘇省啟動「全國義務教育基本均衡縣」申報工作,今年8月正式通過教育部驗收。塑膠跑道是所謂「教育均衡」的一個硬件建設指標,於是該省自2012年就開始進行「農村中小學運動場地塑膠化建設工程」。據江蘇省教育廳體衞藝處處長杜偉介紹,塑膠跑道建設項目有政府投入、政府自建、開發商配套等多種模式,而本次涉事「有毒塑膠跑道」都是自籌自建項目。

塑膠跑道建設是以建築工程立項,中標的建築公司一般會進行轉包,而監理公司又缺乏塑膠跑道材料鑒別方面的能力,於是施工方便有了在材料上以次充好的機會。

江蘇省產品質量監督檢驗研究院化學建材檢測中心專家周曉玲指出,中國對塑膠跑道原材料有嚴格限制及檢測標準。但無錫市某小學負責人表示,校方曾尋找當地多個部門,也無法得到塑膠跑道是否有毒的檢測報告,疾控中心稱只能檢測室內的,而環保局也表示沒有監測室外的部門。

南京林業大學理學院化學與材料系教授羅振楊指出,如果新建的塑膠跑道在一週後仍有明顯異味,那就一定有問題。據他介紹,目前發現的劣質塑膠跑道毒性污染源主要來自三個部分:溶劑中揮發出來的含有毒性的甲苯、二甲苯;會造成鉛中毒的重金屬催乾劑鉛鹽;用於增加跑道彈性的有毒塑化劑,過量使用可能導致男孩絕育。羅教授還表示,現有的劣質跑道中可能還有其它有毒物質未被發現。

早在2003年,有關校園塑膠跑道的爭議就已經出現。專家曾呼籲終止學校體育場地鋪設塑膠跑道的做法,因為劣質塑膠在炎熱或強光下,會有有害氣體釋放出來,容易讓人產生頭暈、嘔吐等中毒反應,尤其刺激呼吸道。此後十多年間,中國各地都曾出現過有關塑膠跑道引發學生不適的報導。

120 元/平方米
有企業家指出,當地塑膠跑道在招投標採購環節定價太低,20年前是150元每平方米,20年後卻降至120元每平方米,導致廠家為追求利益,在材料上以次充好。

聲音

除了塑膠跑道,學校裏還有很多設施和物件兒是每天都會跟學生們親密接觸的,包括桌椅板凳、校服、裝修材料等等,這些東西的質量都能經得住考驗和檢測嗎?給學校設施、學生用品「排毒」,學校和相關部門有責任、有義務。

《工人日報》評論

常言道: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塑膠跑道進校園,環保、住建、教育、質監、體育局等部門均可以把關。可是,「多夫」當關,「毒」塑膠跑道仍輕而易舉地推開了校門,成為學生健康的隱形殺手,危害學生的身體健康。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毒」塑膠跑道進校園後,各職能部門不是亡羊補牢,築牢監管的漏洞,而是以「沒有國家標準」、「不符合監管範圍」等理由推卸責任。

光明網評論

塑化劑

Plasticizer,或稱增塑劑、可塑劑,是一種增加材料的柔軟性或使材料液化的添加劑。其添加對象包含了塑膠、混凝土、乾壁材料、水泥與石膏等等。同一種塑化劑常常使用在不同的對象上,但其效果往往並不相同。塑化劑種類多達百餘種,但使用得最普遍的即是一群稱為鄰苯二甲酸酯類的化合物。2011年台灣爆發有毒起雲劑事件,起因在於不肖廠商將食品添加物起雲劑其中的棕櫚油成份,改以價格更為低廉,保存期限更長,但卻會對人體造成致癌及生殖系統異變的工業原料塑化劑取代。(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央廣網中國青年報華商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