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20 通往另一邊的窗口

我的推斷完全正確,他們確實有連接2015年的窗口!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這疑惑一直待在我心裏繁殖和倍增,我決定做一個小實驗去驗証我的猜測。我拜託職員在儲物房取出一大瓶墨水,用紙巾把墨水印在那頁 CY 的維基百科印本上。我故意把墨水印得很整齊,只蓋着某幾行文字,又將紙張摺皺,盡量做到是「打印機卡壞了」的效果。我把印本壓在辦公桌下幾天,待墨水完全乾透,看不出是新弄上去,才拿進蘇珊辦公室。

「蘇珊。」我敲門。

她瞥我一眼,我故意朗聲說:「青山道上次說的那個地盤,有幾份文件要跟你商量一下,現在方便嘛?」接着便關上房門。為掩飾,我們會在其他職員面前亂講這些莫名其妙的開場白。

我拉開椅子坐下,蘇珊放下了戒心:「怎樣?」 「也沒怎樣,你們給我關於 CY 的資料,有一頁印歪了,看不到。」我從文件夾取出那頁印本:「是他參選時的政綱,雖說跟現在的他沒直接關係,但是我想了解多一下,也會跟年輕時的他打好交道。」

蘇珊先看着我,轉面看着印本。

「好的,我給你弄過另外一張。」

她不防有詐,隨即把印本放進碎紙機裏,非常謹慎:「還有別的事情嗎?」

「我想,上天要我們回到這邊,除了是要阻止中英聯合聲明,也要我們再次聽到哥哥的歌聲吧。」

「有啊。」我答。

「甚麼?」她木無表情,是我初相識那個板起口臉的蘇珊。

「張國榮下個月也開演唱會,我想……你想一起去看嗎?」我說。這也是我預先設計好,用來打圓場的方法。之前的演唱會,是我倆唯一接通的小秘密:「我想,上天要我們回到這邊,除了是要阻止中英聯合聲明,也要我們再次聽到哥哥的歌聲吧。」我打趣道,站了起來。

果然,蘇珊鬆開雙眉,笑道:「可是,我們的時間無多了,我們可不是來度假的。」 這對他們來說確實是。 畢竟我是在1984年的1月29日到來,現在已過了一個多月(還真是度日如年),跟中英聯合聲明在12月19日簽署只剩大半年時間。這陣子龍城道的氣氛變得緊張,天台上常會有人搬移一些木箱下樓,我猜不到那都是些什麼,也沒過問。至於那姓沈的,這星期我也沒怎麼見過,想必是有事在進行部署。

蘇珊也站了起來:「再看情況吧,也不是說一定不成的。」她將我引出去,臨行時竊聲說:「給我一點時間,我盡快把那頁資料弄給你。」

我點頭離開。

蘇珊到底知道多少?她會從別人處弄得一頁新的印本,還是,這份資料是她本人所處理的?如果是後者,這不就証明了她有方法聯絡到2015的世界(至少是互聯網世界)?到底是用何種方法?

翌日,我得到了答案。

那頁詳列了他的人生,那些還沒有發生的人生的A4印本。

那天下班前,蘇珊在我桌上留下一個公文袋,裏面正是一頁新的資料印本。紙質如新,純黑白打印。 我即查看印本底端,紀錄了網站造訪日期的那一行:「1頁,全1頁。最後整理時間:2015年6月19日。」

上一次只是6月16,這比上一次還晚!

我的推斷完全正確,他們確實有連接2015年的窗口!

「咚咚咚。」 就在這時候,有人敲我門。

我因為發現了這秘密而過度亢奮,隨便應道:「請進。」

甫說出口,我已經感到後悔。可惜已經太遲。

「啊,何先生,太好了,你還在呢。」

我仰頭,看見穿着整齊西裝的 CY 站在門外。 我頓時緊張起來,心跳加速。

「是啊,CY 你不是也還沒下班嘛──」我隨便應道,卻注意到,CY 的視線正瞪看我手上的那頁A4印本。

那頁詳列了他的人生,那些還沒有發生的人生的A4印本。

他的視線只停留了半秒鐘。半秒後,他已回過神來,看着我,又再微笑:「不過,我會打擾到你嘛?你似乎很忙呢。」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