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關起門來的事

去療癒變了找豔遇

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散發着療癒氛圍、極適合一個人靜修的山城古城,最後都成了豔遇勝地。趨之若鶩的波希米亞族人,不是來「修」的,而是來獵的。


[關起門來的事]情慾是最不需要言詞的事,但卻常是最困惑的事,因此有寫。

圖:Wilson Tsang / 端傳媒
圖:Wilson Tsang / 端傳媒

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散發着療癒氛圍、極適合一個人靜修的山城古城,最後都成了豔遇勝地。趨之若鶩的波希米亞族人,不是來「修」的,而是來獵的。也許是物以類聚,在這樣的地方比較容易遇到情投意合的人,而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終於遇上了累世緣份,一切也就自然而然。

中國的雲南、印尼的峇里島都是這樣的地方,也是我多次造訪,甚至將之當做「心靈故鄉」的地方。但我沒遇過什麼豔遇,最主要的原因是,來這些地方,就是想要享受獨處。一個人吃飯走路、上咖啡館、上瑜伽課、按摩。偶爾遇到了三兩談得來、乾淨舒服的遊客,一起爬山或划船,晚上一起去酒吧喝支啤酒,也就夠了。微醺之際,還掏得到房間鑰匙,還能一個人走回旅館,最是剛好。就算留下了聯絡方式,交換了 facebook,旅程結束後,便是維持着久久按一個讚的交情。

若是遇到了看起來存心來交朋友的人,便會好像看到直銷推銷員,趕緊說句:「我的家人在等我。」掩飾自己是一個人的事實,倉皇逃跑。

但也曾經有那麼一刻,我感到羨慕。

那是在峇里島的山城烏布,我跟民宿小弟借了腳踏車,在稻田小徑中穿行,享受着藍天白雲微風,自在遼闊。遠遠地,我看到一對並肩徐行的男女,女生留着浪漫大卷髮,穿着披披掛掛的棉麻衣,男生個頭不高,甚比女生矮一點,但身材健美結實,穿着格子襯衫和牛仔褲。他們悠靜地走着,或蹲下摸摸野花,或指指遠方的雲,兩人之間不慍不火,我放慢腳踏車速度,遠遠欣賞。能有這樣一個一起散步的人,也就可以一直走下去了吧。

偶爾遇到了三兩談得來、乾淨舒服的遊客,一起爬山或划船,晚上一起去酒吧喝支啤酒,也就夠了。微醺之際,還掏得到房間鑰匙,還能一個人走回旅館,最是剛好。

隨着距離稍稍拉近,我才看到,他們的手,好有戲。

男生一直試圖要牽起女生的手,但女生總是輕巧地躲開,把被套住的手指撐開,抽回,背在腰後,男生順勢摟了腰,她再抓着男生的手離開腰際,把手還給男生,自己雙手插口袋,男生的手進了她口袋搔癢,她笑着跑開,也因此嬌羞脫逃。

這像一場舞劇。我幾乎可以猜測出他們的前一晚:酒吧或派對相遇,兩情相悅共度一宵,和悅地吃過早餐之後,出來散步,但接下來,要怎麼辦呢?男生想要確立關係,女生則 no, no, no,我是一個人。

想着想着,我的腳踏車經過了他們,看見了他們的正面,是一個西方女子,與一個峇里島男子。不知為何,直覺告訴我,他們之間是買賣關係,大概是女生臉上流露出的「夫人」之感。她像帶着一個管家,或一個書僮,而不是一個豔遇天菜(意指夢中情人,編者按)。我想到街邊摩托車排成一排的伴遊小弟,在獨行女子走過時,叫嚷着:「你需要伴嗎?」這位男子可能來自其中之一。

你需要伴嗎?這是所有獨行旅者都思考過的問題。但既然一人上路,答案也就昭然若揭了。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