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政經論衡

吳向宏:要不要效法李嘉誠「逃離」中國?

如不想讓大家走,很簡單,趕快拿幾條穩定人心的政策出來,輿論自然會轉向。


香港首富長和系主席李嘉誠。攝:Tyrone Siu /REUTERS
香港首富長和系主席李嘉誠。攝:Tyrone Siu /REUTERS

到底是唱多還是唱空中國?我當然是唱多派。然而政策一錯再錯,經濟山雨欲來,難道還要我蒙上眼睛,繼續高呼形勢大好?金融形勢若繼續不穩,人民幣資產風險繼續增大,不光李嘉誠,張嘉誠王嘉誠只怕也要落荒而走。

李嘉誠從中國大陸地區撤出大量資產,本來是一兩年前的舊聞。有人大概最近才突然反應過來,這廝原來在「做空」中國,必須反擊,就拋出了那篇知名的《別讓李嘉誠跑了》。輿論譁然之後,有關人士可能也覺得,越不讓別人走,越顯得自己沒信心,反而強化空頭預期。所以官方媒體《人民日報》又刊出一篇文章降溫,大致意思中國經濟好得很,你李某人要走便走,錯過機遇將來才有你後悔的一天!

高來高去者打得熱鬧,升斗小民就難免亂花迷眼。倒底李嘉誠撤資算不算「看空」甚至「做空」中國?普通中產階層應該跟大資本家之風而看空嗎,還是應該堅定不移跟黨走,繼續看多中國?

最近,我因為公開發表的一些觀點,也被歸入「唱空」中國派。比如我認為人民幣會貶值,三番五次在國內某知名社交媒體上提醒大家「換點美元」,結果遭到成百上千個「愛國者」集中舉報,罵我漢奸,最終導致我在該社交平台上被銷號。這些「愛國者」們不懂:做空或做多人民幣是純粹商業行為,和愛不愛國毫無關係。若這算是不愛國,那麼2011年之前,我曾連續幾年大力呼籲人民幣升值,又算什麼?一名偉大的愛國者?

其實,說到「唱多中國」,我才真正是如今這些「愛國者」們的前輩。2000年,《商業週刊》曾刊發過一期封面文章,題為《中國的盜版氾濫成災》(China’s piracy plague),認為中國不懂創新只會山寨,既不道德,更無錢途。鼓動外資撤出中國。我當時是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的一名外交官,負責知識產權和高科技產業交流,便斷然去信反擊,用資料和邏輯反駁了對方,大力「唱多」中國。在那封信結尾,我寫到(以下為本人翻譯):「中國市場也許還像是一個青春期的女孩,有些離經叛道,但正日益走向成熟。此文作者質疑說現在恐怕不是投資中國的良機。但他忘了:若你在一個青春成長的女孩面前遲疑猶豫,也許你就會永遠不可能贏得她的芳心。」

如今15年過去,昔日那個離經叛道的女孩,真的長大成熟了。而期間也贏得追求者無數,大批外國投資人和企業家都拜倒在中國市場裙下。這是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是:她成熟得太快了。轉眼之間,那個讓人充滿想像和憧憬的青春背影已經不見。糟糕的是:她在心理上恐怕還沒做好成熟的準備。

所以你要問我究竟是「看多」還是「看空」中國,我本來當然是看多的。中國雖然不可能再像青春少年那樣,繼續每年十個百分點的火爆經濟增長,但是離年老而衰還遠得很。好好調理一下,保持每年3-5%的增長,再景氣20年也不是難事。須知這個速度的增長,已經能跑贏世界上90%的國家。怕只怕官方不肯面對現實,還是覺得自己像十幾歲年輕人那樣上蹦下跳,那就容易不小心摔一個傷筋動骨的大跟斗,跌入經濟危機,幾年時間未必能恢復元氣。

2006年時,我已離開政府職位。居江湖之遠,位卑而憂國,曾呼籲當局做好應對經濟增長放緩的準備。當時的國家領導,一度也有把重心從經濟增長轉移到社會公正,建設「和諧社會」的想法。無奈知易行難。08之後,西方金融危機,中國也受到波及,尤其出口遭創。當時之計,我曾建議減稅減支渡過難關。實際情況,卻是當局逆流而上,大規模增加政府開支,所謂「四萬億」出台,試圖強行拉升經濟。這是錯着之一。

大筆投資必然導致產能過剩。其時中國投資已經占到GDP產出的50%(相比美國僅為17%),殊為危險。但是一些無良策士,還寫文章論證說投資才是經濟增長的真正動力,意思中國還有繼續增加投資。然而沒有消費需求的投資,其結果必然賠錢,也就會拉低社會平均投資回報率。我曾做過統計,目前中國資產的平均回報率,只有美國的一半。換句話說,一塊錢投資,在美國倘若能產生一毛錢利潤,在中國利潤就只能有五分錢不到。

這番局面,錯已鑄成,本來唯一辦法,就是寬鬆貨幣,且戰且走,逐步消化過剩產能。可惜新任政府又是好大喜功。企圖用雷霆手段淘汰過剩產能,貨幣不鬆反緊。而當時國內專家媒體多數未能認清形勢,2011年時,很多人還認為中國貨幣已經超發,廣義貨幣「天量」,可能引起通貨膨脹。當時我是極少幾位指出中國最大危險是通貨緊縮。話音剛落,國內果然出現「錢荒」。

而從去年到今年,更是病急亂投醫,明明實體經濟危殆,卻要從虛擬經濟入手,製造一個人工牛市。原以為藉此可以緩實體經濟之急,誰知吹出的泡沫不能持久,幾個月就從牛市轉為崩盤,拖累大批金融機構,累得中央又要出手,反而要拿真金白銀出來救市。我當時就預言:如此做法,匯率危矣。果不其然,不久匯率也應聲而降。

所以 你問我到底是唱多還是唱空中國?我當然是唱多派。然而政策一錯再錯,經濟山雨欲來,難道還要我蒙上眼睛,繼續高呼形勢大好?金融形勢若繼續不穩,人民幣資產風險繼續增大,不光李嘉誠,張嘉誠王嘉誠只怕也要落荒而走。不光豪賈鉅賈,中產階層只怕也要早點換一些美元、藏一些資產於海外,這都是人之常情常理。

如不想讓大家走,很簡單,趕快拿幾條穩定人心的政策出來,輿論自然會轉向。倘若政策不能改弦更張,卻不停發宣傳罵戰文章出來遷怒唱空派,又在媒體上封殺像我這樣的所謂「唱空言論」,那只能是越封越死,越罵越空。

(吳向宏,投資人、獨立撰稿人)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