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15 超然的測量行

我成了CY測量行的第五個合夥人。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我們在尖沙咀乘渡輪過海。船在中環泊岸時,我很驚訝,因為在我印象裏,中環天星碼頭早在2006年已被拆掉。上船前,我看見星光行外的五枝旗桿,最上端是英國及港英政府的旗幟,海風吹拂,國旗獵獵作響。

下船後,蘇珊叮囑我在碼頭公廁換上一套西裝,及一副超級笨重的粗框眼鏡。西裝比我尺碼要大,我不習慣那種鬆身的感覺。洗手時看見鏡裏的自己,卻發現自己確實變得80年代了,挽着蘇珊給我的公事包,活像在《整蠱專家》裏跳舞的劉德華(的裝扮)。步出碼頭,我們來到至皇后大道東的商業大廈。

「幾樓?」電梯小姐問。2015年的我已經好久沒見過電梯小姐。

「14。」蘇珊答。

蘇珊很清楚自己要去哪裏,所有行動步驟似乎都在她腦海裏演練過。我在渡輪上曾經問過她,我們到測量行到底要幹嘛。蘇珊只支吾,說今天是要讓我有一個初步了解,為之後行動作準備。我有點惱怒,說他們這群人是如此含糊,如果他們真要我幫忙,那好應該說亮話,告訴我現在到底是怎麼了。面對我的批評,蘇珊仍舊冷冰看着維港:「你隨機應變吧,很快就懂。」我嘆一口氣,不再問下去。

到達後,我所看見的事情卻讓我更加茫然。

「蘇小姐你好。」甫推開玻璃門,櫃台的接待小姐喊道。

蘇珊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友善點頭:「下午好。」

我竊聲問:「慢着,她怎麼會認識你?」蘇珊聽若無聞,跟櫃台小姐說:「這位就是我提過的那位先生,今天起會在這裏上班。」

我暗吃一驚,蘇珊又說:「抱歉,忘了你的名字是-」手在我背上輕推。

「啊,我姓何。」我慌張得冒冷汗。

接待小姐笑道:「何主任你好!歡迎你加入我們!」

「啊,謝謝。」我尷尬一笑。

我跟蘇珊來到一條走廊上,我拉着她:「何主任?這怎麼回事?誰要在這上班了?」她微笑道:「你啊。」「我為何要──」我想續說下去,又有兩個職員經過:「蘇小姐。」他們跟蘇珊打招呼。我待他們都經過,著着著緊問:「你以前就來過這裏吧?」蘇珊說:「當然,你忘了嘛?我來這邊已經兩年了。」她帶我穿過整個辦公室,我看見這裏空間還不少,大概有30來人在幹活,誰人看到我們都會點頭喊一聲蘇小姐。

我們一直來到辦公室另一頭的會議室,蘇珊關上門,轉眼又有一男一女進來了。他們都沒再喊蘇小姐,僅打了下眼色。

「就是他?」男的打量着我。

「對。」蘇珊取出香煙,這年頭大概還沒有室內禁煙:「我還沒跟他說情況。」

「這小子,成嘛?」那女的道。

蘇珊點煙:「你也成,幹嘛他不成?」她吸了一口,又道:「CY什麼時候回來?」

如果我沒猜錯,大家都是來自2015的同伴,你們比我早來,大概在兩年前已經潛伏在這。

那男的答:「快了,剛接到電話,一小時前剛從深圳出發。」蘇珊點頭:「時間剛剛好。」「諸位,稍等,請稍等。」我看着他們一來一回,終忍不着:「我知道時間緊迫,可你們也該跟我說一說這是什麼回事吧?」我又說:「如果我沒猜錯,大家都是來自2015的同伴,你們比我早來,大概在兩年前已經潛伏在這──」

男的點頭:「我兩年前到。」

女的:「我半年前。」

我說:「所以,這個地方是CY的測量行?我好像在報紙上讀過,他成立自己公司之前,曾在一家大公司打工,30歲前還成為了最年輕的公司合夥人。」

「知道還不少哦。」男的微微一笑:「然而,你說的只是我們本來那個時空,該要發生的事。可在我們這個將要改變的世界裏,測量行的本地合夥人只有五個。」男的伸出五指比劃:「CY,我,蘇珊,她。」男的指着那女的。

「你們是合夥人?」我瞠目結舌:「慢,不是說有五個合夥人?你只說了四個……」

「親愛的,那就是你啊。」

蘇珊煙往我臉上吐:「不然我們找你來幹嘛?就是要你當我們的第五個合夥人,一齊設局坑他下水。」

這時候,會議室外傳來人聲:「CY回來了。」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