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澳洲父親臥底中國,促警方調查致幻劑


羅德·布里奇(Rod Bridge)在中國假扮買家,調查兒子服用致幻劑死亡事件。 電視截圖
羅德·布里奇(Rod Bridge)在中國假扮買家,調查兒子服用致幻劑死亡事件。 電視截圖

2013年2月,一名16歲的澳洲男孩在開學的一次聚會中服食了中國製造的致幻劑25i-NBOMe。很快他便產生幻覺,以為自己能飛,隨後從高樓跳下,不治身亡。

兩年後,男孩的父親羅德·布里奇(Rod Bridge)帶着著名的《60分鐘》節目組,假扮黑幫老大,臥底進入中國安徽的致幻劑生產公司。「我需要一個答案,我做好了為我的兒子去死的準備。」布里奇說。他揭示出的致幻劑內幕不僅引發廣泛的討論,還促使中國警方介入了對這種新型化學品的調查。

我來到中國是肩負着一個使命——曝光這種生產合成精神類藥物的邪惡行業。這種藥物非常危險,而且往往有致命的後果。吃這種藥物的人,過一天算一天,你不知道你會遭遇什麼,他們根本沒有任何質量把關,你所吃的每一顆都有可能成爲你今生吃的最後一顆。

羅德·布里奇(Rod Bridge)

布里奇的兒子所服用的致幻劑有一個中國暱稱,叫做「開心紙」。2015年8月10日,他進入一家安徽的致幻劑公司,兩名工作人員向他推銷了這種藥劑,還表示若他每個月買200公斤,就給他950美元一公斤的優惠,包郵費。

羅德·布里奇(Rod Bridge)和兒子的合照。Rodney Bridge提供
羅德·布里奇(Rod Bridge)和兒子的合照。Rodney Bridge提供

布里奇並沒有花多大功夫就找到了這些公司。他在谷歌搜索25i-NBOMe 關鍵詞,很快就找到了安徽、湖北、上海的三家致幻劑公司。他以買藥的名義聯絡的這間公司名為「合肥馳泰生化科技有限公司」,對方自稱全球都有分部,可以供應包括「開心紙」在內的100多種藥劑。在臥底的視頻被傳媒播出後,這家公司網站上的所有產品信息和聯絡方式都被清空。

中國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的警察在9月14日晚看到了布里奇臥底的相關報導,隨即分析了《60分鐘》的節目視頻,在16日上午找到了這家致幻劑公司。但處置這些售賣25i-NBOMe 的公司並不容易,因為根據中國《麻醉藥品及精神藥品品種目錄》和《易製毒化學品管理條例》,25i-NBOMe 既不屬於麻醉或精神藥品,也不屬於毒品。這意味着,無論是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還是公安,都找不到查處25i-NBOMe 的法律依據。

合肥市公安局一名禁毒工作人員說,25i-NBOMe 列入管理的速度「遠遠跟不上毒品化學家們變更分子式的速度」,讓禁毒工作「很為難」。北京大學中國藥物依賴性研究所所長陸林亦表示,新制毒品在進入藥監局名錄前需要經過相關部門的試驗,因此出現滯後。不過,25i-NBOMe 在以色列、俄羅斯等國都已被明令禁止。

而布里奇兒子所在的澳洲,實際上也禁止了這種致幻劑,但因為探測搜查十分困難,25i-NBOMe 仍在當地青少年之間流傳。他回國後創辦了「Sideffect」(副作用)組織,呼籲年輕人對致幻劑保持警惕,因為「一顆,就可以要你的性命」。他也將努力遊說澳洲政府立法限制致幻劑的在線買賣和進出口。

1100 美元
羅德臥底的安徽致幻劑生產商以每公斤1100美元的價格出售25i-NBOMe。

聲音

現在這已經不僅僅只是普萊斯頓一個人的事了,也不只關乎澳大利亞,這關乎全世界所有受到這種合成毒品威脅的人的生命。

羅德·布里奇

我們很清楚海關是怎樣運作的,不必擔心,向澳大利亞運貨我們很有經驗。

一個安徽合肥的致幻劑賣家

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通過法律流程,儘快將此類物質列入監管目錄當中,這是國家禁毒委和食藥監應該加強的地方。

西北政法大學副教授褚宸舸

25i-NBOMe

25i-NBOMe,也稱 N-Bomb 或合成 LSD,學名叫碘代 N-乙胺。2003年由一名德國化學家合成,屬於一種新型合成的迷幻劑,吸食後可產生幻覺,並引致發抖、噁心、失眠、心跳加快、高血壓、煩躁、具有攻擊性、視覺和聽覺產生幻覺、痙攣、高燒和急性腎損傷。通常以吸墨紙或者粉狀形式吸食,由於濃度極高,吸食過量十分危險,也屬於易製毒化學品。迄今世界範圍內已發生多起服食25I-NBOMe 致死的事件。 (資料來自南方都市報)

來源:南方都市報新京報澎湃新聞新浪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