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美聯儲討論加息前,美債遭大幅拋售


美聯儲加息前夕,美債收益率創4年新高。攝:Spencer Platt/GETTY

9月16、17两日,美聯儲將在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會議上討論加息問題,並會於17日公布結果。由於市場擔憂美聯儲加息導致債市流動性下降,兩年期和五年期國債均遭到拋售。15日,兩年期美債收益率上漲8個基點至0.81%,創2011年4月以來新高;十年期美債收益率上漲9個基點至2.28%。

我不願意從美聯儲會議前關於流動性的一次市場波動中概括太多,但會議前的市場測驗值得關注。這說明本應流入的資金在會議前選擇了觀望。

蘇格蘭皇家銀行的美國策略主任Hugh Briggs

RBC Capital Markets的美國國債策略主管Michael Cloherty 認為,債市拋售主要由於美國國債流動性日益減弱。他同時表示,「這反映出美聯儲正在一個艱難的市場中運作。如果市場會有這樣(規模)的劇烈變化,這將會給美聯儲帶來壓力,他們需要逐步加息,更仔細地與市場溝通。」

德意志銀行策略師早些時候曾表示,如果用市場平均單日換手率來衡量,美國國債市場的流動性已從自2000-2010年期間的頂峰水平下滑70%;相比之下,投資級債券和高收益公司債券的平均換手率分別從2006-2007年的巔峰水平下降了50%和30%。

雖然經濟學家和投資者對美聯儲是否將加息存在分歧,但市場對美聯儲年內加息的預期仍不斷升溫。期貨合約顯示,市場認為美聯儲有28%的加息可能,這一概率基於0.375%的加息後利率假設。

此前幾月,美聯儲曾多次釋放信號,預期年內進行2006年以來的首次加息,以回收金融危機後量化寬鬆(QE)釋放出的流動性。一旦美國本土就業市場繼續改善,且通脹向2%的目標回升,美聯儲就將通過加息實施緊縮政策。但近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急劇上升,讓是否加息變得複雜。

此外,對陷於經濟衰退的新興經濟體而言,美聯儲加息會讓當地狀況雪上加霜,誘發資本外逃。9月8日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Kaushik Basu 曾表示,如果美聯儲(美國央行)在FOMC會議上決定提高利率,將在新興市場引發新危機。任何加息都將導致「恐懼資本」流出新興市場,新興市場貨幣匯率也將隨之劇烈波動。9月15日世界銀行再次發布報告,警告加息可能導致新興市場的資金流入減少45%。

28 %
期貨合約顯示,市場認為美聯儲有28%的可能於 FOMC會議上加息。這一概率基於加息後利率為0.375%的假設。

聲音

全球經濟以金融為基礎的脊柱出現問題,需要進行重大調整。這種情況下,即使是最好的脊柱醫生甚至都可能不願輕易去試,一次性加息也不能矯正這個脊柱。

Janus Capital投资经理Bill Gross

準備好迎接美聯儲2008年拒絕降息之後最愚蠢的決定吧。

Financial Times網友Gordons alive

圍繞美聯儲何時加息的不確定性造成的損失,正在超過美聯儲加息本身。

秘魯央行行長 Julio Velarde

美國國庫證券

美國國庫證券(United States Treasury securities)是美國財政部發行的公債。國庫證券是美國聯邦政府為美國國債籌措借款的工具,他們常被簡稱為Treasuries。自2012年起,財政服務局取代公債局,安排公債的管理。包括有四種有價證券(可轉讓證券):短期國庫券(Treasury Bills)、國庫票據(Treasury Notes)、國庫債券(Treasury Bonds)、通漲保值債券(TIPS),還有數種不可轉讓證券。有價證券的流通性非常高,在二級市場的交易非常活躍,而不可轉讓證券一經購買就不能在市場上交易。(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來源:金融時報第一財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