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國際油價長期下跌令世界多國擔憂


美國德克薩斯州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的一個油站。攝 : Eric Gay/AP

由於國際市場對中國經濟下行、能源消費量下降的擔憂,加上美國石油在過去六年間產量翻番,國際石油供應明顯過剩,國際油價在過去幾個月持續下跌。8月24日,布倫特油價一度跌至每桶42美元,遠低於一年前103美元的價格。

隨後幾天,受可能減產的消息影響,國際油價曾短暫出現逆轉態勢。8月31日布倫特油價收報每桶54.15美元。布倫特油價和 WTI 油價均在三個連續交易日上漲逾25%,為1990年以來最大三日漲幅。然而9月5日,布倫特油價又回落到49.29美元。9月3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和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 就石油價格達成共識,認為每桶至少70美元的原油價格有助於未來50年的能源投資。

OPEC 將繼續盡其所能,創造有利的環境,促使市場價格回到公正合理的平衡點。這間機構經歷過各種情形,它隨時準備和生產商談判。但這需要建立在公平競爭的基礎上。

《Opec Bulletin》的評論

據《金融時報》引述,紐約能源交易公司 Paramount Options 的經紀人 Raymond Carbone 認為,真正點燃市場行情的是來自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消息。OPEC 的公告顯示其成員國在財政壓力下可能考慮調整原油供應策略。此外,美國能源信息署(EIA)最新公布的報告顯示,美國原油產量較預期減少,6月原油產量已從4月的每天960萬桶下滑至930萬桶。上述可能減產的消息均促成了油價回升。

儘管供應明顯過剩已有一段時間,但產油國並未減少產量。作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最重要的成員國,沙特阿拉伯拒絕了其他成員國的減產要求。不僅在產量上創下紀錄,還增加了用於未來石油開採的鑽探裝備。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科威特緊隨其後,伊拉克的產量自今年年初以來也增加了將近20%。歐盟即將結束針對伊朗的石油禁運,伊朗官方媒體引述伊朗石油部長的話稱,「我們將不惜代價增加石油產量,我們別無選擇」。9月1日,石油佔外匯收入96%的委內瑞拉宣布,已與中國簽署協議,從中國獲得50億美元貸款,提高石油產量。

前 OPEC 秘書長、厄瓜多爾能源部長勒內·G·奧爾蒂斯(Rene G. Ortiz)曾估計,由於去年油價下跌,所有主要石油出口國的石油銷售額總共減少了一萬億美元。

出版過《石油大博弈》(The Prize)和《能源重塑世界》(The Quest)的丹尼爾·耶金(Daniel Yergin)認為,「中國經濟的明顯疲軟波及到全世界,很多享受繁榮時期的生產商對中國經濟發展依賴的程度超過了他們的認識」。

3200 萬桶
過去三個月,由於沙特阿拉伯和伊朗的高產量,OPEC 的石油日產量約為3200萬桶,達到2012年以來的最高值。

聲音

依賴石油收入的國家一旦出現財政赤字,就會被迫大幅減少支出,或危險地增加借貸,或者同時採取兩種措施。那些沒有大量外匯儲備的國家最危險,包括尼日利亞、安哥拉、阿爾及利亞、委內瑞拉和伊拉克。

前美國國務院國際能源事務特使的戴維·戈爾德溫(David L. Goldwyn )

俄羅斯、伊朗及沙特阿拉伯等曾將石油財富當作手段的國家可能不再擁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紐約時報》評論

過去十年中,中國經歷了自己對外直接投資的激增,尤其是在能源和其他採掘業方面。在很多國家,比如蘇丹、緬甸和委內瑞拉,中國國有企業和銀行的行為可以說帶來了意外和多餘的外交政策難題。所以現在是時候讓中國經歷其政府與公民對中國公司海外行為如何影響國家利益的理解和管理方式的新生了。

清華大學國際關係副教授陳懋修(Matt Ferchen)

布倫特油價

布倫特油價(Brent Crude oil)是國際石油市場的一種基準價格,在期貨、場外掉期、遠期和即期現貨市場上被廣泛交易。現全球65%以上的實貨原油掛靠布倫特體系定價。主要用戶是位於西北歐和美國東海岸的煉油廠。其他重要的世界石油市場價格還包括WTI價格(West Texas Intermediate),迪拜原油價格(Dubai Crude oil)和石油輸出國組織一攬子參考價格(OPEC daily basket price)。(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紐約時報Financial Times鳳凰財經OPEC財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