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核協議通過障礙掃清,美伊仍互相猜忌


9月2日,第34位支持伊朗核協議的美國參議員產生;因此即便國會反對,美國總統奧巴馬仍可通過相關決議。攝 : Pete Marovich/Pool/Bloomberg
9月2日,第34位支持伊朗核協議的美國參議員產生;因此即便國會反對,美國總統奧巴馬仍可通過相關決議。攝 : Pete Marovich/Pool/Bloomberg

9月2日,美國馬利蘭州民主黨參議員 Barbara Mikulski 表態支持伊朗核協議,成為第34位支持協議的美國參議員,這也意味着總統奧巴馬已經獲得足夠支持,就算由共和黨控制的國會通過否決相關協議的議案,也能夠行使有效的總統否決權推翻國會決定。

由於聯合國安理會在7月份已經通過伊朗核協議,美國國會就算通過否決相過協議的議案,也不能阻止核協議的實施,但可能導致美國無法撤銷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令整個協議不能全面具體落實,並因此令伊朗單方面退出協議。不過,隨着最少有34位參議員肯定支持協議,奧巴馬必然能行使有效的總統否決權,正式消除了美國通過協議的最後懸念。

這項核協議並不是最完美的,但也是目前能有效限制伊朗發展核武的唯一選項,因此我支持有關協議。

馬利蘭州民主黨參議員 Barbara Mikulski

當焦點都落在美國國內就伊朗核協議的政治博奕,《Global Post》於2日刊登報導,分析了伊朗國內兩大派系就核協議的分歧。自1990年代,伊朗政權由「改革派」及「保守派」輪流執掌;2013年,屬溫和改革派的魯哈尼(Hassan Rouhani)成為伊朗總統並執政至今,改變了前任艾哈邁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的右翼保守政策,將與西方改善關係、爭取制裁獲得解禁並挽救經濟為首要任務。

結果經過長時間協商,核協議終於在本年7月達成,伊朗同意讓國際組織監察伊朗核發展,以換取西方對伊朗解除各項制裁。《Global Post》在報導提到,如無意外,美國將於2016年初以前履行對伊制裁解禁,而伊朗大選預定在2016年2月舉行。就核協議目前的進展,預料附帶的制裁解禁能預期落實,在伊朗主流民意眼中視為改革派的政績,有助改革派在明年大選的選情。

不過,伊朗國內保守派對核協議的質疑聲音仍然不斷,近月來亦以此對執政改革派施壓,希望恢復伊朗政壇內兩派勢力均等。據報導,保守派的民意基礎主要來自年紀較大的伊朗民眾。《Global Post》訪問到一名年屆80歲的伊朗人 Mahmoud Mahmoudazadeh,他指「擔心西方國家藉監測伊朗核設施為名,於伊朗安插間諜」。

據《Global Post》形容,伊朗保守派對協議的質疑,恰恰是美國共和黨反對協議立場的「鏡像」:伊朗保守派政客及民眾認為,美國不會履行對伊制裁解禁,尤其明年初美國大選後可能由共和黨人上台執政,而美國共和黨反對華府的核協議理由,也是質疑伊朗不會信守協議並秘密發展核武。

34 /100
美國參議院共有參議員100人,34人即超過總數的三分之一,達到總統行使「少數否決」權的門檻。

聲音

目前為止,是(伊朗)改革派佔了上風。假如核協議最終不能具體落實,魯哈尼政府的執政地位肯定會嚴重削弱。

德黑蘭貝赫什堤大學政治科學助理教授 Javad Etaat

否決權(美國)

美國總統可否決美國國會通過的議案,但是這項權力不是絕對的:交還參眾兩院覆議(reconsideration)再次就法案表決並以三分之二多數推翻(override)否決的權力,則是「限制否決」(qualified vote,或稱「條件否決」);反過來說只要三分之一以上支持就能過關,又稱為「少數否決」(minority veto)。這兩項權力都由美國憲法賦予。 (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半島電視台Global Post信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