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政經論衡

阿伊伯克:中央永不接受「中間道路」意味着什麼?

中央此次表態永不接受「中間道路」,恰逢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閉幕,這是給接下來數年中共西藏工作定調。


2014 年3月 達賴喇嘛與美國議員在國會山會面。攝: Win McNamee/GETTY
2014 年3月 達賴喇嘛與美國議員在國會山會面。攝: Win McNamee/GETTY

中央的這次表態不僅會讓達賴喇嘛失望,對「中間道路」的支持者來說,也是沉重一擊。流亡藏人在解決「西藏問題」上並非鐵板一塊:一部分是支持「中間道路」的自治派,另一部分則是支持「西藏獨立」的獨立派。

8月25日,中共中央統戰部通過官方微信帳號透露中央對達賴喇嘛「中間道路」的態度:中央過去沒有、現在不會、將來也永遠不會接受。

誠如統戰部所說,中央過去確實沒有接受過中間道路,而是將之視作變相的分裂訴求。只是此番表態恰逢中國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剛結束,且又趕上流亡藏人社會進入司政(藏人行政中央即「西藏流亡政府」的行政首腦)大選準備期,我們有必要分析在這個重要時刻的表態對接下來數年西藏問題走向可能會發生一些什麼影響。

在做政策分析前,我們必須搞清楚中央表態中所說的「中間道路」及其產生的歷史背景。簡而言之,中間道路是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提出的旨在解決西藏問題的政治方案,指既不接受西藏在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出的地位,也不尋求西藏的獨立,而是採取折中路線:即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範圍內尋求整個西藏三區施行名副其實的自主自治。

眾所周知,達賴喇嘛1959年流亡印度之後就不再接受中國對西藏的政治安排,而是積極謀求西藏獨立。然而堅持了十多年的獨立運動,成果卻非常有限,一方面,獨立運動得不到國際社會的實質性支持;另一方面,北京對西藏的控制非常穩固。1972年中美邦交正常化後,達賴喇嘛應已意識到要實現西藏獨立的機會是渺茫的。1978年鄧小平成為中國第二代領導人後,打算對毛時代的錯誤進行撥亂反正,具體涉及到西藏問題的,就是希望達賴喇嘛能回國,並向他提出:除了獨立之外,什麼都可以談。達賴喇嘛也在1979年,正式放棄獨立訴求,轉而以大西藏自治為核心內容的「中間道路」作為替換。

通過對歷史背景的簡單回顧,我們會發現,從「西藏獨立」到「中間道路」,看起來是達賴喇嘛對中共的一個讓步。但為什麼中共中央還會認為「中間道路」是變相的分裂要求呢?這就涉及到「中間道路」中的另一個概念:大西藏。所謂大西藏是指中國境內藏族的傳統聚居區,即目前的西藏自治區加上青海、甘肅、四川、雲南四省藏區,按照藏人的傳統劃分,以上藏區分屬衛藏、安多、康,即西藏三區。中共部分官員認為,歷史上五個藏區從未形成過統一的行政區,而「中間道路」要求將中國境內藏區統一為實行普選民主制的政治實體,不僅與中共現行體制相悖,更將大大增加這些藏區在未來脫離中國的可能性。

說歷史上藏區從未形成過統一的行政區,很多人也許並不同意。不過自1642年五世達賴喇嘛在西藏建立甘丹頗章政權,一直到1959年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流亡印度,拉薩政府確實從未把自己的行政權施加到整個藏區。那為什麼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會堅持將所有藏區統一為一個政治實體呢?

細究起來,第一是出於民族主義考量,大藏區雖然數百年來並未在行政上統一,但無論從歷史上、宗教上、經濟上、民族上都存在着緊密聯繫,將藏人聚居區統一為一個政治實體對保持藏民族的整體性是有利的;第二個原因則是基於歷史悲劇的考量,1950年代,中共中央對西藏實施暫緩民主改革的政策,但認為同屬藏區的康和安多與西藏不同,不必暫緩,於是在這些地區強行上馬爭議極大的民主改革,給當地藏人帶來深重災難,若藏區不統一,將來歷史重演,分裂的藏人社會可能又面臨相似災難;三是現實政治的考量,1950年代以後的藏人反抗運動,實則由最先被迫實行民主改革的康巴人(康區藏人)主導,緊隨達賴喇嘛流亡印度的很大一部分也是康巴人,這些讓康巴人在流亡藏人社會中享有極高政治話語權,安多人雖然在流亡藏人中人數較少,但在政治上也擁有一定的話語權,他們斷然不會接受只有衛藏的自治方案。

「中間道路」是達賴喇嘛代表跟中共中央就西藏問題展開談判的基礎,自2010年雙方結束第九輪談判之後,再未開展新談判。中央此次表態永不接受「中間道路」,恰逢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閉幕,這是給接下來數年中共西藏工作定調,如此一來,若達賴喇嘛繼續不從「中間道路」退讓,中共還是不會允許他參與到自己主導的西藏工作中來。但正如上文所分析的,要讓達賴喇嘛退讓,是極為困難的,他不得不顧及來自流亡藏人社會內部的巨大反對。這意味着,接下來數年,中共中央和達賴喇嘛的關係怕是破局無望。

中央的這次表態不僅會讓達賴喇嘛失望,對「中間道路」的支持者來說,也是沉重一擊。流亡藏人在解決「西藏問題」上並非鐵板一塊:一部分是支持「中間道路」的自治派,另一部分則是支持「西藏獨立」的獨立派。由於「中間道路」是達賴喇嘛所提出,這在一定程度上促使該方案成為流亡藏人社會的主流,而「西藏流亡政府」最近兩任行政首腦均以積極貫徹「中間道路」着稱。獨立派一直批評「西藏流亡政府」表現太過軟弱,且斷言他們面對中共不會取得任何實質進展。

中央永不接受「中間道路」的表態無疑坐實了獨立派的指控,勢必削弱流亡藏人對自治派的支持。在即將到來的司政選舉中,獨立派的支持率則可能因中共的強硬態度而增加。

(阿伊伯克,歷史學博士,藏學研究者)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