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難民危機 影像 圖片故事

逃亡於生死之間,歐洲難民潮

世界各地攝影師在馬其頓、希臘、法國等著陸點拍下照片,訴說難民在生死邊界掙扎的故事。


2015年8月25日 運載難民的郵輪反射在一名難民兒童乘坐的巴士車窗上。攝: Stoyan Nenov /REUTERS
2015年8月25日 運載難民的郵輪反射在一名難民兒童乘坐的巴士車窗上。攝: Stoyan Nenov /REUTERS
2015年8月11日 希臘科斯島 敘利亞難民成坐的船隻因故障在海面飄流,一名難民嘗試以游泳方式抵達希臘。攝: Alkis Konstantinidis /REUTERS
2015年8月11日 希臘科斯島 敘利亞難民成坐的船隻因故障在海面飄流,一名難民嘗試以游泳方式抵達希臘。攝: Alkis Konstantinidis /REUTERS
2015年8月22日 馬其頓蓋夫蓋利亞 一名女孩在等候進入希臘前的帳篷中流淚。攝: Ognen Teofilovski /REUTERS
2015年8月22日 馬其頓蓋夫蓋利亞 一名女孩在等候進入希臘前的帳篷中流淚。攝: Ognen Teofilovski /REUTERS
2015年8月25日 匈牙利勒斯凱 敘利亞難民徒步從鐵路的路軌進入匈牙利。攝: Laszlo Balogh /REUTERS
2015年8月25日 匈牙利勒斯凱 敘利亞難民徒步從鐵路的路軌進入匈牙利。攝: Laszlo Balogh /REUTERS
2015年8月4日 法國加來 難民越過鐵絲網圍牆後準備通過英法海底隧道偷渡到英國。攝: Juan Medina /REUTERS
2015年8月4日 法國加來 難民越過鐵絲網圍牆後準備通過英法海底隧道偷渡到英國。攝: Juan Medina /REUTERS
2015年8月5日 法國加來  警察手持電筒追捕企圖通過英法海底隧道偷渡的難民。攝: Juan Medina /REUTERS
2015年8月5日 法國加來 警察手持電筒追捕企圖通過英法海底隧道偷渡的難民。攝: Juan Medina /REUTERS
敘利亞難民抱著他的兒子和女兒登上希臘科斯島,準備前往歐盟國家尋求援助。攝: Daniel Etter/The New York Times
敘利亞難民抱著他的兒子和女兒登上希臘科斯島,準備前往歐盟國家尋求援助。攝: Daniel Etter/The New York Times
2015年8月11日 希臘科斯島 敘利亞難民成坐的船隻因故障在希臘對出的海面飄流。攝: Yannis Behrakis /REUTERS
2015年8月11日 希臘科斯島 敘利亞難民成坐的船隻因故障在希臘對出的海面飄流。攝: Yannis Behrakis /REUTERS
2015年8月7日 法國加來  非洲移民示威要求法國政府開放邊境。攝: Juan Medina /REUTERS
2015年8月7日 法國加來 非洲移民示威要求法國政府開放邊境。攝: Juan Medina /REUTERS
2015年8月23日,希臘。來自敘利亞的難民登岸後用手機自拍。攝:Alkis Konstantinidis /Reuters
2015年8月23日,希臘。來自敘利亞的難民登岸後用手機自拍。攝:Alkis Konstantinidis /Reuters
2015年8月22日 馬其頓蓋夫蓋利亞 難民為他們的電話充電。攝: Darko Vojinovic /AP
2015年8月22日 馬其頓蓋夫蓋利亞 難民為他們的電話充電。攝: Darko Vojinovic /AP
2015年8月13日希臘科斯島 難民使用過的救援水泡在海上飄浮。攝: Milos Bicanski /GETTY
2015年8月13日希臘科斯島 難民使用過的救援水泡在海上飄浮。攝: Milos Bicanski /GETTY

「難民登岸那刻都是震撼的,亦充滿希望。他們縱已筋疲力盡,但起碼能活下來。他們都慶幸能活着抵達這裏。」

「當難民們踏上小艇開始逃亡時,他們深知其中有些人會在逃亡過程中死去、只有部分會僥倖生還。大部分難民十分清楚逃亡的風險,他們願意盡地一鋪,因為生活環境實在差得要命。」Chiara醫生說。Chiara Montaldo醫生現正在無國界醫生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位於意大利南部西西里島的救援中心為難民提供醫療及心理輔導。

他的救援日誌提及難民的情況:「我身處的Pozallo中心最多可容納180名難民。難民搭乘橡皮艇、木筏越洋過海,但沒有一艘艇是安全的。」Chiara醫生說,他的救援站接待來自敘利亞、巴勒斯坦、埃及以及非洲等地的難民。他們抵達西西里時因為船隻太逼、又或是逃亡時曾被拘留,身體都十分虛弱,大部分人出現缺水徵狀,亦有皮膚病等。

Chiara稱,部分難民船安排白種人站在夾板,黑人則站在下層船倉。難民稱,白人難民較容易引起救援人員注意,增加獲救機會。Chiara說:「難民登岸那刻都是震撼的,亦充滿希望。他們縱已筋疲力盡,但起碼能活下來。他們都慶幸能活着抵達這裏。」

Chiara憶述一名19歲尼日利亞女難民的經歷:「上岸時她身上滿布被化學品灼傷的傷口。她向我解釋說,逃亡時為了緊握船身而不能走動,小艇排出的汽油混和海水,不斷的拍打在她身上,造成灼傷。 船上兩人不小心喝下數口電油海水而死去,她亦不知道二人的屍體去向。」

另一名正在地中海救援船MY Phoenix號上當值的Erna Rijnierse醫生形容目前情況危急。Erna曾到過南蘇丹和東剛果協助人道救援任務,他慨嘆:「這次在地中海的情況和以往截然不同,你深知道你必須這一刻、馬上要拯救抵埗的難民,否則他們必死無疑。」

MY Phoenix號曾接濟一輛載了369人的漁船,漁船嚴重超載,難民長期在擠逼的船上站立,所有人都手腳無力,當中更有八名孕婦。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人員為他們提供救生衣、水、餅乾及乾淨衣服。Erna說,一名來自厄立特里亞的難民曾對他說,他要在國內生存,只有兩個選擇,一是終生服兵役,二是終身監禁。他寧願死,或者逃亡。厄立特里亞是非洲東北的國家,在1993年脫離埃塞俄比亞並宣布獨立。

Erna知道國際間對於如何救濟湧往歐洲的難民意見分歧,但對他來說,只要有人在地中海需要救援,就應該伸出援手。「作為醫生,作為志願者,這是我的職責。」

難民準備登上無國界醫生搜救船Bourbon Argos。攝:Christophe Stramba/MSF
難民準備登上無國界醫生搜救船Bourbon Argos。攝:Christophe Stramba/MSF
一群被救到My Phoenix上的難民在甲板底層休息。攝:Christophe Stramba/MSF
一群被救到My Phoenix上的難民在甲板底層休息。攝:Christophe Stramba/MSF
2015年8月7日,無國界醫生的救援船Bourbon Argos在利比亞對開海面進行拯救任務,難民在船上休息。攝:Darrin Zammit Lupi/REUTERS
2015年8月7日,無國界醫生的救援船Bourbon Argos在利比亞對開海面進行拯救任務,難民在船上休息。攝:Darrin Zammit Lupi/REUTERS
剛抵埗的敘利亞人焚燒救生衣取暖。他們在島上較偏遠的地方登岸,因此除了取暖外,亦希望以火光吸引海岸防衛隊的注意。Alessandro Penso攝:Alessandro Penso/MSF
剛抵埗的敘利亞人焚燒救生衣取暖。他們在島上較偏遠的地方登岸,因此除了取暖外,亦希望以火光吸引海岸防衛隊的注意。Alessandro Penso攝:Alessandro Penso/MSF
17歲的Ali Fetrat來自阿富汗,在三歲時所有家人已經死去,從小和舅舅一同生活。由於舅舅不斷虐打他,因此他決定向向朋友借錢,前往歐洲重過新生活。他說:「感謝互聯網,讓我看到這世界有美好的一面。」 攝:Alessandro Penso/MSF
17歲的Ali Fetrat來自阿富汗,在三歲時所有家人已經死去,從小和舅舅一同生活。由於舅舅不斷虐打他,因此他決定向向朋友借錢,前往歐洲重過新生活。他說:「感謝互聯網,讓我看到這世界有美好的一面。」 攝:Alessandro Penso/MSF
2015年8月25日,意大利西西里島,約320名難民獲無國界醫生的救援船拯救,正待上岸。攝:Antonio Parrinello/Reuters
2015年8月25日,意大利西西里島,約320名難民獲無國界醫生的救援船拯救,正待上岸。攝:Antonio Parrinello/Reuters
2015年8月7日,無國界醫生派出救援船在利比亞附近一帶海域救濟難民。攝:DARRIN ZAMMIT LUPI/Reuters
2015年8月7日,無國界醫生派出救援船在利比亞附近一帶海域救濟難民。攝:DARRIN ZAMMIT LUPI/Reuters

關於2015年的歐洲難民潮

跟據聯合國提供數字,2015年至今已有34萬難民湧入歐洲,去年同期只有約12.3萬人。其中約20萬人在希臘上岸,部分難民由土耳其經水路前往希臘島嶼如KOS、CHIOS等。至今已有約2500人在搭乘橡皮艇或木筏橫越地中海時死亡。

難民到底從哪裏來?大部分的難民來自發生內戰的敘利亞,其次是阿富汗和厄立特里亞,亦有部分人來自尼日利亞和科索沃地區。

德國至今已接收了約80萬名難民。聯合國稱,現在每天約有3000名難民經馬其頓,再經塞爾維亞及匈牙利進入德國,或有簽訂神根公約的國家。上周五,奧地利一輛貨車被發現運有70名難民,他們全部經已死亡,屍體腐爛,死者包括一名女嬰。

歐洲各國對於如何應付大批湧入的難民意見分歧。歐盟在爭議聲中,於今年四月通過撥款1.2億歐元援助難民。

「難民」或是「移民」?

國際媒體對於如何描述大批湧往歐洲的人士亦有爭議。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的編輯Barry Malone 於8月20日在其網誌中解釋,為何他們選擇以「難民」而非「移民」。他解釋,「移民」一字令讀者聚焦在數字,亦缺乏人性。半島電視台總編輯遂決定用「難民」稱呼湧入歐洲的人,令讀者更關注他們面對的困境及相關的致命事故。

聯合國難民署在上周五發表的聲明指出,「難民」及「移民」兩者有所不同。「移民」一般指自願離開本國,但仍受本國保護的人。「難民」則指因戰亂等理由被逼遷徙的人。多個國家簽訂的1951難民權利公約規定,各國不得將難民驅逐回本國。聯合國難民署稱,在今年湧往意大利和希臘的人潮中,大部分是來自戰亂地區的「難民」,少部分為自願出走的「移民」。所以用字需視乎不同情況而定。

(部分圖片由無國界醫生提供)

影像 難民 歐洲難民危機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