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爆炸 國際

曼谷營救幕後英雄:志願翻譯一呼百應

講多種語言的志願者,改變了曼谷爆炸之後救護的速度。那正是遊客們原本熟悉的泰國,微笑之國,好客之所。


爆炸事件死者家屬在殯儀館哭泣。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爆炸事件死者家屬在殯儀館哭泣。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收治中國患者的朱拉隆功醫院大樓,一進門是三個臨時櫃檯,其中一個上面放了三部手機,旁邊寫着「Free International Call」(免費國際電話)。 守在櫃檯旁的小夥子講,這是為了方便傷者和家屬,跟國內的人聯絡。

另外兩個檯子分別是泰語問訊處和泰國權利與自由保護廳設立的免費服務點,還特別標示了中文,職員說,這裡是提供問詢翻譯服務的第一道窗口。

「你說中文的嗎?不好意思,中文志願者剛剛走開了,我會泰文,英文,日文和韓文,很可惜不會說中文。」一名女職員熱情地說,如果需要可以立刻打電話把中文志願者叫來,「他就在附近,很快就可以過來。」

距離曼谷四面佛爆炸,已經過去兩天。講多種語言的志願者,仍留守在各個醫院,為傷員和陸續趕到的家屬提供翻譯。外國死傷者中,中國大陸遊客最多,於是中文志願者數量也格外多。

他們最早是通過社交網站,呼籲身邊會中文的人出來幫忙,竟一呼百應,最初的混亂過後,各大醫院都出現了穩定的中文志願服務團隊,大大加快對中國大陸、香港、台灣,乃至海外華裔傷者的救助。

「雖然有危險,但拼了!」

朱拉隆功醫院距離四面佛寺,坐輕軌三個站,是爆炸發生後,收治外籍病人第二多的醫院。自爆炸發生,部分志願者沒日沒夜持續工作,陳燕禎就是其中之一。「不好意思,正在陪傷者做檢查,可能要你等我一下了。」她發來短訊。陳燕禎是最早一批,也是目前仍在幫助中國傷患的志願者之一。

「我跟妹妹兩個一起來的,還有個弟弟,也曾經在北大讀書,因為家裡兩個都出來了,我們就把弟弟留在家。」陳燕禎來自華裔家庭,姐弟三人都去了北京大學讀書,然後回到泰國。兩姐妹的中文十分標準,聽不出外國口音。

大部份志願者的背景跟這兩姐妹相近。妹妹阿迷說,最多的是曾經去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兩所高校留學的泰國學生。

「爆炸發生時,我跟姐姐正在開車,大概離爆炸的地方有一公里左右吧,聽到『砰』的一聲。當時還沒有想到是爆炸,有人說是起火了,有人說是電纜事故。反正當時就說讓大家繞開王四面佛的那條路,馬上就有人把前往那邊的車分流到另外一條路了。我跟姐姐還有一個泰國朋友三個人在車上,轉了個方向,把車停下來。」阿迷一頭服帖的短髮,白凈帥氣。她是紀錄片導演,大陸中文微博上有十一萬粉絲。藉助微博,她不斷發佈即時訊息,幫助國內的人了解情況,更重要的是,尋找失聯的親人。

「大家都很緊張,把車停下就聽着廣播關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原來是爆炸。」

救護車到爆炸現場的時候,阿迷說,救護人員發現好多中國傷者不會講泰文或英文,無法溝通。各大醫院急需翻譯,於是姐妹二人又用當地流行的社交媒體Line, 在曾到中國留學的泰國學生群組裡,發佈急需中泰文志願者的消息。同時決定,不管怎樣,去醫院再說。

「通往四面佛的十字路口已經封了,車開不進去,我跟姐姐趕緊叫來了兩輛摩托車,一人一輛趕着去了現場。到了才發現,摩托車也不能過到對面,最後就走過去(警察醫院)。」

當時情況還不明朗,漫天亂飛的傳言,讓姐妹倆心裏不免有些害怕。「有消息說,可能還有另外一個炸彈。就想,這個會不會是一個陷阱呢,先在遊客多的地方炸一個小的,等到救援的人過去了,人多了,再炸一個大的。可是消息說很多人受傷,重傷的輕傷的,還有些人受了驚嚇,找不到親人,於是就想,算了,拼了!」

阿迷說起來雲淡風輕,但在當時,做出這個決定需要的勇氣,不是人人都會有。

阿迷醒來發現身上貼著「VIP翻譯員」的小紙條,是調皮的護士們趁她睡着,貼上去的——表達感謝。

很短的時間內,市內最接近爆炸地點的警察醫院,出現大批志願者,有些是像陳燕禎和阿迷一樣會說中文的泰國人,也有在本地工作和學習的中國人。雖然後來有人在社交網站上一再表示,志願者已經夠了,但還是有源源不斷的人加入。

「大家第一站都是先到警察醫院,後來得知,傷者被送往六間不同醫院,那裡還缺翻譯,我們趕緊到朱拉隆功醫院,收治中國人第二多的醫院。」

中國志願者在接收爆炸案傷者的醫院提供翻譯服務。 攝:宋寧宇/端傳媒
中國志願者在接收爆炸案傷者的醫院提供翻譯服務。 攝:宋寧宇/端傳媒

志願者很多,但也會出現問題。有些在這邊工作學習的中國人,聽不懂部份醫療專業詞彙,出現過給傷者打錯針的情況。那之後醫院呼籲,儘可能有像阿迷和陳燕禎這樣中文好的泰國人,跟定幾個傷員,減少錯誤出現。

爆炸當晚,阿迷陪過一位11歲的台灣小妹妹,妹妹背部、腿部受重傷,沒有家人在身邊陪伴。進X光室前她對阿迷說:姐姐,你陪陪我。互不相識的兩人,在爆炸夜成為了彼此的親人。

就這樣,阿迷跟姐姐輪流守着傷者,在朱大醫院守了一夜。中途只趁傷員做手術的時間,在急診室長椅上睡一下。一次,阿迷醒來發現身上貼著「VIP翻譯員」的小紙條,是調皮的護士們趁她睡着,貼上去的——表達感謝。

「志願者們在這次事故中幫了大忙,如果沒有他們,我們都不知道怎麼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找到這麼多翻譯。當時傷員很多,沒有翻譯真的很難溝通。」一名醫護人員告訴端傳媒記者。

有消息說,放炸彈的兇嫌,操本地人聽不懂的語言,傷人;而志願者們,幫助相互聽不懂的人溝通,救人。

「一夜沒睡,回去沖了個涼,就又趕過來了。」阿迷掐着手指頭數了數,「我跟姐姐兩個人,今天大概負責七個傷者。」

目前住在朱拉隆功醫院的中國大陸傷者,病情基本上都已經穩定。一名台灣傷者在處理傷口後,已經搭機返回。中國大使館也已經跟部份家屬見面,幫助他們處理後續事宜。見傷者有人陪護,一些志願者離開了醫院,另一些依然留守。目前,曼谷相關醫院分別有大約十名中文志願者。

除了朱拉隆功醫院,兩姐妹曾經去過的曼谷警察醫院,同樣在門口顯著位置,寫着中文「拉差帕頌信息詢問站」,下面留了一個電話號碼,隨時供說中文的家屬查詢。

旁邊牆上則貼著一張用紅字寫的「中文翻譯」,一目了然。醫院護士說,志願者白天留在醫院提供協助,晚上回去休息,但如果有需要,隨時可以電話聯繫到。

有消息說,放炸彈的兇嫌,操本地人聽不懂的語言,傷人;而志願者們,幫助相互聽不懂的人溝通,救人。

「未來幾天還會留在醫院幫忙,」阿迷說,「我在這邊出生長大,真的沒想過曼谷會發生這種事情,之前都只是恐嚇一下,沒有造成這麼多死傷。」

「現在主要是擔心,最好不要在人流比較大的地方,再發生類似事情。」相比自身安危,阿迷更擔心恐怖襲擊殃及無辜,破壞泰國聲譽。連日來志願者服務,令她感慨不已:「這些事情發生了之後,看到這麼多人願意來幫忙,特別感動。」

她拍拍我的腿:「我只想跟你說,我們還是要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是好人多!」

「作為泰國人,我願意幫助他們」

志願者團隊中,不光有同時會中泰文的人,還有雖然不會中文,但英文好,同樣投入救助的泰國人,幫助各國傷員。

這些志願者大多年輕,熱情高漲,陪家屬一陪就是一天,持續加班也無怨言。Matchima就是其中一個。她本身是朱拉隆功醫院醫生,志願接待前來尋親的人。

「因為有好多傷者姓名不詳,家屬要一間房一間房地找,一個醫生一個醫生地問。」 而有了她的幫助,尋找過程快捷多了,只要跟值班護士描述想找的人基本情況,家屬馬上會被領去辨認。

親人重逢之後,Matchima會繼續陪伴,把主治醫生對病人的診斷、治療方案和現況,用英文講解給家屬聽。

「能幫到忙我很開心, 作為泰國人,我願意幫助他們,相信所有泰國人都跟我一樣。」

她說,爆炸後出現的志願者,來自曼谷社會不同階層,他們心中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救人。這也正是遊客們原本熟悉的那個泰國,微笑之國,好客之所。

泰國 曼谷爆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