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難民危機 端聞

難民壓垮歐洲,富德國窮希臘各有難處


2015年8月15日,來自巴基斯坦、伊朗及阿富汗的難民在希臘島嶼 Kos 的警署門外互相打鬥。攝:Alkis Konstantinidis /Reuters
2015年8月15日,來自巴基斯坦、伊朗及阿富汗的難民在希臘島嶼 Kos 的警署門外互相打鬥。攝:Alkis Konstantinidis /Reuters

隨着北非、中東等地近年持續戰事和政局動蕩,歐洲多個國家面對大量難民入境的問題,形勢不斷惡化,最近已達臨界點。難民問題在較富裕的歐洲國家如德國、瑞典演變成社會、種族問題,而在經濟狀況較惡劣的國家如希臘,則令財政安排雪上加霜。

據德國媒體《商報》(Handelsblatt)引述一名官員指出,德國政府預測到2015年終結時,申請進入德國的難民數將達到75萬,這比年初預算超出了30萬。德國作為歐洲最大經濟體,雖然難民數超出預期帶來了財政失算,但更嚴重的是相關社會問題日益嚴重,本土居民與難民的矛盾持續升級。

德國全國接收難民的人數持續飆升,單計7月份,西南部巴登–符騰堡州(Baden-Württemberg)就接獲7065人申請避離,北部城市漢堡(Hamburg)則有5700人申請。由於難民住房建設趕不上申請人數,政府將難民暫時安置於公共營地、體育館等場所,也有難民自行闖入廢棄軍營、貨櫃箱、停車場甚至墳場寄宿。德國《商報》訪問到的那名官員表示,「政府必須至少每天建一幢大樓,才能安置所有難民」。這令不少城鎮本土居民不滿公共設施被霸佔,或者擔心治安轉差,多地持續有示威活動。在德國東部,情況尤其嚴重,已經延伸成為種族主義矛盾。2015年至今,那裏已經發生超過200宗針對難民的惡意襲擊個案,包括縱火、毆打等。

8月16日,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公開譴責針對難民的罪行,形容侵害者「令德國蒙羞」;不過也同時警告,移民問題將成為歐盟最嚴峻的挑戰,其負面影響超越希臘債務危機。而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早前也對媒體解釋,目前歐盟區內只有德國和瑞典願意接收大部分難民,並藉機呼籲更多歐盟國家共同負擔。

目前面對的難民潮,已超出希臘基建所能承受的範圍……我們已向歐盟求助,現在是考驗歐盟是否真正能團結的時刻。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

難民問題使處於債務危機中的希臘形式更加嚴峻。國際救援組織(IRC)日前公布,周一(8月17日)滯留於希臘小島 Lesbos 的難民共有6500人;由於前往雅典的船期不足以疏散島上難民,預期下禮拜島上難民人數將高達2萬,約佔該島平均人口的22%。而另一個希臘小島 Kos 目前有2500名難民,由於當地沒有收容中心,難民四處席地露宿,早前更與當地警察爆發過衝突。IRC 形容,希臘收容難民的能力已達「臨界點」。

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2015年以來,渡過地中海登陸希臘或意大利的難民人數已逾26萬,其中逾16萬人抵達希臘。近月不斷有前往意大利的難民船於地中海發生意外,截至今年6月,死於海上的1865名難民當中,有1816人正前往意大利。因此,航程較短也較安全的希臘進一步成為難民的首選,令希臘的負擔更加沈重。

82 %
據聯合國難民署數字,2015年8月以來進入希臘的16萬名難民當中,有82%來自敘利亞。

聲音

希臘小島上出現的這種局勢是缺少接待能力造成的。一方面難民需要向警察登記,警察們每天超時工作,非常疲憊。而難民的情緒也很糟糕,部分已經等候十幾天,只希望儘早離開小島。這些因素使得局勢出現緊張。

聯合國難民署發言人斯賓德勒(William Spindler)

世界正面臨二次大戰以來最嚴重的難民危機。

歐盟主管移民事務執行委員阿夫拉莫普洛斯(Dimitris Avramopoulos)

萊斯沃斯島(Lesbos)

萊斯沃斯島位於愛琴海東北部,為希臘第三大島嶼、地中海第八大島,現屬希臘北愛琴大區萊斯沃斯州管轄。全島面積1630平方公里,人口90643人(2001年統計),其中三分之一聚居於首府米蒂利尼。該島因古希臘著名女詩人薩福(Sappho)而聞名於世。由於薩福傳說中是同性戀,故此英語中「女同性戀」(Lesbian)即由此島名轉化而來。(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衞報新浪新聞Yahoo News

歐洲難民危機 難民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