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體育總局令足協「獨立」,但仍設黨委


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召開會議宣佈,中國足協脫離總局「獨立」運行。 攝 : Kevin Frayer/GETTY
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召開會議宣佈,中國足協脫離總局「獨立」運行。 攝 : Kevin Frayer/GETTY

中國國家體育總局於8月17日舉行「足球改革發展工作會議」,正式公布《中國足球協會調整改革方案》,將中國足協「與體育總局脫鉤,依法獨立運行」,並且「在內部機構設置、工作計劃制定、財務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國際專業交流等方面擁有自主權」。

中國足協與體育總局脫鉤改革完成後,體育總局不再具體參與足球業務工作。中國足協要全面貫徹落實黨和國家關於體育工作的路線、方針、政策,承擔並完成國家交辦的各項任務。體育總局對中國足協給予必要的業務指導與監督管理。

8月17日公布的《中國足球協會調整改革方案》

今年3月,中國國務院正式出台《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其中一條重要內容就是中國足協的改革。此前,中國足協一直與體育總局足球管理中心屬於「一套班子,兩塊牌子」,即同樣的人員組成,但有兩個不同的名稱。本次改革將足球管理中心撤銷,只留下足協,但足協仍然需要接受體育總局的「業務指導與監督管理」。此外,以後的足協雖然不設行政級別,但仍將「成立黨委,由體育總局黨組領導」。

中國足壇曾在2009年掀起「反腐風暴」,涉及包括足協官員、球隊高層、球員及裁判在內的整個足壇參與賭球、行賄、操縱比賽等案件。原中國足協專職副主席、足球管理中心主任謝亞龍、南勇,以及原足協副主席楊一民、原裁判委員會秘書長張建強等足協官員均被判刑,並被「終身禁止從事任何與足球有關的活動」。輿論普遍認為,體育總局的各個運動管理中心集國家隊人員選拔、國內賽事裁判選派、仲裁和監督等權力於一身,是中國體壇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從那時起,關於足協改革的呼聲就不絕於耳。

當然在改革的過程中,我個人認爲一步到位可能會產生另外一些副作用,必須是循序漸進的。

現任中國足協主席蔡振華

本次中國足協脫離國家體育總局也引發了足球圈內人士的熱議。中央電視台體育節目主持人張斌對足協改革非常看好,他認為「中國足球的變革走在不少周邊行業的前面」。足球評論員顏強表示,「希望這是足球回歸社會的一個開始」,他亦指出「這也是機構改革的一次初嘗試,意義不僅局限於足球和體育」,他認為具體的改革流程應該盡可能公開,避免流於形式。但也有球迷表示並不看好足協改革,稱其為「換湯不換藥,自欺欺人的把戲」。

50
今年3月正式出台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共包括50條改革政策。

聲音

妨礙中國足球發展的恰恰就是中國足協以及體育總局,既要以戰績撈政績,又要撈錢,而且是無所不用其極、乃至無惡不作地利用權力撈錢:選裁判、選教練、選國腳、選贊助商、選競賽場地……都可以成爲斂財之道。

專欄作家、資深球迷張曉舟

中國足協與體育總局脱鈎,意義絕不亞於1992年的「紅山口會議」。當年,紅山口會議決定中國足球要走職業化道路的改革方向,從專業化走向職業化,中國足球算是邁出了一大步。今年,中國足球又一次成為體育改革的排頭兵,怎麼改,何時能見到成效,都是外界關注的焦點。

騰訊體育評論

足協是不會讓我去做管理工作的,我們現在的足協主席是打乒乓球的。

中國著名足球運動員郝海東

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於2015年2月審議通過,中國國務院於3月公布該方案。方案提出「三步走」戰略:近期目標是要理順足球管理體制,制定足球中長期發展規劃,創新中國特色足球管理模式;中期目標是要實現青少年足球人口大幅增加,職業聯賽組織和競賽水準達到亞洲一流,國家男足躋身亞洲前列,女足重返世界一流強隊行列;遠期目標是要使中國成功申辦世界盃足球賽,男足打進世界盃、進入奧運會。(資料來自於維基百科)

來源:中國國家體育總局騰訊體育體壇周報參考消息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