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聯合國實習生付不起房租睡帳篷


聯合國實習生海德(David Hyde)付不起房租睡帳篷。攝:Ralph Orlowski / Getty Images
聯合國實習生海德(David Hyde)付不起房租睡帳篷。攝:Ralph Orlowski / Getty Images

22歲的新西蘭大學生海德(David Hyde)不久前獲得了在聯合國實習的機會,但僅工作9天就辭職了。這個剛畢業的學生從新西蘭來到瑞士日內瓦,卻發現當地的房租比故鄉貴出超過七成,食品和其他消費也非常昂貴,而聯合國的實習項目又是無薪的。無奈之下,他只好在一個湖邊搭起帳蓬,每晚睡在裏面,早晨則帶著睡覺的墊子和僅有的小煤氣爐去上班。

海德的故事被瑞士《日內瓦論壇報》報導後,迅速在社交媒體上瘋傳。在記者給他拍的照片中,他穿着筆挺的西裝,脖子上掛着聯合國工作證,蹲在自己的藍色小帳篷旁邊。在海德搭帳篷的地方可以看到聯合國海灘俱樂部,但海德並沒有錢去那裏享受日光浴。週末的一場大雨打濕了他的帳篷,他艱難地熬過來了。正當報導引起輿論熱議時,他已經辭職了。

全世界的實習生應該一起促使僱主承認我們的價值和人權。

聯合國實習生海德(David Hyde)

8月12日,海德對傳媒說,沒有人逼迫他睡在帳篷中,但他的狀況與這份實習工作的條件令他別無選擇。實際上,聯合國在聘請實習生時已經寫明注意事項,包括沒有薪水、住宿、伙食、差旅費用、醫療保險等等。海德在辭職後承認,他為獲得這份實習而隱瞞了自己的經濟狀況,他對聘請他的工作人員說自己「有辦法解決經濟問題」。他解釋,撒謊原因是如果不這樣說,聯合國一定不會聘請他做實習生。「說我太年輕或太理想主義也好,我認為聯合國的實習生制度並不公平,」他說。根據日內瓦實習生協會(Geneva Interns Association)的統計,在2013年的聯合國實習生中,有68.5%的人都沒有拿到任何薪水。

不少評論認為,聯合國向來呼籲「保障每個人都平等地獲得勞動報酬」,卻沒有對自己的實習生做到這一點。包括日內瓦實習生協會在內的多個 NGO 都曾對此制度提出過抗議,就業問題專家 Tanya de Grunwald 更指出,在聘請實習生的時候將對方的個人經濟狀況考慮在錄取條件內,不僅是「不專業」,更是「完全不道德,令人震驚的聘用方式」。

但聯合國信息服務中心主管 Ahmad Fawzi 卻認為,聯合國其實還是會給實習生提供一些餐廳折扣優惠等福利待遇,且同事之間也會互相幫助。他與聯合國日內瓦員工協會執行秘書 Ian Richards 都表示,實習生項目的主管也希望能給實習生支付薪水,但聯合國大會的一項決議禁止他們這樣做。聯合國秘書處發言人之一 Stéphane Dujarric 在8月13日指,這項決議是通過秘書處做出的,而由於聯合國複雜的財政安排,實習生制度的現有政策不會在短時間內改變。Ian Richards 則表示,若有秘書處官員或某國代表在今年秋季的聯合國大會上就此提出正式提案,聯合國也許會「就此展開討論」。

2 /162
聯合國日內瓦員工協會執行秘書 Ian Richards 指聯合國現有的實習生政策導致來自發達國家的實習生佔了絕大多數。聯合國今年聘請的162名實習生中,僅有2名來自發展中國家或地區。

聲音

他(海德)本不應該辭職,聯合國有責任為每一位員工的工作付以公平、合法的薪金。

就業指導博客「Graduate Fog」博主 Tanya de Grunwald

海德的同事都非常關心他的經濟狀況,也願意幫他解決住宿問題。

聯合國日內瓦員工協會執行秘書 Ian Richards

在紐約實習的金錢成本和情感成本對我來說當然都很大,但我希望在此獲得的工作經驗能令我獲得更多。聯合國的實習生項目給實習生提供非常多事業發展與技能管理的工作坊,以及其他非常強大的資源,我要最大限度地使自己從中獲益。

聯合國紐約總部實習生 Catherine Phillips

聯合國

聯合國(United Nations)是一個由主權國家組成的國際組織,致力於促進各國在國際法、國際安全、經濟發展、社會進步、人權、公民自由、政治自由、民主及實現持久世界和平方面的合作。聯合國成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1945年,取代國際聯盟以阻止戰爭並為各國提供對話平臺。聯合國下設了許多附屬機構以實現其宗旨。到2012年為止,聯合國共193個成員國。(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衛報紐約時報中國日報The Intercept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