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中國編劇被送進監獄 幫助創作反腐劇本


便衣警察阻止記者拍攝北京秦城監獄外的環境 。攝:Ed Jones/ AFP。
便衣警察阻止記者拍攝北京秦城監獄外的環境 。攝:Ed Jones/ AFP。

中國大陸導演陸川之父、著名作家及編劇陸天明最近被中紀委找上門了,還有可能被送進關押落馬高官的秦城監獄。其實,陸天明並非被抓,恰恰相反,他近日受中紀委邀請,為「真實再現十八大以來的反腐局面」而創作一部反腐電視劇。為了幫助其進行劇本創作,中紀委還將「創造條件」讓陸天明去秦城監獄「體驗生活」。

秦城監獄被稱為中國「第一監獄」,被判刑的省部級及以上官員大多被關押在此。陸天明是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團成員、中國電視劇編劇工作委員會名譽會長,曾著有《蒼天在上》、《大雪無痕》、《省委書記》等反腐題材的長篇小説和電視劇本。作家韓寒曾發文諷刺陸天明的反腐小說,稱「腐敗如果真能像他書裏寫的那樣被反了,那是國家幸事」,隨後引發一場包括導演陸川、音樂人高曉松等在內的筆戰。

2004年,中國廣播電視總局以「數量氾濫、過度開採」為由,先後下文對反腐劇和涉案劇進行整頓,從此這兩大題材逐漸退出中國電視黃金檔。2015年初,為了「推動反腐敗鬥爭深入進行」,中國政府開始號召社會各界創作「反腐文藝作品」,由中紀委聯合最高人民檢察院(下稱「最高檢」)進行反腐文藝作品的立項工作。於是,廣電總局電視劇管理司司長李京盛向中紀委和最高檢推薦了中國反腐題材編劇中的「三駕馬車」:陸天明、周梅森和張平。其中,周梅森於4月便開始了《人民的名義》的劇本創作,並在最高檢等部委的批准授權下,進入包括秦城監獄在內的幾所監獄生活了兩個多月。諷刺的是,中紀委的「文藝反腐」似乎並不順利,今年7月,廣東中山市委副書記鄧小兵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而在他被查的前幾天還觀看了反腐話劇《滄海清風》。

我們領到的任務,每年(反腐)電影最少一兩部,電視劇最少兩三部,而且必須是精品。不能一寫反腐就寫成案件劇,一寫公檢法就寫成勞模劇,要有今天的時代特徵,當下、眼前、現實的人物事件。

廣電總局電視劇管理司司長李京盛

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曾在2013年的一場座談會上提到美國政治劇《紙牌屋》(House of Cards),他向紀檢官員們推薦了這部描寫美國眾議院同白宮之間權力角逐的電視劇。陸天明近日接受採訪時稱,「我們也有能力寫《紙牌屋》」。陸天明認為,走進秦城監獄可以了解落馬高官的心態、人生路徑,在對監獄的細節描述上也有幫助。但他同時表示,「去秦城監獄也不可能想找誰就找誰,畢竟還有國家機密在這裏」。

作家黃曉陽則認為,試圖通過體驗監獄生活來體驗權力規律是極其錯誤的想法。他表示,以文藝作品探索反腐之餘,也應該引導大家探索腐敗中規律性的東西,「明朝有如此嚴密的反貪體系,最後也會有問題。所以國家現在更應該從學術上研究這種權力規律,找到制約權力的方法」。

39 %
陸天明編劇的反腐片《蒼天在上》收視率曾高達39%,僅低於央視新聞聯播40%的收視率。

聲音

反腐劇沉寂後,很多人都不寫了,或者寫別的輕鬆賺錢的東西去了。反腐劇的逐漸沉寂,其直接後果之一就是大量的穿越劇、宮鬥劇、抗日神劇充斥屏幕,而隨着這種效應的擴大,對現實主義題材的創作打擊也是巨大的。近些年,很難看到能深刻反映現實、對現實有思考反思的作品出現。

作家、編劇陸天明

不看好(反腐劇),只強調正面人物,不探索人性,不敢揭示制度的缺陷,指望某人的高大上來扭轉腐敗形勢,只會迷惑建立制度反腐的重要性!

微博網友@大風呃什麼

秦城監獄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所監獄和看守所,位於北京市昌平區興壽鎮秦城村(小湯山鎮附近),於1960年3月15日落成。現為唯一一座隸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的監獄和看守所,由公安部監所管理局管理。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被判刑的省部級及以上高級官員大多在此集中關押。(資料來自维基百科)

來源:澎湃新聞新京報時代週報中國新聞網新華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